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二千零一章 交换
最快更新仙草供应商 !

    魔族将石樾的本命飞剑让鬼婴兽吞入体内,慢慢污秽,也是为了跟石樾谈条件。

     他们本想打一个大胜仗,再用本命飞剑做要挟,逼迫石樾做出更大让步,没想到出了意外。

     石樾眉头紧皱,本命飞剑被污秽成这样,想要恢复原来的威力,恐怕要花数百年的时间慢慢祛除沾染到的魔气了。

     石樾尝试沟通这几把风焱剑,可惜都没有任何反应,它们被魔气污秽数百年,灵性大失不说,石樾这个主人都难以沟通。

     若是让鬼婴兽再污秽数百年,这几把飞剑也就报废了。

     “把胡道友的元婴还给我。”南宫凤的声音沉重。

     石樾袖子一抖,一片青濛濛的霞光飞出,罩住了数把风焱剑,收入衣袖不见了。

     南宫凤没有阻拦,她知道石樾重信诺,事实上,她也不敢阻拦。

     石樾右手一翻,金光一闪,一张金色网兜出现在手上,他心念一动,金色网兜松开,胡云风的元婴飞出,朝着南宫凤飞去。

     南宫凤取出一个青色玉匣,将胡云风的元婴装了进去。

     “石道友,你真的要跟四大仙族一路走到黑?以你的实力,何不投靠我们?我们老祖宗唯才是举,任用贤能,只要你愿意投靠过来,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四大仙族对你也不见得多好,我可以代表老祖宗许诺,只要你加入我们,立刻给你三十个修仙星,若是灭掉四大仙族,我们愿意跟仙草商盟共分天下。”南宫凤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石樾脸上露出讥讽之色,道;“一路走到黑?我看是你们要一路走到黑吧!非要搅的修仙界乱糟糟,你们才安心?三十个修仙星?你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为了拿下这三十个修仙星,你们杀了多少修士?有多少修士无家可归?家破人亡?有多少商家的生意受到影响?”

     “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你执意一路走到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咱们不死不休,哼,你不愿意投靠我们,有的是人投靠我们。”南宫凤的语气冷漠。

     这是挑拨离间,只要这番话传出去,她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四大仙族内部信不信,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南宫凤跳到鬼婴兽的背上,鬼婴兽载着她破空而走,消失在天际。

     石樾没有追赶,他暂时不是鬼婴兽的对手,否则他不会让南宫凤活着离开。

     “夫君,魔族既然设伏对付你,西门前辈那边?”曲非烟飞了过来,开口提醒道。

     经曲非烟提醒,石樾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魔族既然会设伏对付他,也能设伏对付西门瑶,就不知道西门瑶会不会遭到重大损失。

     他连忙取出传影镜,联系西门瑶,不过没什么反应。

     仙草商盟跟西门家同时出击,不过他们是各干各的,互补干扰,短时间内,石樾也没办法联系上西门瑶。

     他眉头紧皱,尝试联系西门仁,传影镜也没有反应。

     “这下糟了,不知道西门家是不是出事了。”石樾的目光阴沉。

     “走,咱们先离开这里。”石樾大袖一挥,祭出火蛮号,载着所有手下离开了此地。

     仙草商盟的战线太长了,强行占领这个修仙星,浪费人手不说,还会给魔族可乘之机。

     ······

     雪蟾星,某片广袤无边的草原,数以万计的修士正在厮杀,地面坑坑洼洼,可以看到大量的巨坑,坑内冒着滚滚烈焰,尸横遍地,鲜血染红了地面,惨叫声和爆鸣声混杂在一起。

     百万里外,西门瑶站在一个低矮的土坡上面,天傀真君操控仙傀儡跟西门瑶激战,西门瑶没有处于下风,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陆云涛站在一个土坡上面,体表笼罩着一层蓝色灵光,一片汪洋大海漂浮在高空,海水倒挂,声势浩大,亿万斤重的海水若是落下,足够摧毁这一方天地。

