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欢想世界 > 406、新时代的夏尔之心
最快更新欢想世界 !

    夏尔政府这么做当然也得到了现实的支持,比如东国就提供了教育援助,不是给某个人的而是给几里国的,教育援助方案中包括了这批留学生计划。

     夏尔原本并没有指望自己真能去东国留学,他只是动了点心思叫人研究一下可行性,却直接被政策排除在外了,也难免有些小郁闷。

     有人可能以为,这只是夏尔总席的个性,或说他有些小小的任性。但华真行了解这位从小玩到大的老朋友,他明白其中真正的原因是夏尔有些心虚。

     夏尔最著名的演讲,就是十二篇演讲中的第一篇《我是夏尔》。除了那些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如今大部分几里国民众都能将它背下来,而且是用东国语。

     在这篇演讲中,夏尔首先坦诚了自己的出身,讲述了成立新联盟之前混迹街区黑帮的经历。这种人设能激起绝大多数几里国人民的共鸣,具有最广泛的代表性。

     但夏尔的目的绝非是宣扬这种出身,更不可能以当年的无知凶蛮为荣,重点只在于自我批判,引导所有人去批判这个身份所代表的一切。

     他接下来讲述了醒悟、抗争、自我救赎以及救赎整个国家的愿景。

     这篇演讲发布于解放几里国全境之前,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他真的做到了言行合一。再回头看这一切,就像是人间奇迹。

     夏尔既是他自己,也代表了无数的几里国人,他从一个黑帮小混混成为了这个新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是无数几里国民众心目中的英雄,如何赞誉都不为过。

     可是夏尔自己心里多少有点没底啊,当初他是被华真行选中了,又被新联盟的解放运动推到这个位置上,论年纪还太过年轻,论学历勉强也只是中学毕业。

     夏尔并不清楚自己的治国水平,也不清楚自己在世界各国领导人梯队中算什么档次,有可能是排名最末吧?

     夏尔本人也经常扪心自问,论学识才华、胸襟眼界、文韬武略,自己真的是一名合格的国家领导人吗?那些赞誉他的人们,假如真正了解了他,内心深处还会这么想吗?

     各地养元术中心以及养元谷已经培养了那么多高人,而他夏尔迄今为止也不过勉强成为一名三级养元师,并不是那么出众。

     所以这次实施公派留学计划时,夏尔也不知为何会动这种荒诞的心思,但华真行却看明白了。

     夏尔虽然被排除在留学计划的政策之外,但华真行还是特意安排了一番,让夏尔在保密的情况下单独参加了此次测试,结果夏尔得了满分。

     华真行和曼曼当然也参加这次测试了,同样也得了满分。满分和满分可能也不一样,有人是努力达到了这个水平,而有的人是因为试卷只有这么多分。

     但这总归是一个好结果,夏尔随即就放下些许的小郁闷,又变得很开心。

     如果问几里国的民族天性与东国有什么不同?其中最明显的一个区别,那就是几里国人都很乐观,不是一般的乐观而是极度的、没来由的乐观,堪称没心没肺。

     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习惯了只图眼前,今朝有酒今朝醉,哪怕明天的事都不会多想,更别提计划长远的将来了。

     而另一方面,很多当地人却有着扭曲而敏感的自尊,任何批评和指责都会被视为对他们的伤害与冒犯,做事不负责任、瞎话张嘴就来,撒谎和吹牛宛如天性。

     假如是你是一名东国人,碰到一名几里国人,打交道时真的需要小心。这并非是一种歧视,而是客观的现实。

     像夏尔这种从小就有理想抱负,并真的为此付诸行动,抓住机会就会动手,偶尔还会自我怀疑并因此有所焦虑的人,在当地土著中已经非常罕见了。

     这种民族性格有极大的缺陷,但它也是客观环境造就的。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都曾生活在近乎窒息的泥潭中,看不到任何希望,于是就连生死都看得很淡了。

