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魂丹帝 >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 这里不是无字天书
最快更新神魂丹帝 !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 这里不是无字天书

     秦朗的一句话仿佛一粒突然投进平静湖面的石子,顿时激起巨大的波浪!

     夏鹏时而双眼清明,时而双眼混沌,特别是脑海中刚刚得到的丹道之术跟原先他的丹道之术交织在一起,夏鹏双眼无比迷惑,感觉脑海如同要炸裂一般,双手死死抱头,整个人在地上疯狂打滚。

     很显然,在秦朗的诱导下,从大量白雾中得到强悍丹道之术的夏鹏发现了其中跟他本身丹道的矛盾冲突之处,一时难分正反对错,脑海中思维无比混乱起来。

     “丹道本就逆天改命,自然是跟天地大道不同!”

     “不,不对!丹道乃是天道的一种,若是逆天,又怎么能称之为道?”

     “所以丹道就是天道!”

     “也不对!顺应天道,又如何逆天改命,让武者变得强大,甚至逆天续命?”

     “啊啊啊啊啊……”

     夏鹏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口中不断喃喃自语,双手抱头狠狠在地上撞击,一张老脸上瞬间鲜血横流。

     “这,什么情况……”

     张贤直愣愣望着突然发疯一般的夏鹏,双手从背后偷偷拿出的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也忘了收回去,呆呆握在手中。

     秦朗的贪生怕死虽然让他不耻,但关键时刻,他还是做出冲出黑线束缚,营救秦朗的打算。

     除了可惜秦朗的天赋外,最重要的原因则是秦朗愿意无私跟他们分享在这里的感悟!

     要知道,虽然感应同源,但秦朗只要弄些小手段,瞒过他们也不是不可以。

     由此可见,秦朗的人品还是信得过的!

     至少比连他这个会长兄弟都要一起困杀的副会长夏鹏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手,而秦朗更是没有出手自救,仅仅因为一句话,便让准备对秦朗必杀一击的夏鹏瞬间抱头撞地,整个人疯疯癫癫起来。

     “斩!”

     秦朗低喝一声,青苍神剑呼啸而出,散发出无比刺眼的青芒,瞬间将束缚他的密密麻麻黑线尽数斩断!

     本就强大的青苍神剑经过玄石的淬炼和在神界的蕴养,变得越来越逆天!

     夏鹏当做杀手锏的偷袭黑丝,被其一斩而断!

     秦朗从地上缓缓站起,一改之前的慌乱,脸上满是淡然。

     “夏鹏本可以不用这么痛苦,但他实在太贪心了。得到不少感悟都不满足,还想让我帮他得到全部的感悟,一人独吞!”

     “只可惜他打错了如意算盘,这里的丹道之术感悟,有着细微的错误,而这细微之处,就足以让人致命!”

     冷冷扫了一眼脑袋开花的夏鹏,秦朗开口向张贤解释道。

     “夏鹏根本困不住你,你刚刚是在将计就计,故意对夏鹏示弱!”

     终于明白了什么,张贤老眼中闪过一抹光亮,恍然大悟道。

     秦朗缓缓点头承认。

     张贤顿时一脸的苦笑,亏他刚刚还以为秦朗贪生怕死,没想到竟是他的算计!

     他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头子,心计竟是还没有眼前这名后辈多!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

     “多谢会长刚刚准备出手救我!”

     秦朗笑着对张贤开口感谢道。

     闻言,张贤一怔,而后低头看到手中暴露的锈迹斑斑镰刀,顿时摇头一笑:

     “我一把老骨头了,在你面前班门弄斧,让你笑话了。”

     “也根本没有救到你,谢就免了,只是老夫很好奇,你是如何发现这里感悟有问题的?”

     张贤一脸的好奇。

     连他都没有发现这些感悟有问题,他有些想不明白秦朗到底是如何发现的。

     秦朗如实回答道: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发现白雾有问题,但感悟不少,静心沉淀,跟我自己的丹道比较之后我才发现了其中无比细微的差别。”

     “而且从一开始来到这里,看到无穷无尽的白雾后,我第一时间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仿佛似曾相识。”

     “就在发现丹道之术差别的一瞬间,我终于明白那种熟悉的感觉正是来自前段时间在逆天遗迹内看到的横跨天际的彩虹!”

     张贤愈发困惑:

     “彩虹?什么意思?”

     秦朗继续道:

     “那处遗迹内彩虹投射出七彩光芒,形成一片感悟之地,而这里的无穷无尽白雾,很显然跟七彩光芒一样,也是被投射而出的!”

     “投射?你是说这里……”

     张贤眼眸一转,想到了秦朗话的意思,老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后面的几个字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来。

     秦朗却是没有任何压力,直接点了点头:

     “没错!我要说的就是这里根本不是无字天书的内部,不然根本不可能让人做出这般手脚的!”

     秦朗的话仿佛一声炸雷,张贤瞬间脑袋嗡嗡作响,面色剧变!

     他一直劳作的药园,感悟的密地,心中早就认定的地方,竟然不是无字天书的所在?

     这也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