     西门瑶的神色冷漠,魔族派了三位大乘修士对付他们,她和西门仁以二敌三,天傀真君和陆云涛对付她。

     “给我灭。”陆云涛一声大喝,悬挂在高空的海水剧烈翻涌,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蓝色大手,尚未落下,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蓝色大手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拍下,尚未落在西门瑶,虚空震荡扭曲,地面撕裂开来,出现一道道粗长的裂痕,如同地震一般。

     西门瑶感觉身躯一紧,肩上仿佛多了一座亿万斤重的大山,同时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她的护体灵光闪烁不停,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就在这时,西门瑶体表冲出一道刺眼的赤色火光,方圆百里的虚空震荡扭曲,涌现出点点火光,温度骤然升高,方圆百里化为了一片赤色火海,火光冲天。

     西门瑶站在赤色火海之中,仿佛一尊火神一般,傲立于世间。

     蓝色大手跟赤色火海相撞,顿时冒起滚滚白烟,同时产生一股强大的气浪,方圆数千里的地面都被强大气浪震碎,烟尘滚滚,虚空震荡扭曲,浓重的烟尘遮天蔽日,仿佛末日一般。

     天傀真君感觉眼前一花,骤然出现在一片红色空间,天空和地面都是红色的,虚空中涌现出无数的赤色火光,温度吓人。

     她感觉口干舌燥,全身都要撕裂开来,体表传来一阵刺痛感。

     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艰难的说道:“灵域!”

     西门瑶面色一冷,法诀一掐,说道:“能够死在火域之中,也算是你们的荣幸。”

     她法诀一掐,地面和高空骤然涌现出滚滚烈焰,温度急剧上升,火海似乎要吞噬天傀真君一般。

     陆云涛周身涌现出刺眼的蓝光,无数的海水凭空浮现,海水跟火海接触,顿时爆发出无数的白雾,白雾很快散去,海水也纷纷消失。

     天傀真君法诀一掐,仙傀儡体表涌现出刺目的金色电弧,天地仿佛变成了金色,雷鸣声不断。

     轰隆隆的巨响过后,一团巨大无比的金色雷光亮起,照亮一方天地,地面剧烈的晃动起来。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鸣声响起过后,红光爆裂开来,西门瑶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下来。

     仙傀儡相当于一件后天仙器,而西门瑶的灵域不是太强,根本挡不住。

     西门瑶眉头紧皱,她本来寄望于西门仁解决石琅,然后第一时间赶来支援她,没想到西门仁迟迟不归,不知道西门仁遇到了什么麻烦。

     她法诀一掐,体表绽放出刺眼的火光,高空传来一阵巨大的爆鸣声,一团覆盖十万里的巨大火云出现在高空,附近的温度骤然升高。

     巨大火云剧烈翻滚,骤然化为一座赤色火山,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向下方的陆云涛。

     陆云涛想要避开,不过赤色火山尚未落下,一股强大的压力就迎面而下,他动弹不得。

     轰隆隆的巨响,赤色火山砸在了陆云涛的身上,顿时炸裂开来,方圆百万里变成一片赤色火海。

     西门瑶化为一道红色遁光破空而走,瞬息万丈,消失在天际。

     火海之中骤然亮起一阵刺眼的蓝光,火海慢慢散去,地面都被烧成焦土,陆云涛体表血痕累累,身上散发出一股烧焦的气息,天傀真君的脸色也不好看,仙傀儡完好无损。

     别看他们有仙傀儡,天傀真君驱使仙傀儡也很吃力,神念的消耗很大。

     西门瑶落荒而逃,他们勉强算是占到一丝上风。陆云涛骤然取出一面青色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镜面上是南宫凤。

     “撤,石樾已经赶过去了,胡道友的肉身被石樾毁掉了,四大仙族的大乘修士估计也在路上了。”南宫凤的目光阴沉。

     “什么?胡道友的肉身被毁了?不是有魔物么?”陆云涛惊讶道。

     “魔物想杀死石樾并不容易,石樾施展青鸾神通,没几个人能追得上,你们尽快撤退,对了,你们的情况如何?”南宫凤的声音沉重。

     “西门瑶的实力不弱,我们凭借仙傀儡,勉强占据一丝上风,也吃了一些小亏,石道友那边情况不乐观,他独自面对西门仁,恐怕不是西门仁的对手,我们马上去支援他。”陆云涛如实说道。

