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1 > 第二十三章 丝袜恋足
最快更新罪全书.1 !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楼梯上爬下来,她的下身不能动,双手套着拖鞋在地上爬着,这个女人的头发已经板结,耷拉在地上,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

     女人抬起头,肮脏的头发缝隙间露出一张黑糊糊的脸,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几点啦?”

     声控灯随着保安的惊叫亮了起来……画龙和刑警队长赶到现场之后,弄清楚了这个女人的身份——房东的老婆!

     房东的老婆下身瘫痪很多年了,所以房东很少对外人提起,甚至告诉别人老婆去世了,在加上他平时吝啬小气,性格古怪,邻居也很少去他家,所以小区里的人大都不知道他还有个老婆。这个女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一天到晚地躺在床上,也许是出于对苦闷生活的发泄,她有时在半夜时分会爬出家门,在楼道里反反复复上上下下地爬,然而这个可怜的女人始终没有勇气爬出楼道,楼道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恐惧还是充满着吸引力?

     画龙和刑警队长对房东家进行了搜查,房东老婆单独住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床,地上铺着一张凉席,凉席上放着脏脏的难以辨别颜色的被子。画龙在房东儿子的枕头下面找到了几条丝袜,随后,画龙和刑警队长将房东和儿子带回警局,并让保安看着房东老婆。在保安室里,那女人渴了,在楼道里爬上爬下自然会累,她没有向保安要水喝,而是拿起一个杯子去马桶里喝水。由此可见,她平时是怎样喝水的,丈夫和儿子又是怎样对她的。

     事后,经过警方勘察,两名女警房中杯子上的指纹正是房东老婆的,马桶里的毛发也是房东老婆的头发,这个患有精神病的女人很可能是拿错了钥匙,误入两名女警的房间,总之她的种种怪异行为超出了常人的判断,使警方感到惊骇的是房东和儿子的态度。

     在审讯中,房东毫不掩饰地说:“我没有杀人,我只想杀一个女人,那就是我老婆,这么多年,拖垮了这个家,苦啊,她为什么就不早点死呢?”

     房东的儿子,这个脸色苍白的十四岁少年,面对审讯一言不发,只有苏眉在场的时候,他才会说话,警方看出了这点,梁教授故意安排苏眉单独和他谈话。

     审讯室是一个独立封闭的空间,安装有单向透视镜子,在外面可以看到审讯室里的情况。特案组三位成员以及浦江警方都在审讯室外看着,苏眉穿着一身白领时尚职业西装,黑色高跟鞋,黑色丝袜,房东儿子穿着校服,坐在桌子对面的审讯椅上,他低着头,时不时地用眼角余光看一下苏眉修长的双腿,随即把目光移开。

     苏眉:“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可以和你聊会吗?”

     房东儿子点点头。

     苏眉:“你不用担心你妈妈,小区大妈们会照顾她的。”

     房东儿子:“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不是这个样子的。”

     苏眉:“哦,你妈妈是什么样子呢?”

     房东儿子的脸红了:“像你这样的。”

     苏眉:“你喜欢对门的两个姐姐,是吗?”

     房东儿子支支吾吾地说:“她们不是姐姐。”

     苏眉:“那是什么?”

     房东儿子:“她们也是我妈妈。”

     苏眉开始冒汗,继续问道:“你偷偷去过她们房间,是吗?”

     房东儿子点点头。

     苏眉将证物袋里的几双丝袜放在桌上,说道:“你喜欢丝袜是吗?”

     房东儿子歪着头,看了一眼苏眉脚上的丝袜,他抽动了几下鼻子说:“喜欢。”

     苏眉:“你枕头下面的丝袜是怎么来的?”

     房东儿子:“我拿的。”

     苏眉:“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你还做了什么,告诉我好吗?”

     房东儿子支支吾吾地说:“我……”

     苏眉:“看得出,你也喜欢我呢,你要乖一点。”

     房东儿子欲言又止,抬头看了看苏眉,又低下头,扭扭捏捏地说:“我把丝袜含在嘴巴里睡觉。”

     苏眉又开始冒汗,这个回答让她感到意外,还有呢?

     房东儿子斜着眼睛看着苏眉脚上的丝袜,苏眉跷着脚,姿势优雅,房东儿子开始呼吸急促起来,眼神迷离,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夹紧双腿,然后,浑身一哆嗦,眉头紧皱,裤子上湿了一片。

     画龙在审讯室外骂了一句小流氓,他想冲进审讯室,但是被包斩拦住。

     苏眉感到很尴尬,只好无视面前这个少年的异常反应,继续问询,审讯结束后,警方得知了一个消息。星期五晚上,这个十四岁少年趁两名女警不在家,就用钥匙打开门,他在房间里用手套着丝袜自慰,还涂抹了润肤露,后来两名女警突然回来,他躲藏在柜子里,听到两名女警开始争吵,争吵的过程中打碎了润肤露瓶子,等到两名女警睡着之后,躲藏在柜子里的少年悄悄地溜了出去,他把自慰过的丝袜扔在沙发上,离开时还不忘再偷几双丝袜,然后回家睡觉。

     苏眉极力要求房东儿子回忆争吵内容,房东儿子当时很害怕,只记得几句——黎宛婷:“这个客人很重要,给的钱是别人的两倍。”

     孙岂若:“我不想做这行了。”

     黎宛婷:“那怎么行,都预约好了明天调教,我的U盘哪儿去了?”

