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1 > 第二十四章 囚禁调教
最快更新罪全书.1 !

    那是一个废弃的冷库。

     门扇内用高压灌注机注聚氨酯,具有可靠的保温和隔热性能,门到位时,会自然下落并压紧门框及地坪。门的四周均有密封条,冷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关上门后,听不到外面的一丝吵杂,这是一个安静而封闭的世界。

     络腮胡子开灯,拿出一根鞭子、一个项圈、一条皮质内裤,和照片上的一样。

     苏眉冷冷地说:“开门。”

     络腮胡子一拍额头,喊了一声:“坏了,钥匙忘在门外了。”

     这种冷库的门,如果没有钥匙,无法从里面打开。常常有误锁进冷库之内被冻死的事件发生。某地八名女工被误锁进冷库,被人发现的时候,八个小姐妹抱成一团,已经结成一个大冰球!

     苏眉临危不乱,冷静地拿出手机,然而糟糕的是,这个废弃冷库做的仓库没有手机信号。她打量了一下四周,靠墙放着一些纸箱子,墙壁上却没有窗户。这下她开始慌了,面前的猥琐男人开始摆弄手里的SM工具,絮絮叨叨地讲解怎么使用。

     苏眉上前抓住他的领子,从身上搜查钥匙。

     络腮胡子笑嘻嘻躲闪着说,别闹别闹,好痒。

     苏眉找到一串钥匙,然而上面没有一把钥匙能够打开冷库门锁,看来钥匙被他藏了起来。

     络腮胡子说:“一共二百元。”

     苏眉杏眼圆睁,不怒自威,指着门说:“打开,我是警察,你想想有什么后果。”

     络腮胡子点头哈腰,语气卑微地说道:“我可以不要您的钱!”

     苏眉叉腰说道:“浑蛋,你到底想干什么?”

     络腮胡子与苏眉冷冷的眼神相碰,他打了个哆嗦,双膝一软,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头,然后匍匐在苏眉脚下,抬着脸,用一种激动的含含糊糊的声音说道:“女王陛下,求求您惩罚我吧。”

     苏眉后退一步,怒火中烧,啪啪两记耳光甩过去,揪住他的头发,厉声喝问:“钥匙在哪儿?”络腮胡子反倒兴奋起来,情不自禁地扭了几下屁股,苏眉心里一阵恶心,飞起一脚,踹中他的肩膀,猥琐男人倒在地上,苏眉抬起脚,高跟鞋踩住他的脸问道:“钥匙藏哪了?”

     络腮胡子用一种谦卑颤抖的声音说道:“踩我吧,践踏我吧,高贵的女王陛下。”

     苏眉从他的声音判断出钥匙应该藏在他的嘴里,严厉地说道:“张开嘴巴。”

     络腮胡子脖子一梗,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钥匙已经被他吞了下去,他张开嘴巴,发出啊啊的声音,说道:“求女王赏赐口水。”

     苏眉狠狠地踢了他几脚,骂道:“你真恶心,真下贱。”

     络腮胡子一边扭动身体一边说:“谢谢女王的辱骂。”

     苏眉压抑住怒火,在仓库里四处查看哪里可以出去。然而,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根本无处可逃。墙边的纸箱子里是各种各样的成人用品,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一把贵妇椅,苏眉打开旁边的纸箱,里面露出头发,苏眉吓了一跳,凝神细看,箱里是一个充气娃娃,看来这个成人用品店出售的商品种类繁多,非常齐全。

     苏眉累了,把贵妇椅搬出来,她高坐椅子上,冷冰冰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络腮胡子竟然自己戴上了项圈,嘴巴里叼着鞭子,手肘紧贴地面,爬到苏眉脚下,他的屁股翘得很高,还不停地扭动,像极了一只哈巴狗儿。

     苏眉还穿着那身时尚白领制服,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她跷着一只脚,姿势优雅而高贵,俨然一个冷若冰霜的女皇。那男人把鞭子放在苏眉脚下,想用鼻尖碰一下苏眉的鞋子,终究又不敢。

     苏眉说:“是不是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做?”

     络腮胡子:“是的,女王陛下,奴绝对服从您的命令。”

     苏眉说:“把钥匙吐出来。”

     络腮胡子磕头之后,开始把手指抠进嘴巴,发出干呕的声音,然而,却始终呕吐不出。苏眉让他停下,问他怎么能够出去。络腮胡子回答,明天早晨,店员会进来拿货,那时就可以离开仓库了。络腮胡子扭捏着说,还有一个办法。

     他把裤子褪到膝盖,脸很红,略带羞涩,没好意思抬头,紧张地说:“奴可以拉出来,求女王给奴灌肠。”

     苏眉又羞又恼,挥手欲打,看到面前的丑态,便将头扭向一边,皱眉说道:“真够下贱的。”

     那男人跪在地上,开始鞭打自己,只一会儿,就把自己抽得伤痕累累,在抽打的过程中还发出不知道是疼痛还是舒服的呻吟声,一边呻吟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认错的话。

     苏眉冷冰冰的,无视他的举动,过了一会,忍不住问道:“钥匙,能拉出来吗?”