     民不贵生,不贵己生以及他人之生,无奈于死而常行凶事,是为人间惨淡。

     想改变这种现状,仅靠少数人的自我反省与批判是没用的,而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客观的环境,使人们能够看到希望,付出努力之后真的能有所收获,同时推行反省教化与批判惩戒。

     这正是新联盟在做的事情。

     几位老人家从一开始就知道夏尔缺的是什么,新联盟成立后就专门给夏尔安排了一批私人教师,沈四书、王丰收以及欢想实业的四大金刚都曾扮演过这个角色。

     他们不仅在各个领域给夏尔补课,也在实践中指导与培养夏尔。夏尔的进步非常快,做这套测试卷得个满分并不令人意外,他真正的才华与成就也不在于此。

     几里国这边并没有要求东国教育部门放水,这套入学测试难度要求就按最高标准,测试的时候也不允许作弊——由郎校民组织一批修士监场。

     但在华真行看来,这次考核要求还是太低了。

     欢想实业有专门的团队研究过东国各省的高考难度以及录取分数,假如换成东国当地考生,就算这个测试能以高分通过,恐怕也只能勉强上一个不入流的三本学院。

     而几里国的这批公派留学生基本都是要去上名校的,就算不是全国名校,好歹也是东国各省的名校。

     华真行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哪怕人数不够也不肯放宽公派标准,多少也是顾忌了国际影响。

     近年来,随着东国在黑荒大陆各国的援建和投资项目越来越多,黑荒大陆派到东国的留学生数量也越来越多,这是宏观层面上双赢的合作。

     但在微观层面上,这也引起了不少争议。黑荒大陆很多国家的民众性格,也和几里国大同小异,不少人到东国后不思学业成日玩乐滋事,还祸害校内外的女青年。

     很多负面事件的出现,并在很多刻意的舆论引导下放大发酵,既使人质疑东国的政策,也导致民众对黑荒大陆各国产生敌视情绪,总之造成了双重负面影响。

     华真行等人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如今多方的发展都要依靠与东国的合作,要格外注意几里国在东国的形象与影响。

     所以这次的公派留学生,报名参加测试的每个人都经过了严格的审查,最终确定了三百二十人名单。

     名单确定后,正式公派出国前,几里国还将组织为期半年的预备学习班,给他们补足文化知识的短板、强调留学纪律、制定了行为规范守则。

     不仅如此,几里国还将派出一个有外交性质的巡视团,成员有十几人,其主要职责之一就是巡视监督这批留学人员的日常行为。

     假如他们行为不俭,无论东国当地怎么处理,几里国这边首先就要严肃处理!这个巡视团的负责人是郎校民。

     郎校民曾在教育部门任职,担任过非索港市校风校纪巡视组的首任组长。鉴于几里国特殊的情况,各新设学校的校风校纪从一开始就要狠抓,重点防范的校园凌霸现象。

     一般人镇不住场子也掌握不好下手分寸,所以华真行当初就任用了郎校民。

     在曾经的三湖镇,萧光是三兄弟中的老大,除修行之外主要只操心与外界的各势力打交道,保证三湖镇的独立与安稳。

     司马值的角色相当于一位设计规划师,除了享受生活,三湖镇的各个开发项目以及经营项目,都是由他规划并组织人手去具体实施。

     三兄弟中年纪最小的郎校民,则负责管理日常的琐碎事务,比如监督与指挥三湖帮,维护三湖镇的内部秩序,就连三湖帮都是他一手组建的。

     说幕后老大,其实郎校民才是真正的幕后老大,他在幕后操控三湖帮长达二十年,让三湖镇这片风水宝地,在一片混乱的几里国维系了安宁。

     这种人物当然能镇得住场子,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手段不知道?这次派郎校民去东国,想必这批留学生也没人能炸刺。

     华真行如此安排或许有些多余,因为大部分东国人区分不了黑荒大陆来的留学生具体是哪个国家的,很多负面印象都是整体性的。

     比如特玛国或几乃国的留学生行为不检,也会导致东国民众对几里国的留学生有负面印象。很少有人会将他们摘单独出来另眼相看,确实也难以区分。

     但无论别人怎么看,几里国方面首先还是要把自己的事先做好了再说。

     把华真行和曼曼都算上,难道几里国这次真的只能派出这三百二十人吗?当然不是!

