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95章 净魂医治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仅一秒,阮流烟便主动避开了视线,一转首,斜对面不远处的薛淑仪隐隐透着怒意和暗藏嫉妒的目光灼人。见此,阮流烟不由特意朝她递去一个优雅得体的微笑。

     这下薛淑仪搭在紫怡檀木椅上的右手抠的更紧了,这一切被身处高位的容妃收进眼底,她轻微“咳”咳一声,提醒薛淑仪注意,薛淑仪受到提示如梦初醒,不仅正了正身子坐的更直。

     太后亲临,除了树立威仪走的就是一个过场,一炷香的功夫过后,太后边吩咐众嫔妃各自跪安,然后与皇帝一同离去。宫殿里大大小小的妃嫔遵照吩咐,异口同声的跪安后退出了宫殿。

     阮流烟刻意走的晚些,直到人退的差不多了,这才同秋容秋罗出了宫殿。外面候着的自家行宫里的小太监迎上来,一行人出了乾清宫外,望了望四周的人群,阮流烟低声询问:“薛淑仪往哪个方向去了?”

     小太监很机灵的压低声儿回了,摸清方向的秋容冲阮流烟点了点头,吩咐两个小太监先回去,以阮流烟为首,秋容秋罗随行,一行人三人拐了个弯,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一旁的空步辇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薛淑仪怒气冲冲的甩袖往前走,走在回玉清宫的路上,她还厄自觉得胸腔团着一把火。方才在大殿里太后居然点名殷容华,而且这个女人居然还冲着她炫耀的笑,真是让人讨厌。

     “娘娘,小心脚下…”眼看前面一处小水洼,宫女紫兰开口提醒。她的唤声让薛婉仪更加不耐,粗暴的打断紫兰,她狠狠挥开对方伸过来搀扶她的手臂,“干什么?啊——”

     话没说完,脚下蓦地一滑,她整个人就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紫兰一看她摔倒,连忙连滚带爬的扑过去,“娘娘,娘娘你没事吧?”

     “贱婢,你想害死本宫?”一掌推开身旁的紫兰,薛婉仪反手给了她一个耳光,紫兰委屈万分,面前不敢显露,只得跪在地上瑟瑟求饶,眼里的泪珠愣是不敢落下来。

     一看紫兰哭丧似的,薛婉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哭什么哭,本宫还没死呢!还不快扶本宫起来?”

     “妹妹参见淑仪姐姐。”远远就看到前方乱作一团,见时辰差不多了,阮流烟方款款走出来。“薛姐姐这是怎么了?”

     望见来人的薛淑仪脸色一变,立即撑着紫兰的手站起身来,由着紫兰给她整理衣裙,方不冷不淡的开口:“本宫可记得回重华宫的路可不是在这条呢,容华妹妹,你莫不是走错路了吧。”

     “姐姐说的是,回重华宫路确实不是这条,妹妹跟来,自是想来跟姐姐说说话的。”阮流烟回的不疾不徐,对着身旁一侧点了点头,秋罗连忙上前,双手托起折叠整齐的披风高于头顶来到薛淑仪跟前。“污水沾了衣衫,还好妹妹备了这披风,姐姐若不嫌弃,就且将就下吧。”

     “你…”看清秋罗手中的衣物,薛淑仪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难堪起来,吩咐身侧众人都退至一旁,她面色阴狠的低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殷明珠,你这是什么意思?连披风都提前备好了,是在承认本宫摔倒是你做的手脚?”

     “薛姐姐息怒。”阮流烟笑,一步步走近薛淑仪,“我只不过是把姐姐对我做过的如法炮制还给姐姐罢了。”

     “你都知道了?”薛淑仪一愣神,她自以为做的很隐蔽,这贱人这么轻易就知晓了,看来以前还真是小瞧了她。

     阮流烟知她会问,蕴着浅笑,她淡淡开口:“薛姐姐的人自是忠心耿耿的,一张银票、一支芙蓉石蓝钗就什么都肯告诉嫔妾了。”她说的云淡风轻,再看那薛淑仪的脸色,已然由青到白再由白到红转了一圈,显然气的不轻。

     “你…贱人!”薛淑仪怒气冲天,意欲抬手挥向阮流烟面庞,阮流烟眼神一冷,抢先一步按住她的手臂,语带嘲讽道:“薛淑仪这是想跟嫔妾动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你可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还有,我想告诉薛姐姐一句:当枪可以,可别忘了自己到底算个东西。”说完,她伸出手整了整薛淑仪的衣领,面上笑靥依旧,远远望去两人模样颇为亲昵,像是感情甚好的姐妹。

     对面之人笑靥如花,薛淑仪被她明目张胆的挑衅气昏了头,顾不得身处何方,手下不由狠力推她一把。阮流烟早有防备的后退一步,瞥眼望见远处拱门处一抹明黄,心中一惊,于是任由对方将自己推倒在地。

     “小主,您没事吧?”秋容秋罗双双扑了过来,阮流烟泪眼婆娑跌坐在地,悲戚道:“姐姐,我好心将披风借你,你怎的反而怀疑妹妹?”

