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六百四十二章:接洽
最快更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鲸跃是一种大自然界的壮丽景象,如今在长江上也出现了这相似的一幕,只不过观赏这一幕的人并没有机会去发出赞赏之词,恰如没有人真正会有心思去欣赏就在自己身边跃起的蓝鲸的美妙身姿一样——他们唯一的想法和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大祸临头。

     几十吨重的龙侍摔落而下,像是坍塌的断崖落到万丈之下的大海激起的是百丈波涛,可能是不幸中的万幸,也可能是龙侍头顶林年的努力为之,龙侍最终落在了摩尼亚赫近在咫尺的江面上,但掀起的巨浪和冲击力依旧远超12级风力,崩断了船锚的铁链将摩尼亚赫号整个地拍向了岸边。

     船上所有人都面无血色地紧抓住身边的依靠物生怕被甩出去了,这可不像是在车上还能有安全带,但每个人都巴不得有这么一条维系生命的带子把自己死死地系住。

     轰隆声中,摩尼亚赫号撞击在了临岸的山体上,也幸亏这边没有浅滩都是高度超过这艘军舰的山岩,不然顺着浪头打去肯定得搁浅在岸上。

     船长室内江佩玖额头擦过地上的铁柜一角破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血口子,她根本没有去关注这种伤势,趁着外面的蛙人部队也在撞击下七荤八素时直接扑向了控制台。

     “塞尔玛,开船!”江佩玖在控制台上快速操作的同时扭头看向死死抓住桌腿的塞尔玛喊道。

     “开船?”塞尔玛整个人都是懵的,刚才那震撼人心的龙影破水现在还印在她的视网膜上,大概这次任务回去,之后的一辈子都忘记不了那个画面了。

     “别傻愣着了,舰上是搭配有武器的!虽然火力不足但总归能帮得上点忙!”江佩玖回头喊声快接近于吼了。

     塞尔玛扑到了操作台前,抬头看了一眼江面上那地狱一样弥漫开的红色整个人都毛骨悚然了起来,江水的中心像是煮沸了一样冒着蒸汽和气泡,水流狂涌的中间地带那龙影就像疯了一样扭动着那巨大的龙躯。

     一身带血的鳞胄披身的林年死死地抓着那把畸形的骨状物撕开道道伤口,在脱离水下失去了水压的桎梏后,他奔跑在那挣扎的龙躯之上快如鬼影,下手的狠厉程度数倍上涨硬生生压制住了以凶狠、暴戾为代言词的纯血龙类。

     这简直就是地狱绘图,他们这些活人若是执意要往那沸腾的血水中去的话就连灵魂都不再会得到救赎了吧?

     大副冲到塞尔玛身边帮助启动摩尼亚赫号,引擎启动之后军舰开始掉头再加速向江水中心的屠龙战场赶去。

     越是接近,那凄厉的吼叫声越是让人头皮发麻,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加热了一样沸腾了起来,那是龙威,属于次代种的绝对精神压制。

     所有人的言灵之力都被那咆哮声压回了大脑深处,额头鼓起青筋像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一般,摩尼亚赫号越是接近这种窒息感就越为强烈,像是云霄飞车爬上了第一个九十度的坡道时,那种悬停俯瞰所带来的大脑空白一片的恐慌,手足发软,无以为继。

     高亢的龙吼声不断爆发但又强行被中断,君焰的领域在构筑和崩坏的过程中反复,炽热如阳的“环”往往形成一般就崩坏了,从而爆发出无法定向的爆炸,一团团冲天的水浪在这片水域中暴起,水滴落下时混杂在暴雨里,但却是红色的...数百米江水内已然一片腥红再无其他颜色。

     真是完美的屠龙战场,符合塞尔玛在实习前对屠龙这件事的一切幻想,只是当真涉入其中时那种随时可能赴死的恐惧感不断压榨着她的精神,大副用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给了她一个严厉的目光瞬间让她冷静了许多...他们这还只是初涉战场的边缘,真正命悬一线的勇士可还在那高温与血水之中翻涌呢。

     “前面注意回避!”大副低吼一声,但还是慢了一步,炽热的“环”在摩尼亚赫的正前方出现,半秒后暴躁行驶的军舰冲到了正上方,剧烈的爆炸带起的水柱直接将这艘沉重的军舰扬了起来!

