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六百四十一章:斩龙
最快更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黑暗,无比的黑暗。
     随后亮起了一丝火光,气泡在火光之后汩汩上浮,随后露出了黑暗之后叶胜的脸。
     水下燃烧棒照亮了没有一丝的光亮的空间,将无数根螺旋而上的青铜巨柱的黑影打在了墙壁上,在青铜城运作的轰隆声中,这个独立的巨大空间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巨大的噪音传到这里似乎都被隔绝了不少。
     没有气泡遮挡视线,这代表着这个空间是绝对密封的,唯一进入的机会就是通过机关打开的大门,恰逢其时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如果不是青铜城的机关运作可能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找到巨大城池内的这个房间。
     黄铜罐落进了黑暗之中找不见了,可叶胜并不担心,“蛇”已经记录下了黄铜罐那特有的导体特征,只要张开领域他随时都可以找到黄铜罐...但现在他更应该担心的是如何离开这里。
     不过好在他在进来之前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了,看了一眼更换蛙人的气瓶后那还在绿色安全区的氧气赌表,叶胜深吸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敢只身进来,必然也就想好了退路,黄铜罐固然需要找到,但更重要的是他要将黄铜罐带出去,龙王的“茧”无论是对学院来说,还是对于整个人类文明来讲都是破局的关键钥匙,混血种对于龙王的了解近乎于无,所以他们伟大,所以他们恐怖,但如果他能带出这只“茧”回到学院,那么龙王在他们的面前将再无神秘的面纱。
     在加入执行部的时候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跟着身旁的女孩一起背诵党章时也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需要有人践行党章上那些悍勇的条例时,不如就让他来吧。
     高亢的咏唱声充斥满了黑暗的空间,氧气读表出现了一次巨大的波动,完整的一次言灵咏唱,“言灵·蛇”释放,以最强之态从叶胜的脑海中扩张,无数“蛇”如同海潮一般涌出,沿着无数导体飞似地扩散到每一个角落。
     “在这里。”叶胜转头看向了那高耸的螺旋之柱,在中半部分的位置,黄铜罐静置在那螺旋柱侧的阶梯之上。
     叶胜稳定言灵之后,快速地游了过去,同时警戒四周,这个密室内林立着无数造型怪异的青铜巨柱,每一根的样式相仿有高有矮,但结构都类似于叶胜在生物书上见到过的人类的DNA的双螺旋结构。
     这些柱子的建造风格极为眼熟,叶胜立刻就想到了在卡塞尔学院图书馆禁书区内收藏的那些“冰海铜柱”的拓印本,“冰海铜柱”是当初学院探险队在北极的水下发现的,上面以龙文的形式记述着那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为了那些知识和历史,学院甚至付出了一整只探险队阵亡的代价,最后听说只存活下来了寥寥几个人,冯·施耐德部长就是其中之一,而他脸上的伤痕和支离破碎的身体也是那次任务的代价——不少人在私下将其称为窥伺了禁忌知识付出的代价,在龙族的文化中,你得到了什么,总要留下什么。
     施耐德留下了自己的健康和学生,获得了那些拓印本,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一桩值得的买卖,但直到今天也能在特定的忌日于学院后山的公墓里见到那个随身携带着氧气瓶推车的萧瑟身影。
     果不其然...叶胜当真在这些螺旋的青铜立柱上发现了密集的龙文,那些都是他从未见到过的新文字,甚至还有一些神秘难以理解的符号,可在片刻后他就反应过来了这些符号代表着什么——龙文诺顿留下的炼金技术!