     “你少——”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面无表情的从拱门处走出,东方恪脚下的步伐矫健。阮流烟睁大了眼睛似是惊讶他会出现,由着秋容秋罗将她扶起,连忙欠身行礼。

     “免礼平身。”几步上前大手托起她身子,东方恪将视线落在一旁的薛淑仪身上。

     反观薛淑仪,她已然吓得魂不附体。

     摔了一跤,她发间的钗子歪了一根,加上之前又拒绝了阮流烟的披风,此时身着的衣裙泥泞不堪,整个人像是焉了的娇花。两人同时请安,东方恪并未叫她起身,她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跪在地上胆颤心惊。

     仅是扫了一眼,东方恪便冷冷道:“薛淑仪,告诉朕,你方才做了什么?”

     “臣妾……”

     由于太过紧张,薛淑仪结巴的话都说不圆,“臣妾…求皇上明察,臣妾什么也没做,是她——,是她故意陷害臣妾的!”说着,薛淑仪将手指向阮流烟,阮流烟被她愤恨的目光盯着,不由更往东方恪身旁缩了缩。

     像是洞悉了一切,东方恪的眼神更加冰冷,“传令下去,薛氏婉柔殿前失仪,降级七品婕妤,责令从今日起闭宫思过半月,以儆效尤。”

     “皇上!”薛淑仪目瞪口呆,“臣妾…”

     不待她说出别的话,李得诏一使眼色,早有手脚伶俐的小太监上前堵住她的嘴。

     不会吹灰之力就将薛淑仪摆了一遭,面对这个结果阮流烟有一瞬间的怔神。回神过来东方恪已跨步走出好远,她只得急急抬脚跟上。

     对面之人笑靥如花,薛淑仪被她明目张胆的挑衅气昏了头,顾不得身处何方,手下不由狠力推她一把。阮流烟早有防备的后退一步,瞥眼望见远处拱门处一抹明黄,心中一惊,于是任由对方将自己推倒在地。

     “小主,您没事吧?”秋容秋罗双双扑了过来,阮流烟泪眼婆娑跌坐在地,悲戚道:“姐姐,我好心将披风借你,你怎的反而怀疑妹妹?”

     “你少——”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面无表情的从拱门处走出,东方恪脚下的步伐矫健。阮流烟睁大了眼睛似是惊讶他会出现,由着秋容秋罗将她扶起,连忙欠身行礼。

     “免礼平身。”几步上前大手托起她身子,东方恪将视线落在一旁的薛淑仪身上。

     反观薛淑仪,她已然吓得魂不附体。

     摔了一跤,她发间的钗子歪了一根,加上之前又拒绝了阮流烟的披风,此时身着的衣裙泥泞不堪,整个人像是焉了的娇花。两人同时请安,东方恪并未叫她起身,她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跪在地上胆颤心惊。

     仅是扫了一眼,东方恪便冷冷道:“薛淑仪,告诉朕,你方才做了什么?”

     “臣妾……”

     由于太过紧张,薛淑仪结巴的话都说不圆,“臣妾…求皇上明察,臣妾什么也没做,是她——,是她故意陷害臣妾的!”说着,薛淑仪将手指向阮流烟,阮流烟被她愤恨的目光盯着,不由更往东方恪身旁缩了缩。

     像是洞悉了一切,东方恪的眼神更加冰冷,“传令下去,薛氏婉柔殿前失仪,降级七品婕妤,责令从今日起闭宫思过半月,以儆效尤。”

     “皇上!”薛淑仪目瞪口呆,“臣妾…”

     不待她说出别的话,李得诏一使眼色,早有手脚伶俐的小太监上前堵住她的嘴。

     不会吹灰之力就将薛淑仪摆了一遭,面对这个结果阮流烟有一瞬间的怔神。回神过来东方恪已跨步走出好远,她只得急急抬脚跟上。

     “皇上!”薛淑仪目瞪口呆,“臣妾…”

     不待她说出别的话,李得诏一使眼色,早有手脚伶俐的小太监上前堵住她的嘴。

     不会吹灰之力就将薛淑仪摆了一遭,面对这个结果阮流烟有一瞬间的怔神。回神过来东方恪已跨步走出好远,她只得急急抬脚跟上。“皇上!”薛淑仪目瞪口呆,“臣妾…”

     不待她说出别的话,李得诏一使眼色,早有手脚伶俐的小太监上前堵住她的嘴。

     不会吹灰之力就将薛淑仪摆了一遭,面对这个结果阮流烟有一瞬间的怔神。回神过来东方恪已跨步走出好远,她只得急急抬脚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