     船舱内所有人都失重了,心脏几乎停跳瞳孔放大,数秒后剧烈的拍击又将他们砸在了地板上...这艘军舰好在重量不低没有被爆炸掀翻。

     但这么一来摩尼亚赫号已经接近战场的最中心了,无时无刻都有君焰的爆炸在身边形成,那高浓度的龙血在铁铸的船身上留下了腐蚀的白烟。

     操作台后塞尔玛和大副同时盯向近百米开外的江面吞了口口水,在那里黑色的龙影在水面上高速地旋转着,这个动作在生物界中是存在着原型的,鳄鱼的死亡翻滚,只是在放大百倍的体型下这个扑杀动作简直就跟灾难一样令人望而生畏。

     龙侍的眉心前,林年死死地抵住了手里的骨刀扎在了那眉骨的中央,龙侍的鳞片与鳞片之间被破开了一道血口,再里面就是暗金色的骨骼了。

     “没用的...他的武器不足以对这只龙类造成决定性的伤害。”江佩玖出现在了塞尔玛和大副的身后,看着那能让人做噩梦的景象低声说。

     “鱼雷,摩尼亚赫号搭载了十枚微型水下炸弹,有助推器,但比不上制式规格鱼雷的准确性...”大副说。

     “看见那道伤口了吗。”江佩玖说。

     大副和塞尔玛眯眼看去,并不难地就看见了江佩玖指的龙侍上腹部上那条狰狞的贯口,这条伤痕实在太过惊心动魄了长度达数米,染红大片江域的龙血就是从里面渗透出来的。

     龙血大幅度渗出,这么一来这些龙血势必造成长江的生态污染,不少下游的鱼类甚至会因此发生龙化现象,可这也是之后秘党该操心的事情了。

     “那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唯一能帮到他的办法。”江佩玖冷声说道,“他没有尝试去继续围攻那道伤口是因为缺少一击致命的武器,他手上没有拿着那把炼金刀剑,应该是遗失在了水下,导致他现在没法破开龙侍的骨骼...”

     “次代种还是龙王?他们的骨骼可是堪比炼金刀剑硬度的东西,鱼雷不一定可以炸开它。”大副沉声说道,他是继江佩玖之后最为冷静的一个人,也难怪曼斯会拟订二把手的位置交给他。

     “不一定能炸开骨笼,但如果能命中目标,爆炸的冲击力深入内部后绝对能伤到他的其他内脏!就算是龙类也是生物,只要是生物内脏总是相对柔软的。”江佩玖说。

     “万一炸到林年怎么办?”塞尔玛低声问,目光死死盯住那龙躯身上还在疯了似的不断扑杀出更多伤口,造成更多龙血流逝的身影。

     “他的反应速度比你们想象的要快,如果鱼雷能炸死他,那么那条龙侍应该也得一起被炸死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江佩玖说,“而且我们也不是真正完全来帮忙的,我们只要发射鱼雷他大概就能明白我们的意思。”

     塞尔玛愣了一下,看见江佩玖回头看了一眼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大门时,才兀然想到船上似乎还有一群不小的麻烦还没解决。

     “这种距离下就算没有制导系统想打歪也很难,但机会只有一次,所以我们梭哈!”江佩玖说,“大副,鱼雷的发射交给你来执行,塞尔玛继续拉近距离。”

     “还拉进?”塞尔玛看着那快要把摩尼亚赫掀翻的剧烈血浪嘴角不自然抽搐了一下,但她还是按照江佩玖的指示继续将军舰往前推进了...向死而生,向死而生,这个道理是执行部内无数前人悟出来的真理,有些时候你只有敢把命拍在桌上当赌注,才能彻底赢下这一局。

     摩尼亚赫号全速前进,劈波斩浪,血水不断掀起腐蚀的白烟笼罩了整个军舰,次代种的血液是剧毒,任何沾上了血液的生物都会出现不可逆的血统侵蚀,这也导致了整个军舰里无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群人真他妈的是疯子!蛙人队长看着舷窗外那腾起的血水波浪脸颊狠狠地抽了抽。

     没人敢乱来,因为所有人都生怕船长室里的那群疯子一激动就把船给开翻了,到时候血水倒灌就算他们顶住了龙血侵蚀没有死,这周边无时无刻都在凝聚而崩溃的君焰也会要了他们的命!

