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480章 他又不会吃人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The murky caverns air so heavy……”

     音乐厅里,乐声穿过了昏暗却安静的观众席,穿过了一个个衣着光鲜、闭目聆听的男女身旁,在音乐厅的特殊设计中,余音回荡。

     良好的隔音设计,也让音乐厅里的人完全不知道刚才外面已经发生了一次爆炸。

     绕墙而建的长廊间,灰原哀仰头看着身旁抬头看音管的池非迟,猜测自家哥哥是不是又魔怔了。

     “Ave Maria……”

     最后的余音中,池非迟视线锁定其中一根音管,发现自己应该能够爬进去,拽出衣服下的非赤递给灰原哀,低头拿出手套往手上戴,“小哀,音管里有东西,趁着堂本院长致辞的时候,我去取一下,如果我没有出来,你想办法捣乱、拦住他演奏下一曲目。”

     “哎……”灰原哀仓促接过非赤,抬头就看到池非迟已经一跃爬上了音管,连忙看向下方舞台上在管风琴前站起身的堂本一挥。

     掌声中,堂本一挥转身面对观众席微微鞠了一躬,微笑着道,“各位观众晚上好,欢迎各位今天的光临,我是堂本一挥。”

     观众席中再一次传出热烈的掌声,灰原哀抬头看向布满了一整面墙的音管,见池非迟钻进一根大音管里,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正如大家所知,今天我会在这里用这台管风琴进行演奏……”

     堂本一挥微笑着,说明了接下来的演出曲目,又说了欢迎致辞。

     在观众席间一片掌声时,合唱团的堂本学院学生上台做着合唱准备。

     灰原哀皱了皱眉,仰头看向管风琴音管,直到看到爬出来的池非迟,才长长松了口气。

     池非迟没多耽误,从音管上跳到长廊间。

     灰原哀揣着非赤走上前,打量着池非迟手里像是遥控器一样的黑色长盒,“这是什么?”

     “爆炸感应器,”池非迟低头摆弄着黑色长盒,把信号传输零件破坏掉,又拿出一个证物袋装好,“气流每次通过那个音管,就会触发感应器,把引爆指令传输到外面的炸弹引爆程序上,进行引爆。”

     “炸弹?”

     灰原哀心里一惊,不自觉提高了声音。

     几乎同时,管风琴发出了洪亮磅礴的声音,掩盖了灰原哀的声音,这才没引起下方观众席上来宾的注意。

     池非迟随手把证物袋装进礼服口袋,“在外面的柱子上,音乐厅里应该也有。”

     “你刚才就是在找这个?”灰原哀看了看下方沉浸在演出中的观众,冷静下来,跟上池非迟,“爬音管这种事,还是交给我这个小孩子比较合适吧?音管空间狭窄,小孩子更灵活,我爬进去反而能拆得很快。”

     池非迟往包间的方向走着,顺手脱下手套装进外套口袋里,“太危险了。”

     灰原哀抱紧非赤跟上,想想自己和非赤总是被池非迟隔绝在危险外,心里一暖,脸上却依旧冷淡,还透着几分埋怨,“你还知道危险啊?”

     “你爬上爬下需要的时间比我多,”池非迟自顾自道,“算起来,我去拆反而会快上三秒左右。”

     灰原哀一噎,很想让池非迟把她的感动还回来,最终还是决定先谈正事,“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池非迟脚步从容沉稳地走过长廊,转过转角,“去包间,找谱和先生听演出。”

     “不去找江户川和秋庭小姐吗?”灰原哀道,“他们恐怕出事了。”

     “我先问问。”

     池非迟在转角后停步,拿出手机打电话。

     音乐厅里手机关机是礼节,但没有什么信号屏蔽设置,情况特殊,也不用讲礼仪了。

     “嘟……嘟……”

     “喂,我是目暮……”

     “目暮警官,我是池非迟。”

     那边静了静,目暮十三显得有些心虚,“咳,池老弟,是你……等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池非迟看了看舞台上的合唱团,“堂本音乐厅。”

     “胡闹!”目暮十三气急败坏地咆哮,“你怎么跑过来了?”

     池非迟语气依旧平静,“我还想问问您,您跟我家老师什么时候串通好的?”

     目暮十三想到他们耍手段阻止池非迟过来,当即更心虚了,转开话题,“对了,池老弟,刚才音乐厅那边发生了爆炸,里面没事吧?”