     孙岂若:“我退出这个圈子。”

     ……

     特案组和浦江警方分析认为,两名女警的房间不是凶杀现场,根据小区监控和保安提供的信息,两名女警星期六晚上7点30分离开小区,再也没有回来。房东和房东儿子杀人的可能性不大,可以排除嫌疑,警方很快将两人释放,刑警队长遵守承诺,为两名女警结算了房租,并且叮嘱房东回去后对老婆好点,还要保证警方传唤时随叫随到。

     会议室内,大家重新讨论分析了案情,一致认为寻找凶杀现场应该可以作为此案突破点。

     梁教授找了十张纸,写了十个问题,他告诉大家,只需要回答出这十个问题,即可侦破此案,找出真凶。

     一、两名女警工资以外的收入是怎么来的?谁给她们的?

     二、电脑桌为什么会移动?是想寻找还是毁掉某种东西?吵架中提到的U盘又在哪里?

     三、那一组SM写真照片是谁拍的,女警为何对拍照的人如此信任?

     四、SM照片中的枪是真枪还是假枪,如果是真枪,那么是谁的?文职女警不可能配枪。

     五、岂若脚上捆绑的内裤,江中打捞出的鞭子、手铐、项圈是从哪里买到的,店铺?网上购买?

     六、SM调教场所应该在哪里?宾馆酒店还是她们另有一间调教室?

     七、SM中S为施虐方,M为受虐方,两名女警是S,还是M?

     八、岂若是处女,黎宛婷没有受到性侵犯迹象,她们是否性侵犯了别人?

     九、星期六晚上离开,星期天午夜发现尸体,这段期间吃过什么东西?在哪吃的?

     十、她们提到的那个“重要客人”是谁?她们和客人是通过什么方式联系?

     电脑中那一组SM照片已经被打印出来,其他证物也拍了照,画龙看了一眼照片中的枪说道:92式9毫米手枪,真枪。会议室内其他一些老刑警也看了一下,都认为这是真枪,不会看错。

     刑警队长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来回答其中的一个问题,枪是我的,我违反了纪律。”

     据刑警队长介绍,他对黎宛婷一直有好感,两人也发生过关系,但是他有老婆和孩子,婚外恋这种事情并不光彩,所以他一直隐瞒此事。那把枪是他借给黎宛婷拍照用的,其中穿警服的几张照片也是他帮忙拍下的,他只是觉得两个女孩出于好玩,并不知道黎宛婷和孙岂若拍这种照片干什么用。

     刑警队长声称,周末两天,他和局长在外出差,星期一早晨才回到局里。

     局长点头证实了刑警队长的说法,局长说:“周末两天,他们确实在邻市出差开会。”

     梁教授重新做出分工,画龙和刑警队长负责调取市内各大宾馆的监控录像,查看两名女警是否出入;包斩和法医对两名死者胃内的食物重新化验,根据鉴定结果排查餐馆、酒店等场所;苏眉和女警调查市内哪些成人用品店铺可以买到此案中出现的SM工具。

     梁教授要求大家都穿便装,带上两名女警的照片。

     一天过去了,毫无所获,浦江警方投入了大量警力,进行拉网式摸排,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但始终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案情进展陷入僵局,为了提高效率,苏眉和浦江女警组成一个工作组,分头排查市内的成人用品商店,因为局里的车不够用,所以她们就打出租车按照工商部门提供的注册信息一一排查。

     第二天傍晚,苏眉一个人去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成人用品店铺排查,老板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正落下卷帘门准备打烊。

     苏眉走上前,拿出两名女警的照片,问他是否见过这两人。

     络腮胡子摇摇头说:“没有。”

     苏眉又拿出几张照片,问他店里是否出售照片上这种皮质阳具内裤以及鞭子和项圈。

     络腮胡子反问道:“你要买吗?”

     苏眉说:“在哪里,我先看看。”

     络腮胡子说:“在仓库,你买不买,你要买我就给你看。”

     苏眉说:“我买。”

     络腮胡子让苏眉跟他去拿,当时是晚上8点左右,街上行人不少,苏眉也没什么警惕性,他们走到街对面,进入一个肉联厂大院,院里还有孩子在玩,络腮胡子用钥匙打开仓库的门,苏眉跟着走了进去。

     随即,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