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1 > 第十四章 恶魔巢穴
最快更新罪全书.1 !

    警方在地铁车厢安装了监控系统,根据监控录像,抓获了不少地铁色狼。除了地铁色狼之外,特案组注意到,乘客中还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地铁乞丐。

     地铁广播每天都在向每一位乘客播音:“共同抵制乞讨行为。”

     一个城市的人情冷漠由此可见一斑。地铁是公共空间,法律并未禁止乞讨,乘客施舍全凭自愿,地铁运营部门如何能评判社会的道德标准?

     特案组抓获了一名冒充残疾人的乞丐,这名乞丐除了乞讨之外,还有一个爱好,喜欢坐在地上窥视女性裙下风光。

     第二天,特案组抓获了一个奇怪的地铁色狼,这色狼竟然是女的。

     监控录像显示,这名女色狼胆大妄为,多次用手机偷偷拍摄衣着暴露的女性,甚至将手机粘贴到脚上,偷拍女性裙底隐私。

     警方审讯之后,没有发现安琪小姐失踪一案的突破之处。地铁警方开始怀疑侦破方向是否有误,抢走安琪小姐和杀害污水处理工的凶手是否为同一人,身份是否为地铁色狼?

     梁教授坚持自己的判断,他让警方释放了所有地铁色狼,然后派警员秘密跟踪,画龙负责跟踪那名乞丐,包斩盯住那个在地铁上偷拍的女色狼。

     苹果园一带是地铁乞丐的聚居区,至少有近百名乞丐。那里有些老房的月租不仅便宜,而且离地铁很近。画龙暗中调查,遗憾的是没有发现异常迹象。

     包斩一路跟随那名地铁女色狼,她居住在三环以外的一处地下室里。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充满传说,很多知名歌手、艺术家甚至一些创业成功人士都曾经住在地下室里。

     女色狼三十多岁,北漂一族,她进入地下室后,随手把门关上了。包斩悄悄记下地址,一会儿,女色狼又走出来打电话,地下室没有信号,所以不管刮风下雨,黑夜白天,居住在地下室的北漂者想要打电话,都得站在地下室外面。

     女色狼打了个电话,急匆匆地离开了,她并没有关门,看来很快就会回来。

     包斩破案心切,犹豫了一下,立即进入女色狼的住所检查。

     地下室里光线阴暗,空间狭小,又脏又乱,屋顶上还滴着水珠,小饭桌上放着剩菜,床上堆着衣服,包斩注意到墙边还放着一辆破旧的山地车,车把上挂着个头盔。

     墙角有一个黑色帷幔搭建起的独立空间,看上去很奇怪,不知道做什么用途。

     头盔使得包斩眼前一亮,安琪小姐失踪案中,犯罪嫌疑人即戴着一顶头盔。

     安琪小姐也许被凶手藏在黑色帷幔后面,包斩想到这里,心跳加快,慢慢走近,他用手拉开黑色帷幔的拉链,不提防女色狼已经出现在背后,手里还拿着一块砖头。

     包斩还未窥视到这神秘空间的一角,女色狼狰狞着脸,大喊了一声“呀呔——嗨”,将手里的板儿砖用力地拍在包斩的后脑上。

     包斩眼冒金星,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包斩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民警值班室的长椅上,并且还被铐在了椅子上。原来,女色狼以为住处进了贼,用板儿砖将包斩拍晕,然后和邻居七手八脚地将包斩抬到了警务值班室。

     包斩出示了证件,简单解释了一下,值班室民警感到很不好意思,竟然把特案组成员当成贼给铐了起来,民警令社区医务人员给包斩包扎了伤口,同时将女色狼又抓了回来。

     审讯得知,女色狼地下室里的那个黑色帷幔是一个冲洗照片的暗房,她是一名骨灰级摄影爱好者,也爱好骑行,平时偷拍一些明星绯闻照片出售给娱乐小报,有时也会偷拍地铁女性的隐私照卖给色情网站。

     包斩头上缠着绷带,回到特案组办公室,他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大家都笑了起来。

     其实,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焦急,案情毫无头绪,接下来只能寄希望于地铁隧道现场发现可供破案的证据。

     大家都在办公室等待技术科的鉴定结果出来,没有一个人说话。

     包斩平生第一次抽烟,进入特案组,对他来说是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从小到大,不知道吃过多少苦,这使他养成了坚强能忍耐的习惯,遇到困难,即使低头也挺起胸膛。内心里常常感到自卑,从不大笑,即使微笑也皱着眉头。

     这个世界上,没有聪明的罪犯,只有愚笨的警察。任何案件都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破不了案的原因是因为做得不够好,做得不够好的原因是因为离得不够近。

     任何一具尸体都会说话,只需找到一个倾听的办法。

     包斩一个人又去了现场,他在那间臭味弥漫的污水处理间里待了很久,他在黑暗的地铁隧道中思索,然而没有任何头绪。回来后,技术处和物证科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有些令人沮丧,在犯罪现场发现和识别的物证不多,现场没有搏斗痕迹,脚印和指纹都没有提取到,除了一双鞋子,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之处。

     那名污水处理工的脚码四十四,死亡现场却发现了一双四十二号的鞋。

     梁教授看了看现场照片,又拿起那双鞋看了看,他点点头说:“这双鞋是凶手留下的!”