     “没事,里面没有坍塌,由于隔音效果太好,甚至都没有宾客察觉。”池非迟道。

     “那就好,我们接到了柯南和秋庭小姐的报警电话,他们被犯人袭击打晕后,放在船上顺着河流、一路漂到了蓄水库,我们刚用直升机把他们接上来,”目暮十三沉声道,“你自己小心,等我们回去,会组织音乐厅里的人进行紧急疏散……”

     “炸弹应该不止一个,如果贸然疏散宾客,犯人说不定会直接引爆所有的炸弹。”池非迟提醒道。

     “什、什么?!”目暮十三惊讶失声。

     那边传出一声异响,柯南似乎抢了目暮十三的手机,焦急声音很清晰地传了过来,“池哥哥,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音乐厅外面一共发生了两次爆炸,目前还没有爆炸继续发生,我们还以为犯人就只装了两个炸弹。”

     “管风琴的一根音管里被安装了爆炸感应器,”池非迟道,“气流每次通过音管,就会触发感应并引爆炸弹,我已经拆了。”

     柯南明白了,“整场演出下来,那个音管肯定不止有两次气流通过,所以你才推测炸弹不止一个,对吗?”

     “是,那你们快点过来,注意别太大张旗鼓,”池非迟道,“我去找谱和先生坐会儿。”

     “喂,等等,你先别……”

     “嘟嘟……”

     电话挂断。

     柯南没说完的话被堵了回去,急得上火。

     小伙伴也锁定了谱和匠,这一点不出他的意料,但池非迟有没有想过自己还是谱和匠的袭击目标、还是必须弄死那个?如果刺激到了谱和匠,谱和匠直接引爆了炸弹怎么办?

     ……

     堂本音乐厅。

     池非迟收起手机后,带着灰原哀继续往包间走,“警方已经找到柯南和秋庭小姐了。”

     “那汉斯-穆勒先生呢?”灰原哀问道。

     “没问。”池非迟道。

     “没……”灰原哀缓了缓,只能默默告诉自己现在犯人是谁也很重要、非迟哥和江户川只顾着沟通这个很正常,低声问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去找谱和先生,刚才还特地跟江户川提起,谱和先生就是制造了这些事件的犯人,对吧?我们去他房间里真的没关系吗?”

     “他又不会吃人。”

     池非迟说着,在一个包间门口站定,抬手重重敲了敲门。

     “主人,谱和先生手里有一个遥控器,”非赤从灰原哀手里挣扎出来,蹿到池非迟手腕上缠了两圈,用热眼观察着门后的情况,“他把遥控器装进了外套口袋,他过来了……”

     “哪个口袋?”池非迟低声问道。

     灰原哀惊讶抬头看着池非迟,又左右看了看。

     没有人,没有奇怪的声源,她可以确定非迟哥又出现幻听了。

     这种状态的非迟哥,去见制造那么多起伤人和杀人事件的谱和先生,真的不会出乱子吗?

     “礼服外套右侧的口袋,”非赤一双蛇眼直勾勾盯着门板,“主人,他外套左边内侧的口袋里,还有一把手枪,你小心一点,这个老头子坏得很,他之前可还开货车赶我们去会爆炸的地点呢!”

     “咔。”

     门打开后,谱和匠探头看到池非迟,视线下移,看到池非迟右手间垂下来的一条长长的蛇尾,又扫过灰原哀,才抬眼看着池非迟,一脸疑惑地问道,“池先生,你在演出途中找我,有什么事吗?”

     “秋庭小姐和我们认识的一个孩子失踪了,加上之前的汉斯-穆勒先生,已经有三个人失踪了,”池非迟垂眸观察了谱和匠的外套右侧口袋,见谱和匠放下了扶在门框上的手,动身往屋里去,在路过谱和匠身旁时,借着触碰,探手快速把谱和匠口袋里的遥控器调包,“我家老师和警方去找人,我一个人待在那边包间有些静不下心来,想来找熟人坐会儿,顺便也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出事,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两人身侧擦过,谱和匠后退两步让开路,笑着道,“没关系,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也有些孤单,能有人陪我一起欣赏演出是好事。”

     灰原哀没有察觉池非迟的小动作,跟着池非迟走到玻璃窗户前,转头见谱和匠关了门,神经绷紧。

     谱和匠关好门上前,把放在窗前的单人沙发拉到一旁,朝旁边的长条沙发伸手,“请坐吧。”

     池非迟坐下后,侧头看着窗外的舞台。

     这些包间的位置很好,正对着舞台,虽然离舞台远,但居高临下,能看到整个舞台和大半个一层的观众席。

     谱和匠在对面单人沙发上坐下,也转头看向窗外。

     今天的合唱曲目,是《布兰诗歌》中的第三大部分《爱的庭院》,九个乐章,17分钟左右,三人落座时,已经进入第七个乐章。

     灰原哀原本以为进来后会听到一场推理,或者见到一场争执,没想到两人都很专心地听起音乐来,只能打起精神来跟着听,突然想到以前在茧游戏的伦敦舞台中,池非迟也带她跟莫里亚蒂教授一起看过歌剧表演,那一次也是在这种复古的包间中,也一样在能够看到整个舞台的开阔窗口前。

     直到合唱结束、合唱团成员鞠躬后有序离开,谱和匠听着下方观众席响起掌声,才转头问道,“池先生觉得今天的演出怎么样?还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