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八百七十二章 跟我比?(第二更)
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 !

    善冧真仙在一瞬间,委屈得差点哭出声来:我夸它好还不行?

     轩辕不器和千重可没有心情理会他,看了看天空中时不时被摄来的金丹魂体,继续感知着玉石灯盏炼化魂体的速度——其实灯盏炼化的根本不止魂体,还有滋生魂体的氤氲雾气。

     不过这灯盏着实霸道无比,他俩只敢默默地感知,稍微释放出点神识,都感觉到了强烈的拉扯之意——竟然是还能吸收他俩的神识。

     这个发现吓了两人一跳,忙不迭地撤回了神识——虽然分神真君神识雄浑,眼下也不过是一道分神,但是谁会吃撑着了找虐?

     一撤回神识,两人有了新的发现,对视一眼之后,轩辕不器吐出四个字,“没有恶意。”

     “确实,”千重点点头,其中是非她很明白,“一点伤害都没有,咱们不该把神识靠过去。”

     千万里方圆的氤氲之气,冯君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收得干干净净,由此就可以想像得到,灯盏的吸力有多么强大了。

     一时间,偌大一片的土地风清气爽玉宇澄清,不但见到了蓝天,甚至连数百里外的石柱也清晰可见,只不过这里常年雾气遮蔽,不合适植物生长,看不到多少绿色。

     “果然神奇,”善冧真仙忍不住又感叹一句,自打他出生起,万象石林就是出名的险地,“我真不会想到,这样的险境,居然有朝一日能清理得干干净净,冯山主是做了大好事。”

     轩辕不器和千重却不在意这场面,他们出手也做得到,无非是该不该结这段因果。

     不器大君悄悄地用神识发问,“完全炼化了吗?”

     冯君已经收起了玲珑玉石灯,闻言笑着回答,“差不多了……不过善冧真仙,此地的氤氲根源未除,你青雪派还是否有意接手源头?”

     “氤氲之源?”善冧和一得听得眼睛齐齐就是一亮,一得真仙快速出声发问,“敢问冯山主,根源是何宝物……我们收取合适吗?”

     他必须问得快一点,因为身边还有两个家族真君呢,而且这万象石林虽然距离青雪派的地盘不算远,但终究不属于青雪的固有地盘——将来可能是,但现在不是。

     如果那俩分神大君一定要出手抢夺的话,他也没有足够的理由跟人家争。

     “是一处天生的阴阳精魄化生的磨盘,”千重不紧不慢地回答,“煞气比较重,否则的话,可炼制出窍真宝。”

     “阴阳精魄?”善冧真仙听得眼睛越发地亮了,“果然是新界域才能出这些天生奇物。”

     “……化生的磨盘?”一得真仙不愧是来自上界,他抓住了重点,所以眉头微微一皱,“哪里是天生奇物,差不多是后天煞物了,不容易压制。”

     千重的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你们要不要此物?”

     “要!”这话是善冧真仙回答的。

     一得真仙回答的就有所不同,“我们想要的话,是什么章程,不想要又是什么章程?”

     千重毫不犹豫地回答,“要就拿走,不要的话……我可就要收起了。”

     “这自然是要的,”一得真仙拍板了,然后抬手一拱,恭敬地回答,“多谢大君厚爱。”

     “无所谓,”千重一摆手,淡淡地回答,“我们远来是客,无意干扰此界修者的机缘。”

     然而这时候,轩辕不器却笑了,“你没有兴趣吗?那太好了,我可是很有兴趣的。”

     “别开玩笑,”千重白他一眼,也懒得多说什么。

     “我真没开玩笑,”轩辕不器正色回答,“清理这片万象石林,我是出了力的,也算是有功于本界修者,这一点你们不能否认吧?”

     凭良心说,如果不考虑冯君的玉石灯盏的话,轩辕不器确实出力最大,一个人就搞定了四只元婴魂体,关键是还定住了那么那么多低阶魂体,好让冯君收取。

     所以他自称对本界修者有恩,也是没有毛病的。

     一得真仙和善冧真仙心里虽然不舍,但是他们没能力跟一个真君分辨是非。

     倒是一得真仙清楚事情该怎么办,他看向冯君,笑着发话,“冯山主您是什么意思?”