     案情有了重大突破。

     这是一双普普通通的帆布鞋,任何一个鞋帽商店和地摊都能买到。

     梁教授说:“从这双鞋中有没有提取到DNA?”

     物证科负责人说:“我国的DNA数据库尚未建立,即使提取到DNA,也不可能从一双鞋找到一个人,电视上常常看到警察坐在实验室里,聊着天,摇晃着试管,然后就破案了,这很可笑。”

     从一双鞋找到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然而一号刑侦大案主犯白宝山,他的身份确定就是源于他抛弃的一个装枪的包;追捕东北二王,也是从一辆自行车上判断出他们的逃跑路线。

     包斩戴上手套,从证物袋中拿起鞋子,他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感到目瞪口呆的事情——他低下头闻了一下鞋子!

     苏眉和画龙都惊愕地看着包斩。

     包斩闭上眼睛,鼻尖凑到鞋底上,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昂着头,似乎还有点陶醉。

     苏眉感到有点恶心。

     画龙说:“兄弟,什么味道?”

     包斩面露喜色,回答:“猪粪味!”

     梁教授听到包斩这么说,不由得精神一振:“你确定?”

     包斩点点头,这种味道使他想起了很多往事。

     梁教授让技术科对这双鞋重新做微量物检验,证实鞋底是否沾有猪的粪便。很多案子,都是由于查证时间的浪费,贻误了宝贵的抓捕时机。梁教授没等检验结果出来,就让苏眉用电脑查找搜寻。如果包斩的判断无误,凶手肯定生活在养殖场或者屠宰场,总之那是一个有着猪粪的地方。凶手就隐藏在这个城市屠宰部门的缴税记录、养猪场卫生检疫记录、建筑部门的备案之中。

     市区里有着生猪的地方并不多,养猪场大多在郊区,这缩小了排查范围。苏眉使用黑客技术进入畜牧局、检疫站等部门的电脑网络,这对她来说就像逛街一样轻松,然而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信息。

     梁教授提示说:“我需要这个城市的兽医院的就诊名单,我需要所有能踩到猪粪的地址。”

     苏眉说:“那需要等一会,远程进入他们的电脑应该不会超过十分钟。”

     经过大量的排查,苏眉在兽医院的电脑存档资料中找到了近期的就诊收费单,毫无价值,不过她又找到了出勤记录,这家医院的兽医出勤记录中都留下了地址,其中有个养猪场非常可疑,地址就在机场附近的一个村子里。

     梁教授立即拨通了村委会的电话,按下免提,村治保主任在电话中介绍说:“猪场的主人名叫葛丁,平时沉默寡言,没有过犯案前科,三十八岁,身高一米七〇左右,老婆有精神病,也不知道是买来的,还是从哪儿娶来的,还有个儿子是个哑巴,他的猪场养了几十头猪。”

     包斩突然想起地铁上卖报男人的话,他凑近电话问道:“这个人的耳朵是不是有残疾?”

     治保主任说道:“是的,他年轻时,有一次喝多了,醉倒在猪圈,被猪啃掉了半边脸,他常常戴着帽子,有时也戴个头盔。”

     特案组成员立刻兴奋起来,心跳也加快了,重大嫌疑人葛丁浮出水面。

     在童话中,王子用水晶鞋找到了心爱的灰姑娘;在此案中,提取鞋内的皮屑组织做DNA鉴定,只需要和葛丁比对一下,就可以知道他是否出现在隧道内的凶杀现场。

     画龙和包斩通知了副局长,三个人带领着一队全副武装的武警就出发了。

     一个多小时后,画龙在电话中向梁教授作出了紧急汇报。

     画龙气急败坏地说:“有个坏消息!”

     梁教授说:“什么?”

     画龙说:“还有个好消息!”

     梁教授说:“先说好消息。”

     画龙说:“我们在养猪场的地窖内发现了安琪小姐,她还活着,已被解救。”

     梁教授说:“那坏消息呢?”

     画龙说:“葛丁跑了,我们把那猪场团团包围,但他却从我们眼皮底下消失了。”

     苏眉并未参与抓捕,出于女性的好奇心理,她很想知道安琪小姐被囚禁时的模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富家小姐和一个丑陋邋遢的猪场饲养员,美女与野兽的结合该是怎样的一种震撼。很快,苏眉就看到了现场的照片。

     她一张一张地看,手开始哆嗦起来。

     照片显示那是一个种着很多杨树的村子,水泥路边是红砖矮房,葛丁的家就是其中的一间。院子的大铁门斑驳掉漆,门缝里可以看到一条狗,想必是这条狗给葛丁带来了逃跑的时机。院里有两排猪圈,污水横流,然后,画面一闪,出现了一个地窖的入口。画面上还可以看到画龙持枪警惕的样子,地窖内存放着豆饼和香肠,一个木门隐藏其中……苏眉迫不及待地翻到后面的几张照片,终于,她看到了安琪小姐,照片让她感到汗毛直立,一阵凉意从背后升起。这比任何事都使公众感到恐惧,一个女人好端端地乘坐地铁,然后突然失踪,就变成了照片上这副囚奴模样。

     苏眉捂着脸,不忍再看下去了。

     安琪小姐被葛丁囚禁的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呢?

     最后一张照片,地窖内有一个粪桶,满满溢溢,装着屎尿、卫生纸以及使用过的避孕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