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60章 以牙还牙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一会儿给本宫仔细的搜!搜出来那东西本宫重重有赏!”艳阳高照,重华宫外,容妃对着身后数几十名侍卫吩咐。

     身后侍卫齐声应声,步伐整齐冲进重华宫,院子里原本在伺弄杜鹃盆栽的小六子和小九被这变故惊动,身形刚一动就被前来的侍卫仗剑架在脖颈,其他人迅速冲进内殿分散开去,大有一股把重华宫翻个底朝天的架势。

     “茗月,咱们要不要禀告主子?”

     二楼伫立在门前的秋罗和茗月对视一眼,秋罗开口询问。茗月摆手,“主子说了,一切自有分寸,你我只需稳住自己即可。”

     “好。”秋罗闻此点头,两人目不斜视的盯着楼下,说是面上稳稳当当的,可实际却是一副俨然以待的模样。

     容妃带着人上楼来,看到严守在门前的二人,不由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你们两个站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果然屋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指着身侧守卫开口:你们两个,给我进去搜!”

     “你们不能进去!”茗月和秋罗连忙挡在门前。

     阻挡无果,眼看两名守卫挥开她们就要闯进去,屋内传来一道呵斥:“本宫看谁敢进来!”片刻之后紧闭的镂空窗门打开,阮流烟身着滚雪细纱曳地裙踏出门槛来,她的目光冷冷扫向容妃,“容妃娘娘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容妃嗤笑一声,“你干的好事你自己知道!嫣嫔,你居然敢在宫里行巫蛊之术,扎小人来诅咒本宫!本宫进来就是奉了太后的口谕来重华宫将你人赃并获!嫣嫔,我劝你你莫要垂死挣扎,乖乖让我的人进去!”

     “巫蛊之术?”阮流烟漫不经心的反问,面上浮起一抹浅笑,“容妃竟如此笃定么?这么迫不及待真是让妹妹大开眼界呢!敢问容妃娘娘你有何证据,证明我在宫内扎了小人诅咒于你?”

     “证据?”容妃来回踱步,“你说证据,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我就让你看看证据!来人,把她带上来!”她一声令下,楼梯传来新的一轮脚步声,随着这人渐渐露了面,在场的茗月和秋罗同时瞪大了双眼。玉缀!居然是她?

     “果然是你。”

     阮流烟丝毫不惊讶,淡淡瞟了一眼玉缀,后者连忙低下头去,“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奴婢实在是不愿见娘娘做伤天害理的事,这才禀明了容妃娘娘,嫣嫔娘娘,你还是回头是岸吧!”

     “好,好——”抬手一下下缓慢有力的鼓掌,阮流烟让开了身子在一旁,“既然如此,我没别的话说了,容妃娘娘不是想搜臣妾的屋么,那就去吧!臣妾绝不拦着!”

     容妃惊讶阮流烟“死到临头”还这么底气十足,不过阮流烟口中的话语倒是正合她意,“算你识相!”随着她话音落,负责搜查的守卫冲了进去,然而就在下一秒,屋内传出这些人慌乱错落的请安声,“属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在这一瞬间,容妃脸色骤变,皇上怎么可能在里面?这不可能!明明她得消息,皇上此时正在清心殿,他怎么可能在这?

     房门处出现一道伟岸挺拔的身影,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容妃抬首,正对上东方恪带着淡淡料峭寒意的目光。“皇上,臣妾,臣妾是得消息奉了太后的命令来搜宫,嫣嫔她扎小人诅咒臣妾,实在用心狠毒,请皇上明察!”

     “是吗?”东方恪单手付立在房门前,语气冰冷迫人:“那就给朕搜,看到底搜出个什么东西出来!来人,就算掘地三尺,也把这东西找出来!”

     所有侍卫集中起来,把重华宫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可别说是巫蛊之术,就连个衣服碎片也无,所有的污蔑都被粉碎。容妃被人在一旁看管起来,瞧着这不利于她的形势,整个人惊恐万分。

     “慕氏,你好大的胆子!朕一直念在你抚养凌儿的份上对你做过的一桩桩事一忍再忍,可你却一次比一次放肆!”东方恪句句诛|心,随后对着匆匆爬上二楼、怀中抱着棋盒的李得诏开口:“李得诏,传朕旨意,慕氏女容妃,为人狭隘,祸乱后宫,今降级七品贵人,以儆效尤!”