     “你们不用管他,马上带人离开这里,别给四大仙族可趁之机。”南宫凤吩咐道。

     陆云涛和天傀真君答应下来,两人化为两道遁光破空而走,消失在天际。

     ······

     数百万里外,一片广袤的密林,大量的树木化为飞灰,西门仁站在一块空地上,石琅躺在一个巨坑里,体表伤痕累累。

     “嘿嘿,你有种杀了我,只要我一死,你和西门家的名声绝对会臭的不能再臭。”石琅冷着脸说道。

     西门仁的脸色阴晴不定,被人抓住把柄的感觉真不好受。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老夫的底线?”西门仁寒声道,满脸杀气。

     “你当然敢,你可是除魔卫道的西门家大乘,人人敬仰,可你敢杀我么?没人比我更了解你,你很看重自己的名声。”石琅讥讽道。

     “够了,你再说,老夫马上灭了你。”西门仁的语气冰冷,声音加重了不少。

     石琅笑了笑,道:“没事的话,我先走一步,你也不希望我落在其他人手上吧!到时候我一不小心说出你做过的事情,啧啧,那就不好了。”

     他法诀一掐,化为一团黑气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西门仁面色一冷,右手朝着虚空一拍,地面骤然撕裂开来,出现一道道粗长的裂缝,大量的树木陷入裂缝之中,方圆千里的地面撕裂开来,烟尘滚滚。

     一盏茶的时间后,一道紫色遁光从远处飞遁而来,正是西门瑶。

     “怎么回事?你对灵域的掌握更加熟练,被他跑了?”西门瑶的目光阴沉,满脸困惑。

     石琅晋入大乘期的时间不长,不可能是西门仁放水,以西门仁的性格,西门瑶相信西门仁不会放水。

     “他手上有伪仙器,施展某种诡异的遁术逃走了,老祖宗,您那边怎么样?”西门仁不愿意多说,转移了话题。

     “天傀真君有仙傀儡,破了我的灵域,不过我也打伤他们了,本以为你能快速解决石琅,过来帮我的。”西门瑶的眼中满是困惑之色。

     西门仁一阵苦笑,道:“我也没有想到被他跑了,都怪我。”

     西门瑶脸色一缓,道:“算了,不说这事了,本想借此机会夺回本族的镇宗之宝,没想到功亏一篑,真是晦气。”

     她骤然取出一面青色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石樾的面容出现在镜面上。

     “总算是联系上你了,西门夫人,你那边如何?”石樾开口问道。

     西门瑶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总的来说,他们不分上下,仙傀儡的实力太强了,早知道如此,西门来俊等人就不该对天傀真君动手,把一位强大敌人推到自己的对立面,想当愚蠢。

     石樾眉头一皱,天傀真君确实是一个麻烦,有仙傀儡在手,天傀真君相当于有一件后天仙器,确实不好对付。

     “对了,石道友,你的战况如何?”西门瑶问起石樾的情况。

     石樾也没有隐瞒,如实相告,胡云风的肉身被毁,最快也要数百年才能恢复修为,魔族少了一位大乘期的战力,间接被削弱的实力。

     得知石樾以一敌二,南宫凤动用了鬼婴兽,石樾还能毁掉胡云风的肉身,西门瑶有些惊讶。

     他们同时对魔族发动袭击,战果相差太大,石樾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西门瑶只是打伤天傀真君和陆云涛。

     就在这时,西门仁骤然取出一面血色传影镜,打入一道法诀,脸色一紧。

     “不好,老祖宗,公孙道友负责的据点遭到血祖袭击,正在求援。”西门仁的表情沉重,这个消息太震撼了,没人想到突然杀出一个血祖。

     “石道友,不说了,咱们马上赶往公孙道友负责的据点吧!希望能堵住血祖。”西门瑶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