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命赊刀人 > 第2259章债多也不会烂
最快更新天命赊刀人 !

    一天后,王赞等到了焦传恩给他传来的信息,这份资料上面就三个人的消息。

     第一个是肖国栋,今年六十四岁,当时的他就是主管本地交通的镇领导干部,所以修路这方面肯定也是归他管的,也属于这次事件最大的领导了。

     在出了人命的事后,肖国栋并没有被处理的太严重,只是被警告了一番,往下他还是接着主持这个工作,后来就是退休了。

     下面,肖国栋的消息就让王赞稍微皱了下眉,这个人是还在鹿乡镇这边的,不过情况不太好,人自几年前就得了老年痴呆的病,跟老伴生活在一起,似乎日子也不怎么样。

     王赞开车去找肖国栋的时候,丁茜的亡魂还是坐在后面的位置上。

     那户人家姓丁,是本地的坐地户,女儿丁茜死的那年二十二岁,中专刚毕业正等着分配到县里的厂子上班,有个对象处了两年多左右,应该是等她上了班后两人就该结婚了。

     车子开到肖国栋家门口的时候就停下了旁边的一条乡道上,不过王赞和丁茜谁都没有从车上下来,因为他们看见了一个坐在门口似乎在晒着太阳的老头。

     从张片上来看,他应该就是肖国栋了,不过和相片上的人此时的差别可是非常大的,六十几岁的肖国栋年纪还不算太大,但他的一只胳膊始终都在胸前颤巍巍的哆嗦着,脑袋往左边的肩膀耷拉了过去,口水从嘴角上流落到了前胸的衣服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肖国栋两眼无神,嘴唇一直颤抖着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这个状态几乎就等于是偏瘫了,人若是这样的话,那肯定是活着逼死还难受了,如果再加上老年痴呆呢。

     王赞推开车门下去,走到肖国栋身前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反应,似乎不知道有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王赞刚蹲了下来尝试着要和对方沟通下,就听见肖国栋哆嗦的嘴唇念叨着含糊不清的三个字。

     “对,对不起”

     这个词一直都是在翻来覆去的,在他的嘴里叨咕个不停。

     王赞听了几遍就叹了口气,又重新站了起来,往车的方向走了回来,同时说道:“我不知道他这句对不起是对谁说的,也可能是他以后又干了什么亏心事,但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你可以当他是在和你们一家三口赔罪,不过我想你也看出来了,他这个样子是生不如死的,他但凡脑袋里有一点明白的状况,估计都巴不得自己赶紧死了得了,所以啊……这边你能放下了吧?”

     丁茜的阴魂怔怔的看着门口坐着的肖国栋,然后身子慢慢的回到了王赞的车里。

     王赞没说什么发动了车子,然后拿起了旁边剩下的资料。

     还有两个跟当初惨案有直接关系的人,一个是当时这条路的工程监理,不过此人早在十几年前的时候就病死了,骨灰盒一直都存放在殡仪馆,就这个情况你再找过去那肯定是没什么意义的了。

     而还剩下的一个人,情况就比较不错了,此人名叫梁宏今年五十四岁,当初就是他负责施工和拆迁的,也就是说别的人可能都是连带责任,要么就是监管不严,而这个梁宏就是那个直接下命令推房子的。

     甚至,从某个角度来说你也可以将他归类为是凶手,毕竟没有他的用强,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三条人命了,而梁宏在后来也没有被定什么罪名,就是拿了一部分钱来作为补偿,给了丁茜家里的亲戚用来息事宁人了。

     梁宏现在在省城,当年的事对他没什么影响,而且生意做得也还不错,始终承包工程,也就是俗话说的包工头,生意做得不算多大,但活一直都有的,后来还成立了个建筑公司专门给各工地干一些零散额活,一年赚个千把百万还是不难的。

     一个多小时后,按照焦传恩给自己的资料,王赞开车到了省城郊区附近的一处办公地,梁宏的宏城建筑公司就在这里办公。

     王赞听好车后下来,进到了办公楼内上到了第七层,看见了宏城公司的牌子,就径直走了进去,见到人便打听了下:“你们梁老板在么……”

     这种小公司的管理也不严格,梁宏也是什么大人物,见有人打听他里面的职员就朝着后面的办公室指了指,王赞歪着脑袋看了眼,就见到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正坐在椅子上似乎打着电话。

     “谢谢了!”王赞点了点头,走过去后推开门,梁宏见到他就愣了下,捂着电话问道:“你谁啊,找我么?”

     王赞拽过一把椅子坐在对面,笑着说道:“梁总你先打电话忙着,我一会跟你说也行,不急,不急的”

     梁宏皱了下眉头,接着就跟电话里的人聊了几句,等了能有四五分钟他才把电话挂了,两手拄在桌子上问道:“推销的,还是找活的啊?我这里最近工程不少,不过供应料的公司都是固定的,你要是想找我说和一下,就得看价了……”

     王赞摇头说道:“我找你不是为活也不是为货,我是想跟你打听个人的”

     “打听人?”梁宏下意识的问道:“问谁啊?”

     “丁茜,你知道么,我想找她”

     梁宏愣了愣,目露思索的想了半天,然后说道:“这人我不认识,不是,你谁啊你,我连你都不认识呢,你就跑过来问我找人,你是不是有病啊?”

     王赞盯着对方的脸,很认真的问道:“你真的不认识她?”

     “你神经病啊?赶紧的,从我这出去,莫名其妙的找什么丁茜,滚,滚,滚,不然我叫保安了”

     王赞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后,向前倾着身子轻声说道:“不认识也没关系,今天晚上你就能认识他了……”

     王赞说完就走了,推开梁宏办公室的门出来了,留给了对方一个迷糊的背影,当王赞走过宏城公司大厅的时候,看见摆在东南角落里的一个关公像,就从绕了下从那边走了过去,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纸屈指一弹丢在了关公的脚下。

     王赞走的时候,丁茜的阴魂却没有走,而是留在了梁宏的办公室里。

     梁宏本来还有另外一个结果的。

     如果,当王赞问他丁茜的时候,哪怕他能记得这人并且还能流露出对二十年前那件事的一点忏悔,他都不会将丁茜给留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