     李得诏躬身应下,对这种事见惯不怪。他现在可算明白了为什么一向“随遇而安”的嫣嫔今天会对自家宫里的黑白暖玉棋子这么挑剔,引得皇上开了金口让他新去取清心殿内的红鸽血石棋子来,原来她是搁这等着容妃呢。

     分析完毕,李得诏伫立在原地更加的眼观鼻,鼻观心。容妃这时已经瘫坐在地上,东方恪的旨意让她彻底崩溃,她爬上来想要抓住东方恪的衣角。“不是的!不是的皇上!是嫣嫔,是嫣嫔记恨我,她记恨臣妾老是在皇上来重华宫的时候用小皇子的名义引你到庆嫣宫,她还记恨臣妾让人掌掴了她的婢女,是她设计了一出好戏故意引我上钩!皇上——,皇上,你要相信臣妾,臣妾冤枉啊——”

     被侍卫带走的的容妃的哭嚎声逐渐远去,剩下的人大快人心。茗月与秋罗相视而笑,目送阮流烟与东方恪一同进了屋内,一旁的玉缀脸色青白,整个人已经在瑟瑟发抖。

     她作为重华宫内的“叛徒”,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看她的眼光都无了善意。

     嫣嫔是他们的主子,他们未来的命运早就息息相关,这个丫头居然敢勾结外人,幸亏嫣嫔福泽深厚度过了这一劫,否则他们整个重华宫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这个玉缀,实在太可恶了!众人义愤填膺。

     若不是阮流烟特意吩咐人把玉缀先看守起来,恐怕早有人朝她唾唾沫。

     阮流烟同东方恪回了屋内,气氛宁沉静谧。她的有些手脚难以安放,对于容妃这件事上,她的确是耍了心机,而且是赤|裸|裸的要把容妃拉下马,东方恪应该早就见惯了这后宫女子争斗,想来不会因为这个对她有其他成见,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单独对着他时,心里会有些忐忑。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叮嘱阮流烟好生休养,东方恪起身出了她的寝房,阮流烟送她到宫门外,直到皇撵在拐弯处消失这才回了重华宫内。一旁搀扶着她的茗月语调轻快,“娘娘,奴婢简直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你真是太厉害了!容妃她这次肯定很难翻身了!”

     “别得意忘形。”睨了茗月一眼,阮流烟同她缓缓进入宫门,“一个容妃倒了,还会有另外的‘容妃’起来,我们这次扳倒容妃太高调,树大招风,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被其他人盯上。茗月,你吩咐下去,命令所有人都提高自律和警惕意识,一刻也不要掉以轻心,以免被人抓住小辫子和把柄趁虚而入。”

     “奴婢明白。”茗月乖巧点头,“娘娘,那那个玉缀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太可恶了,居然敢勾搭容妃陷害自家主子,真是不敢想象她要是得逞了,主子你和我们该怎么办?娘娘,你可不能轻饶了她!”提到玉缀,茗月就一肚子的火气。她前些日子被罚,只有玉缀帮助她,不嫌弃她,她还以为玉缀是真心跟她做朋友,对她的防备心松懈了不知多少层,谁成想,这不是一只软绵羊,而是一个潜伏着伺机而动的“美人蝎”。

     “带我去看看她。”

     茗月脸上的浮肿早就消了下去,浅印过两日也能完全消除,她的孩子气让阮流烟有些上扬唇角,吩咐一声,两人朝着关押玉缀的仓房而去。

     守在门口的小九依言打开房门,阮流烟望见被制服了用暗红色麻绳捆绑了手脚的玉缀,她歪靠在黑色的大木箱箱身,房门打开的一瞬,她眼里射出的恶毒目光几要把人吞噬。

     “你来做什么!”玉缀挣扎端正了身子,“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嫣嫔不必手软!”

     “杀人么?”阮流烟呢喃,“杀你轻而易举,不过我要先弄明白一件事,你到底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害我?当初不惜拿上性命赌注,费尽心机随我入宫,当真仅仅是为了与容妃勾结陷害与我?这个理由牵强太说不通,玉缀,你能不能给本宫好好解释解释,或许我一高兴,会留你一个全尸。”

     阮流烟的声儿带着猫捉老鼠般的悠然胜算,玉缀双唇紧抿,被她一问之下仿佛又想到了什么难以忍受之事,终是忍不住破口大骂,“绿拂,你别装了!你当初强迫我去摸男人的身体羞辱于我,就该知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我做的一切都是源于你种下的“因”,我只恨老天无人,不让我手刃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嫣嫔,你杀了我吧!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放肆!”茗月呵斥她,走上前重重给了玉缀两个嘴巴,“这一巴掌,是我替娘娘打的,娘娘在宫外救了你,你却这样对她,实在是狼心狗肺!另外这一巴掌,就是打你出言不逊!”

     “贱人,有种你就打死我!”

     玉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猛地回头,她盯着茗月骂道,茗月被她骂的火气四起,挽起袖子就要再教训她,被阮流烟呵斥退下。

     来到玉缀跟前蹲下身子,阮流烟掏出洁白的帕子触上玉缀流血的唇角,轻轻给她拭去嘴角血丝,她表情淡淡开口:“玉缀,我从来没有过‘绿拂’这个名字,而且我确定以前与你并不相识。你该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秘术叫做“易容术”,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我可以承诺不杀你!

     但是你千万别跟我耍花招,”说到这,阮流烟眼神冷了下去:“否则,今日你将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