     这里是诺顿的图书馆,放在古代帝王的宫殿中,这里的地位就等同于‘三希堂’,君王的书房。
     叶胜强忍住探知欲,游到了黄铜罐所在的螺旋立柱前将其抱起捆在了身后,装着七宗罪的青铜匣在他来时丢了出去,相信亚纪也会带着它离开青铜城,这样一来就算他出现意外没有带出黄铜罐,学院也不会一无所获,执行部在这次任务中投下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不惜搬来了摩尼亚赫号,他们总得得到一点什么,而他也不介意成为留下的东西。
     紧接着就是准备离开这里了,叶胜闭上眼睛,再睁开时黄金瞳内几乎绷出了一条蛇一般的竖线,那是高度集中的表现,他浑身体温快速下降,瘫倒在螺旋立柱的阶梯之上,进行求生的最后一搏。
     —
     长江,摩尼亚赫号。
     船长室内枪林弹雨,船舱终于被突破了,整个后舱和前舱成为了战场,所有人员不得不后撤以船舱内复杂的环境作为掩体进行还击,在地形限制下蛙人部队推进的速度立刻变慢了起来,但他们还是相当执着地将大量的火力放在了船长室...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蛙人队长是懂的,只要拿住了拥有话语权的船长,接下来的战斗总归会省下很多力气。
     但最大的问题出现了,他们发现船长室内的几个人似乎都不是太好啃的硬骨头,他们火力充沛的强攻竟然一时间被卡在了船长室和前舱之间,进退不得。
     言灵·影鬼
     言灵·癸烬
     在船长室内江佩玖和塞尔玛释放了言灵,强行定住了这最后的大本营。
     塞尔玛的“影鬼”在序列表中并不靠后,但也勉强属于战斗辅助类的言灵,可以将影子赋予实体的概念进行攻防,能造成的破坏远不及“涡”或者“君焰”这种言灵,最大的输出量不过是刺破红砖,但现在用来穿透蛙人的潜水服以及下面的躯体却是再容易不过。
     光是一个“影鬼”是无法在火力压制下起到太大用处的,最为关键的其实还是江佩玖的言灵,在她咏唱和释放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名为“癸烬”的言灵效果是什么,塞尔玛甚至从来没有在教科书上看见过这个言灵出现,这个言灵就像是“浮生”一样从未记载在序列表之中。
     如果塞尔玛知道江佩玖的来历大抵会释然一些,毕竟能出自“正统”的混血种都是疯子,他们总有一些奇奇怪怪但杀伤力极强的能力有别于其他的混血种,这也是没有势力轻易敢在中国的地盘上起事的原因。
     作为“正统”之一的江佩玖,虽然被逐了出来,但她依旧留有“正统”曾经剩下的余荫,她的言灵便是最好的表现,名为“癸烬”的言灵没有直接的杀伤性,但在战斗中却可以称得上是极为恐怖的能力。
     船长室内一轮齐射扫过尽数打在了墙壁和破开的窗外,躲在掩体后的江佩玖和塞尔玛一动不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奔跑声,一个手持突击步枪的蛙人低头狂奔进了船长室。他本是想以一往无前的势头冲向江佩玖所在的掩体,但就在他踏进船长室的第一步开始,他就忽然转向走了个九十度猛地撞在了一旁的控制台上!
     蛙人在翻倒在地后快速爬了起来...然后又向着墙壁撞了过去,脑袋撞得砰的一声人仰马翻摔在了地上,而塞尔玛也及时地在他落地的位置起了一根黑色的影刺,贯胸而过。
     任何进入船长室的蛙人都会失去方向感,就像是踏入了传说中的“阵法”中一样,彻底迷失在本来就简单的空间里,但凡撞上了什么东西露出了破绽,等待他们的就是塞尔玛无情的补刀。
     蛙人队长也格外的窝火,损失了三个队员后他也意识到了老弱病残里似乎也是有硬茬子的,可惜他们水下作业的缘故没有带足类似手榴弹的重火力,不然往船长室里扔几颗雷就能搞定问题了。
     现在这种情况似乎还真只能僵持住,等到一方彻底失去耐心,亦或者江佩玖体力耗尽无法继续维持言灵。
     “教授你,还能撑多久?”在掩体后塞尔玛小声地问向江佩玖,连续的释放言灵让她也有些吃不消了。
     “还能撑一段时间。”江佩玖眼眸金色一片,按着包裹着染红纱布的左肩膀低声说道。
     “林专员是去水下了么?”塞尔玛沉默了一会儿后问。
     “是的。”江佩玖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我原本以为她会回来得快一些...没人预料到这次进攻,这是一次意外,但如果能活着回去我会主动承担所有的责任。”
     “现在也不是责任不责任的问题了...”江佩玖苦笑,在她不远处的另一个掩体后大副照顾着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的曼斯教授,“钥匙”安安静静地蜷缩在大副的怀里一声不吭,这个小家伙虽然平时闹腾了一点但在关键的时刻也知道不给他们添麻烦。
     “人没死就还有希望,说不定他解决完下面的问题马上就回来了呢?”江佩玖沉声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强光忽然在船长室外照亮了,就在江佩玖猛然转身以为是敌人从外部突袭时,一个巨大的影子在窗外的天空中掠过,随即而来的是暴雨下隐约的螺旋桨声音。
     长江海事局的救援飞机!那群海事局的人居然真的派了救援飞机过来!