     其实在现有的一千多万人口中,组织几千名符合要求者通过这次测试也不是不能。别忘了这里还有很多东国裔华族侨民呢,其中大部分家庭还是很重视教育的。

     但华真行还有另外的考虑或者说顾虑,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的培养,不能只依赖于外国,假如文化教育做不到独立自主,那么国家意识形态也将不能自主。

     这与华真行等人对东国的观感与态度无关,而是一个国家立足的根本,尤其是人文类教育,一定要立足于本国的社会实践,这也是被无数事实所证明的。

     科技的进步与社会的发展不能故步自封,需要广泛的交流与学习。但学习与交流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建立在自我修养的基础上,国家亦如此。

     遍观世界,那些真正能做到独立自主的强国,其领导人极少是国外培养的人才。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学习外界的知识,包括人类历史上各个国家所创造的知识与经验。

     派出大量的留学生,可以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文化思想、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新思路,同时深入了解世界各地的情况。

     但是在真正的自主大国中,这一类留学人才几乎不会构成国家领导与决策层的主体,大多是以咨政建议者的身份出现。

     假如这一类人才成了国家领导决策层的主体,这个国家往往会出问题——那些小国常见的各种问题。这不是歧视与偏见,就是经验总结的事实。

     世界上有很多动荡小国,其经济、外交乃至民生、军事等各项政策,不仅在客观上很难做到独立自主,有时在主观上也很难保证这一点。

     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很多都有海外留学的经历,甚至拿了国际知名学府的高等学历,比如几里国的末代总统贝克莱,其组建的政府领导决策层,也是同类人员占主体。

     这样组成的政权,很难说它的各项政策倾向谁的利益。

     有很多人之所以能够上台,其实就是因其出身背景而受到了某股外部势力的扶持,他们是被选中的,问题的关键是被谁选中的?

     就算不谈渗透与控制的阴谋论,其原因也很简单。自然科学类的还好说,但是社会科学类的知识体系,不论是哪个国家的教育,都不会专门针对解决几里国的问题而研究。

     人们在解决现实的社会问题时,肯定都倾向于利用已掌握的工具与程序。

     可是世界上并不存在这样一套现成的工具和程序,只要简单的学习与照做,就能给几里国以及各个国家创造美好的将来。

     假如它真的存在,只要派人去学,学回来照做即可,那么世界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早就天下大同了。

     只有那些传销团伙的头目,才会宣称有一套简单的方法,你只要去照做就能发家致富。实际上并不存在这套方法,或者说它只是团伙头目发家致富的方法。

     现代世界很多设计好的政经制度,特别是它所依附的社科理论体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带着明显的传销性质。