     络腮胡子说:“能,不过……要用这个。”

     络腮胡子爬过去,把皮质阳具内裤叼了过来,放在地上,他看着苏眉,忐忑不安,万分紧张,突然捂住脸颤抖着说道:“求求女王陛下强奸奴吧。”

     络腮胡子不停地磕头,苦苦哀求。

     苏眉也知道,先将他的括约肌扩松,他也许会很顺利地排出钥匙,但是自己如何能做这种恶心的事情,她满心焦急,只盼着特案组能尽快来救她出去,和这个猥琐变态的成人用品店老板待在一起,精神简直就要崩溃。

     那男人叼了一根绳子过来,情绪非常激动,他用舌头舔着地上的苏眉的鞋印……不知道过了多久,特案组使用冲击电钻和撞门锤打开了门,画龙带领一队警员冲了进来,仓库的地上躺着一个下身赤裸的男人,被捆绑得像粽子似的,周围散落着一些SM工具。苏眉像小猫一样缩在椅子里,泪眼汪汪,她的手心里紧紧地攥着什么东西。

     警方将成人用品店老板收押,梁教授和包斩连夜审讯,据老板交代,常常有一些SM爱好者来买工具,他见过两名女警,当时也是傍晚时分,两名女警来买SM工具,被老板关进仓库,老板表示她们买东西可以不要钱,只求调教他一次,因为仓库门被锁,两门女警被迫答应,调教结束后,老板把门打开,她们带着工具走了。

     第二天,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主持会议,要求尽快破案,这个案子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各种流言飞语小道消息在街头巷尾流传,警察被杀,老百姓如何有安全感,对于社会稳定的破坏性不言而喻。

     苏眉没有参加会议,她还没有从惊吓的阴影中走出来,到会的除了特案组其余三位成员之外,还有浦江局长以及刑警队长。

     浦江局长和刑警队长表示,案情已有突破,成人用品店老板具有杀人嫌疑,应加强审讯。

     梁教授笑着说道:“凶手不是成人用品店老板!”

     市领导征求梁教授的看法,问道:“你的意思是……”

     梁教授说:“凶手就在这间会议室里!”

     刑警队长站起来,气愤地说道:“你是怀疑我吗?”

     梁教授使了个眼色,画龙会意,站起来,走到队长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别这么激动,队长气呼呼地坐下,画龙也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梁教授说:“没错,凶手就是你,或者说,你是凶手之一。”

     两位市领导面面相觑,浦江局长感到很尴尬,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刑警队长拍着桌子吼道:“污蔑,证据呢?”

     梁教授说:“你自以为天衣无缝,但是你忽略了两个人。”

     刑警队长:“谁?”

     梁教授说:“房东的老婆,这个女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我给你解释下什么是间歇性精神病,就是说,她清醒的时候和正常人是一样的,犯病的时候,就像一个梦游的人,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星期天晚上,这个女人又开始梦游啦,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就是两名女警住处空余的那个房间,她从门缝中看到一个人在房间里找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那人关门离开。小区里的保安也证实,星期天晚上——也就是你在外地开会还没回来的时候,保安看到两名女警窗口的灯亮了一会……当我把几张照片给房东老婆辨认的时候,她一下就指认出了你。”

     刑警队长说:“胡说八道,一个精神病说的话,不可能作为证据。”

     梁教授说:“还有一个人,那个流浪汉,我们也找到了,当时,他看到一辆车上扔下一个裸体女人。注意,他可不是精神病,只是一个被包工头拖欠工资而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当时他就在你抛尸的地方,一个垃圾桶旁边睡觉,他认出抛弃尸体的是一辆警车,并且还记住了车号……”

     刑警队长说:“这怎么可能!”

     梁教授说:“因为那车号太好记了,一个三年级小孩都能记得住,众所周知,领导的车号特征就是——简单又好记。”

     刑警队长狡辩道:“一派胡言,我和局长在邻市开会,星期一早晨才回来。”

     梁教授说:“你要找的东西,是什么?”

     刑警队长急赤白脸地说:“我怎么知道,你别诈我。”

     梁教授说:“一个U盘,我们已经找到了,就在成人用品店老板的仓库里,下面,谁想看看限制级的DV视频,我想提示大家的是,U盘里有十几部自拍的影片,黎宛婷和孙岂若提到的重要客人……看来,不止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