     塞尔玛眼中涌起了希望的光芒,如果他们的情况被长江海事局发现,那么这群蛙人必然会忌惮行动曝光而有所收敛甚至直接退走...但在下一刻从窗外扫进来的机枪子弹彻底击碎了她的幻想。
     飞在暴雨空中的直升机舱内,一挺被雨水打湿的机枪稳稳地架住了摩尼亚赫号,在其上握住机枪的人面无表情,眼眸中淡金色的光芒恒亮。
     “海事局那边的救援部队都可以动手脚吗?”江佩玖探头瞥见到这一幕深吸了口气。
     她大概知道这群蛙人部队受雇的到底是哪一方势力了,也只有他们能在国内有着如此手眼通天的能力...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但也不冤枉,秘党与正统本就没有任何友谊,在利益的面前爆发你死我活的冲突太正常不过了。
     就在绝望缓缓升起之时,江佩玖脚边不远处的耳机里忽然响起了丝丝的噪音...不,那不是噪音,而是有人在公共频道里说话!
     “教授!”塞尔玛最先发现异状低呼提醒。
     江佩玖反应过来后迅速捡过耳机放到了耳边,里面断断续续的声音也响起在她的耳边。
     “这里是叶胜,请求摩尼亚赫号支援...这里是叶胜...请求摩尼亚赫号...”
     “摩尼亚赫号收到,我是江佩玖,重复一遍,摩尼亚赫号收到,你们在水下遇见了什么麻烦?需要什么样的支援。”江佩玖深吸口气问道...即使现在她们陷入了死局,但她相信青铜城内的潜水小组应该比他们更需要帮助。
     “教授...我陷在了青铜城里,龙王诺顿的‘茧’在我身边...我需要地图,重复一遍我需要详细的地图离开这里!”叶胜的声音有些模糊,跨越了百米的水深和岩层,全力爆发的“蛇”终于还是将他跟摩尼亚赫号联系在了一起发起了最后的求援。
     “地图...”江佩玖脸色抽了一下,正想说她实在是无能为力的时候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了控制台亮起的屏幕,咬牙说道,“你还能撑多久?地图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但需要时间!”
     “十五分钟...我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叶胜大概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氧气读数说。
     “活着,一定要活着...林年呢?他在你那边吗?你能联系得上他吗?”江佩玖快速问道。
     “林年他...遇到了一些麻烦。”
     “什么麻烦?”
     江佩玖正想这么问,但忽然之间“蛇”跟她的联系中断了,充当着信号线的“蛇”忽然飞速散开了,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接近。
     她忽然抬起头看向窗外,塞尔玛被她这个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想要拉她蹲下,而江面上的直升机里机枪手也直接抬起了枪口对准了船长室里的江佩玖准备扣下扳机。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机枪手忽然跟江佩玖一样地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低头看向了直升机下的江面。
     他听到一些声音,江水的奔流与暴雨雷霆都无法掩盖的声音,那道声音有些缥缈像是由远至近而来,细细去聆听又有些宏大像是比山岳还要沉重的东西纠缠在一起。
     声音越来越近了,他探出了头盯向水下,他确定那声音是从水下传来的。
     长江江面上,一个水流凸面涌起了,随后是炽热的光芒点亮了圆形的水域,在水面达到临界点巨浪轰然掀起,无与伦比的力量突破了水面,那交织在一起的震天吼叫声响彻整个三峡两岸,在直升机的探照灯急速打过,照亮了那电光暴雨之下那冲天而起的黑色龙影!
     怒龙升天!
     像是蓝鲸破开海面以水面的力量拍击掉身上的藤壶,那黑色的巨大龙影正在做同样的事情,而他要摆脱的却不是藤壶那种可笑的东西,但在他头顶屹立的那个渺小影子却有百倍于藤壶的顽固以及毁灭性!
     直升机来不及躲闪!他挡在了潜龙升渊的途径之中只有坠毁的末路!
     直升机被巨大的黑影正面撞击,火光和爆炸声在空中响起,火焰照亮了那尊贵龙类的身躯,在传说中他们的族裔是如此的骄傲和强大,但在江佩玖的眼里那曼妙强大龙躯上却有着一道极长的恐怖伤痕,一直贯穿了他的整个身躯的龙鳞,露出了里面血红的心脏与暗金色的骨笼!
     “林年!”塞尔玛失声惊呼,脸色苍白地看向窗外那跃空的龙影,在雷光划过的瞬间她看见了龙首上站立的黑色身影,一把苍白的骨刀死死地插在了那龙类唯一完好的龙瞳之中,贯穿、然后纵拉,浓腥鲜血如泉狂飙将怒吼咆哮的他沐浴其中!
     “准备迎接冲击!”江佩玖见到那龙影上升到极致后往下坠落的轨迹瞳孔爆缩,对着船舱内所有幸存者大吼。
     跃空的龙侍在黑暗中下坠,怨恨地发出嘶吼,他坠落的方向赫然正是摩尼亚赫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