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47章 皇撵相持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皇上?”阮流烟急忙要起身,被东方恪按住肩头,“不用多礼。”

     东方溶有些意外,似乎惊讶东方恪会来,她挪俞的扫了阮流烟和东方恪两眼,狡黠开口:“我知道了,皇兄你是追着嫣嫔来的!”

     “臣苏长白参见皇上。”紧跟着东方溶后面行礼,苏长白起身施礼,东方恪大手一挥,“免礼。苏爱卿,听闻你近日都在教导公主琴艺,溶儿,可否为弹奏一曲让为兄也来听听?”

     “当然。”东方溶带着灿烂的笑容应下,一旁的阮流烟默不作声,东方恪将视线转向了她:“爱妃是哪里不舒服?”见东方恪问向她,阮流烟起身跟他欠身行礼:“回皇上,臣妾方才是有些头晕罢了,现在不打紧了。”

     “如此甚好,到朕身边来。”端坐在石凳,东方恪冲阮流烟招手,阮流烟犹豫了一下走过去,走至他跟前还余两步时被他猛地拉入怀中,跌坐在他的双腿之上。“皇上?”

     这一变故惊呆了在场的众人,东方溶拨弄琴弦的手停住,一旁端坐的苏长白面色也渐渐不易察觉似的带了寒霜冷意。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东方恪低头打量怀中女子,眼神专注明亮。

     胳膊被反剪在背后,阮流烟仰躺在东方恪怀中,她看到对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还有他漂亮的、微动的无声唇形:“求我带你走。”阮流烟心中明白东方恪这是有意为之,因为从宫外回到宫里,在宫外的那个性格的东方恪像是雪花见到了太阳般消失不见,留下来的仍旧是刚开始最冷嚣强势的那一个。

     睫毛轻颤,她别开视线顺从道:“皇…皇上,臣妾又突感浑身发冷,手臂使不上力气,还请皇上将臣妾送回重华宫请太医诊治…”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东方恪怀抱着她起了身,悠然对着东方溶与苏长白道:“真是不巧,朕的爱妃身子不舒服,溶儿,有苏爱卿在,朕就不陪你了。”

     碰上嫣嫔的皇兄善变的可怕——

     观望了始末的东方溶得出了这个结论。她感觉嫣嫔和自家皇兄其中不对劲的猫腻,只当是这是东方恪与阮流烟的闺房密趣,一向想事情简单的她半点也没往身旁的苏长白身上联系。直到东方恪带人走了,苏长白仍旧直棱棱盯着出口处的目光才叫她感觉奇怪。

     被东方恪怀抱着出了凡水宫,到了宫门阮流烟立即上了他来时的皇撵。现在的时辰接近巴时末,盛夏的的热气微微有些上调,但皇撵的角落里搁放着冰块,倒是将这暑气减了一两分。皇撵外挂着的长长的明黄色布幔正被微风吹的撺动,靠坐在皇撵镂空雕花的厢身角落,阮流烟不由更缩紧了身子。

     “过来。”东方恪冲她招手,阮流烟没动,他皱眉,伸手轻而易举的将她拖过去压制在怀里,他大手绕缠着她的一缕秀发开口:“为什么背着朕去见他?”

     “臣妾没有。”偏了偏头,阮流烟想叫这缕乌发从男人手里拯救出来,谁知男人并不松手,一挣之下亦是徒劳。察觉到她的意图,东方恪将缠绕在指间的乌发丝丝缕缕收的更紧,确定阮流烟不能再轻易转动头颅以后,他另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庞,“只言片语,怎么叫朕相信?”

     “皇上若是不信,大可以让人去查。”

     不愿跟他纠缠这个话题,阮流烟直截了当道。别过脸,她不肯再看他。头一次见到阮流烟使小性子,东方恪挑眉,扳正女人的脸庞,他俯身低头吻下去。

     阮流烟心中说不出的憋闷,分不清是见了苏长白的惆怅,还是源于东方恪的强势质问。东方恪的吻落下来她还在失神,反应过来的她想要推开对方,手心却被对方扣在手掌不得动弹。不死心的她紧闭牙关,竭力抵制对方想要探入她贝齿与之纠缠的企图,不料东方恪早有准备,在她准备死咬牙关的前一刻,他的唇舌已经探进来,死命掠|夺着她口中香甜。

     空气渐渐稀薄,阮流烟隐约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可东方恪还不肯放开她,有只手悄悄的探入了她的衣领。察觉到她依旧是对他抗拒到僵直了身子,东方恪对她吻的愈发缠|绵,她所有的反抗都无济于事,嗓音间的细碎呜咽都咽进了喉咙里。

     除了吻,他所有的动作都不同于上次的强势,仿佛是在轻轻逗弄她一般,随意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撩拨。阮流烟的身子僵硬,心中越发恼怒,恰逢对方的唇舌还在流连于她的唇瓣,她磕紧唇齿狠狠咬了下去,这一口下去,两人同时感觉到一股腥甜的味道。

     东方恪终于放开了她。

     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各不相让。

     阮流烟躺着的身子慢慢坐起,伸手拉好被男人扯开的衣衫,无比平静的整理乱了的青丝。

     她现在的行径可称得上是大逆不道,表面的平静的样子也不过是刻意装出来的假象,经过上一次的簪刺事件,阮流烟已经体会到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那种恐惧无助,现在她能够肆到对东方恪不敬,不过是仗着对方那点尚存的“喜欢”罢了。事实上是,如果对方失了耐心,再一次不顾一切对她用强,她已经不确定,她还会不会如上次般无畏赴死。

     皇撵里超乎寻常的静谧,静看阮流烟整理衣衫秀发,东方恪并不阻止,他唇上的伤口还在渗血,意识到这一点,阮流烟抽出了随身的帕子沾上了他的唇,“对不起,臣妾该死,请皇上责罚。”

     “你是该死,”东方恪慢条斯理,伸手抬起对方的下巴,他的眼里均是势在必得,“不过你的命是朕的,朕不让你死,无人敢让你死。”

     “臣妾明白。”敛眉,阮流烟顺从的附和。

     身下皇撵缓缓停了下来,东方恪越过她先行下了马车。

     阮流烟随后,由着茗月扶她下车,脚沾地,她抬眼朝前方望去,只见百丈外放眼望去皆是碧绿竹林,风一吹,数抹湛清碧绿随之摇曳,堪称竹海。

     再往里望,就见那万根竹林深处,隐隐约约仿见有一木屋。

     “皇上,这是哪里?”

     为了缓和气氛,阮流烟主动询问。

     东方恪望了她一眼,幽幽道:“去了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