     冯君太清楚轩辕不器的性格了,见了好东西不要命,这是一定的,但是他并不认为,轩辕不器能看上这阴阳精魄磨盘,于是笑着发话,“大君压得住这煞气,可还存在界域因果。”

     轩辕不器也不会认为,别人都不懂这些,事实上自然生成的磨盘所造成煞气,就算本界域的修者,都会头疼里面的因果,更别说他还是外界域来的。

     尤其重要的是,生成这磨盘的是阴阳精魄,这是天生奇物,界域因果只会更重。

     但他依旧满不在乎地回答,“因果我自然是在意的,不过只要确定我有权拿走,那我可以让别人来认领因果,相信找这么一个人不难。”

     两名玄水门的真仙闻言,顿时傻眼了——这么规避界域因果的人不多,但也不是绝对没有,自打出现界域因果这说法之后,有太多的修者都在琢磨,怎么才能避开或者减免因果。

     而对方身为分神真君,就是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想要什么,自然有的是人愿意巴结——真仙这么说话,有吹牛哔的嫌疑,但是真君这么说话真没问题。

     “好了大君,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冯君可是不为他的话所动,“你到底想要什么,直说就是了,玄水门的道友也不是外人。”

     “哈哈,”轩辕不器先爽朗地笑一笑,然后一翻白眼,“我想要什么……那还不是你逼出来的?两位玄水门的小友,我答应了冯山主,为他搜集所有下界特产,这是我的承诺。”

     顿了一顿之后他表示,“但是这个空濛界,我轩辕家弟子还真没有来过几次。”

     “这个好说,”一得真仙点点头,其实他心里也不认为,轩辕不器会这么眼小,如果只是阴阳精魄,人家直接取走很正常,带了天生磨盘和煞气,里面的麻烦真的不小。

     所以他倒是相信这段话,于是很干脆地表示,“我玄水下派愿意提供此界的所有特产,换得大君放手……善冧师弟,这一界有什么不容易获得的特产吗?”

     “不容易获得的特产不少,但是青雪派基本上不缺,”合着善冧真仙说话还爱大喘气,居然先来了一个反转,然后他继续解释,“不过此界远远没有探索完……”

     “像这一次发现的阴阳精魄,此前就没有发现过,不排除以后还有类似情况。”

     “没有发生的事情,说它作甚?想必大君也不会在意,”一得真仙不愧是出身上门,轻描淡写地就表明了态度,“所有特产加起来,价值几何?你大致估一下就行了。”

     “那得让我先看一看阴阳精魄的大小,”善冧认真起来,连上门师兄的面子也不卖,他一本正经地表示,“若是太小的话……一得师兄,我们下派收集那些资源,也颇为不易。”

     “你们俩不用唱双簧了,”千重多聪明的一个人?她很不耐烦地表示,“我真的很怀疑,你是否了解阴阳精魄的价值,不过现在我就告诉你了,丈许大小……够不够?”

     她是真的不想沾染因果,但是对方若是太不识趣的话,她也不介意出手争夺一番。

     事实上,她都想好找谁帮忙了——那镜灵前辈就不错,既然不惧天魔污魂,必然是掌握了极其霸道的规则,大能修者一旦掌握了强横规则,硬扛界域因果的可能性很大。

     至于说请镜灵出手,是什么样的价格,她还没有考虑,不过也无须考虑。

     大不了见面分一半,她就不相信有冯君居中调停,对方还会狮子大开口。

     “丈许大小?”善冧听得就是一哆嗦,然后喜上眉梢,忙不迭地点头,“够了够了……我只是想着,有拳头大小就够了。”

     他其实真是个实在人,居然把拳大的期待都说了出来,不过说实话,这个时候他再墨迹的话,结果就很难说是什么了——真以为两个真君都白活那么久了?

     果不其然,好心就有好报,轩辕不器就冷笑一声,“小子,我们不占你便宜,带煞气的阴阳精魄和不带煞气的,那是两个概念,更别说还化生出磨盘……知道有什么不一样吗?”

     善冧真仙多少知道一些差别,但是这一刻,他忽然开窍了,“还望前辈指点。”

     “化生磨盘后就带了煞气,不过既然那么大,肯定远胜你的期待,”轩辕不器先指明了这一点,不过紧接着他就表示,“但这种状态下,不宜急切取出,最好看护个三五百年……”

     “煞气并不重要,找个镇得住就行了,实在不行,战阵也可以解决问题,但是这个磨盘因果很重,寻个好一点的阵法师,化解了磨盘,我觉得做到这些,起码要几百年。”

     “不能搬走,还要看护?”善冧真仙心里生出一点失落来——这得耗费师门多少力量?

     当然,他并不敢表现出来,“前辈你说了,如果换做你,马上就能搬走。”

     “跟我比?看把你闲的,”轩辕不器报之以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