     “八十米。”

     “六十米。”大副喊。

     “四十米...还要再进吗?教授?!”塞尔玛强行压迫住自己想要掉头逃跑的恐惧大喊。

     “三十米!”大副整个人都紧绷住了,但却没有发射鱼类,因为江佩玖还没有说话,他甚至都没忍住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女人,以为对方关键时刻晕过去了,但却发现那人冷静的恐怖,趴在窗边无视了飞溅到脸颊上的龙血目不转睛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

     “十米!”塞尔玛感觉自己要脱力了,同时见到江佩玖依旧没有开口的样子明白了对方真正的意图。

     “全速前进!”江佩玖冷声说。

     江水之中,奋力挣扎的龙侍爆吼着龙文,君焰的领域撤去,全新的领域开始构筑!再度出现的“环”并非是炽热的白色了,而是令人不安的漆黑色,出现的瞬间周边的江水涌起可怕的淡红色的蒸汽,足以见得那黑色“环”所代表的高温。

     与此同时,利用骨刀插在龙鳞之下固定身形并且制造豁口的林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他看向江面上的那个漆黑的“环”清楚了这是一个全新的,同样也是数倍于君焰可怕的究极言灵。

     言灵·黑日。

     但也就是在这时,黑色的巨影从红色的蒸汽中浮现,随后摩尼亚赫号轰然撞了出来,正中龙侍的身躯,巨大的冲击力差些将上面的林年甩出去,没入龙躯中的骨刀拉扯出了一道数米的口子才堪堪让他停住了身形!

     “开火!”船长室内江佩玖厉声吼道。

     “真他妈的是疯子。”这个想法出现在了林年的脑海中,塞尔玛的脑海中,以及整艘军舰上的人的脑海中...

     零距离,摩尼亚赫号投出水下炸弹,也真就是枪口堵在了敌人的嗓子眼里开火,在投出的瞬间爆炸就产生了,龙侍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稳住自己的重心,在十枚水下炸弹接连爆炸之中整个龙躯干脆地被震飞了起来砸在了江面上掀起齐天的巨浪!在水流和爆炸中剧痛的龙吼也随之传出。

     摩尼亚赫号整艘船也被震飞了,下船舱开始漏水,引擎过热罢工,整艘军舰歪斜得被血浪推开再无行进的能力。

     船长室内气血翻涌,两眼发黑的塞尔玛瘫倒在地上,她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因为爆炸声已经被震坏掉了,湿润的鲜血流在了脸颊上顺着下颚滴落在了地板上,即使这样她也拼尽全力地想要站起来去看看那只龙侍的结局...这时她被人扶了一把,她还没来得及说谢谢,抬起头就看见了一双熔岩的黄金瞳。

     林年看着呆滞的塞尔玛什么也没说,把他扶起后扭头看向了近百米外江面上那痛苦翻涌的龙侍,看来直接贴住伤口爆炸的水下炸弹把这家伙伤了个不轻,一般的鱼类或许破开不了他的鳞甲,但若是直接贴住伤口内爆的话,就算是次代种也得吐血。

     只有疯子才能做出这种自杀式的进攻...可卡塞尔学院总是不缺疯子的存在。

     “还是解决不了他吗?”江佩玖从角落爬了起来,捂住受伤的肩膀,看向一身血雾黑鳞和红色蒸气的林年轻声说道,那股暴戾和压迫的气息在顷刻间内就充斥满了整个船舱,就算已经无比克制了,还是给所有人带来了窒息的感觉。

     “我需要武器,叶胜在船上吗?”林年低声说道,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和扭曲,但起码能让人听懂他的意思。

     “他们出了点意外,叶胜为了找“茧”被留在了青铜城里面,亚纪应该成功脱出了...但没来得及上船。”江佩玖看了一眼林年手里握着的断掉的骨茬,不难认出这是生物的骨骼...更进一步来说也是人类的骨骼...用着这种半吊子的武器把次代种砍了个遍体鳞伤,这个男孩当真是不输纯血龙类顶端存在的怪物吗?

     “那东西应该在亚纪手里。”林年听到叶胜的处境后没有露出喜悲点了点头,“解决这只龙侍后我会去找他。”

     “那得尽快,他在青铜城里迷路了...不过我这边也有两手准备。”江佩玖看了一眼控制台屏幕上“已发送”的提示说,“你想要的什么东西在亚纪手里?”

     “决定胜负的东西。”林年说。

     片刻后他又扭头看了一眼角落里被安全绳绑住的重伤昏迷的曼斯以及沉默地看着他的“钥匙”,船舱的大门外面有隐隐的脚步声和人声。

     “看来你们也遇到了麻烦。”

     “我有些后悔放任你下水了。”江佩玖点头,“...麻烦处理一下吧。”

     林年点了点头,提着断掉的骨刀走向了船长室门外,塞尔玛坐靠在控制台边上呆呆地看着男孩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江佩玖...她这才明白了,摩尼亚赫号执意冲进战场的举动主要并不是为了帮助林年,而是为了帮助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