     再从稍深层次的原因说起,做个换位思考,某个国家为外国培养人才,其首要目的肯定是要为本国的利益服务,那么它所教授的工具与程序,首先都要服从于这个目的。

     当两国有共同的利益基础时,这种培养或许是有效的。当两国出现较明显的利益冲突时,你也可以继续去学习对方,但那必须是自主地、清醒地、判别式地学习。

     有很多小国并没有建立立足于本土的高端人才培养体系,有时并非无心,更多还是无力。

     因为这么做的成本实在太高了,还不如将资源投入到其他更容易见效的领域,反正世界上还有那么多高等学府呢,精英阶层的教育问题总是能解决的。

     可是华真行并不想这样,除了这次公派留学生,对几里国更重要的还是建立本土的高等教育体系,先实现从无到有。

     所以跟东国方面的教育合作,重点不是走出去,而是引进来。几里国计划建一所综合大学,改造原摩旺大学设立新的学科,聘请一批东国方面的高校教师。

     东国提供的教育援助款项都用在这样的项目上,重点发展自然科学类与工程技术类专业,当然也有人文艺术类专业。

     新联盟也正在组织人手,研究与总结几里国革命与社会实践的指导理论,以及所要推行的社会文化思想与法律伦理体系,柯夫子早就在指导这方面的工作。

     除了位于首都的综合大学,几里国还要创办一所工程学院与一所师范学院,同时创办七所职业技术学校,每个邦区都有一所。

     一所综合大学、两所专科学院、七所职业技术学校,这就是教育部门制定的“127计划”,它才是几里国目前高端人才培养计划的核心。

     就在前几年,由于全球疫情的影响,很多大学都让学生在家上网课。欢想实业组织了专门的团队,搜集了海量的课件进行甄别整理,重点关注的是东国各大学的重点学科。

     仅有课件是不够的,还得有现场教研团队。

     几里国现在需要的不仅是工程项目,也需要教育项目,能拿到援助资金当然很好,就算拿不到也要自主投入,最好通过外事部门沟通协商一个总体计划。

     华真行搞定了碧空洗大阵之后,就赶到非索港参加会议。这是一次内部会议,与会者都是如今几里国的高层,主要目的是制定几里国第一个五年发展计划草案。

     他们先要把这个草案制定出来,才能提交到下个月召开的全国委员大会上去讨论,草案涉及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各个领域,而且要落实到非常具体的项目。

     会议没有在首都召开,而是将会址选择在非索港,也彰显了这座城市的重要性。如今几里国各地推行的政策,基本上都是参照所谓的“非索港模式”。

     很多政策都是在非索港先试点,进行经验总结后再推广到全国各地。

     就是在这次会议的间隙,夏尔单独找到了华真行,确定了公派留学生计划的最终方案。因为这天主要讨论的就是教育方面的议题,也包括“127计划”。

     华真行在私下聊天时说道:“你这次的测试试卷,是货真价实的满分,不是我批卷时故意没扣你分。”

     夏尔翘起了二郎腿,靠在沙发上咧嘴笑道:“看见了吧,兄弟我的水平也是不差的!”

     华真行:“以你现在的身份,说这种话其实就是心虚,你用得着参加这种测试吗?”

     夏尔把腿又放下来了,身体前倾道:“小华,这种话我也只能跟你说说……而且这次测试,不是你给特意我安排的吗?”

     华真行:“我看过试卷也了解你的水平,知道你想高分通过是没问题的,所以才会安排,让你缓缓心情。

     假如不是能料到结果,你以为我会做这种事吗?你考了满分自己开心了,可是有没有想过,假如你没及格,会造成什么负面影响?”

     夏尔嘿嘿一乐:“我的分数,是国家机密!”

     华真行连连摇头道:“你呀你,都当了一年总席了,还这么冒失。你难道不明白吗?你的分数不是国家机密,你参加测试这件事才是国家机密。

     就算不知道你考了多少分,有人想抹黑你难道还不能造谣吗?他们就宣传说一百分的测试卷,夏尔总席只考了二十分。

     难道几里国政府还要因此去辟谣?辟谣时就算拿出你的满分试卷,谁又能相信你是本人做的,总之这个笑话是传出去了!”

     夏尔也反应过来了,大眼珠子一瞪:“你的意思是说,我就不应该干这种事?”

     华真行:“那是当然。”

     夏尔:“那你前天还安排了!”

     华真行:“我亲自拿来的试卷,单独看着你答完,当面给你打的分,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也叮嘱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夏尔做了个手势道:“谢了!”

     华真行:“不说这些了,你是不是感觉新政府的高层中,有人看不起你?”

     夏尔微微低下头,讪讪道:“没有的事,大家对我都很尊重。”

     华真行:“我是问你自己的感觉,在我面前没必要讲假话。”

     夏尔:“就算有,也只是我自己的感觉。”

     华真行:“我直说了吧,应该不是王丰收、李敬直这批人,而是董泽刚、梁子明那批人,不用你感觉,我都能感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