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楚后 > 第三十九章 晨光
最快更新楚后 !
    博杀声震动天地。
     四面八方整个山林似乎都陷入了混战,到处都是人,都处都是杀声,这边飞箭如雨,那边落石如雷,甚至还有野猪在其中狂奔。
     狂奔的野猪皮糙肉厚,身上插满了箭也能冲过来将七八人撞翻。
     黑暗里的山林如同大海掀起了狂涛。
     尚未近前的铁英勒马,这种场面他当然没有畏惧,但很震惊。
     “怎么回事?”他说,“哪来的援兵?”
     前方一人也很震惊:“我们一直守着路口,并没有见到官兵。”
     真的假的?虚张声势?铁英催马原地转动,按着腰里的长刀,神情沉沉:“不信他们能有多少援兵,就算有,我也能拿下她一人——”
     他要催马上前,身后又传来呼唤声。
     “陈县的驻兵集结了,似乎是要向这边来。”
     这附近最近的驻兵就在陈县,铁英一惊,陈县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
     “消息怎么可能走漏这么快?”他惊问,“不是说了没有放走任何一人?”
     “千真万确没有人从这里逃走。”那人再次重申,“而且就算有人逃走去报信,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够来回。”
     那就是说附近的驻兵也关注着楚昭的动向?
     要是驻军也赶来的话——
     他倒不是怕这些官兵,怕的是泄露世子。
     如今朝廷和中山王还没有撕破脸,就是等一个机会,或者说把柄——
     毕竟先前世子挑唆楚岚杀皇长孙没有证据,楚昭她也不能将她伯父推出来送死。
     如果此时萧珣被抓到围杀楚昭,那朝廷立刻就能对天下宣告中山王大逆不道,发兵讨伐。
     说不定这也是楚昭和朝廷故意设下的陷阱,以身引诱中山王——上次在楚园落水不也是这个手段?
     马蹄在地上刨动,一转。
     “走!”铁英说。
     身边的人应声是,挥动手中的火把,片刻之后,人马宛如黑云滚滚跟随铁英一起消失而去。
     ......
     ......
     蒙蒙青光笼罩山林的时候,厮杀声已经消失了,唯有山火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
     楚昭和阿乐穿行在伤者中努力施救,能多挽回一个性命就多一个,她们身上脸上满是血。
     小曼奔过来时差点没认出来。
     楚昭也已经看到她了,张开手就扑过来:“小曼,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小曼猝不及防被抱个满怀,虽然日夜不离有些日子了,但她们说话可不多,也不熟!
     “你,你——”小曼伸手推她,看着女孩儿血污满脸上的笑容,话到嘴边变成了嘀咕,“我能有什么事!”
     又哼了声扭开头。
     “这算什么,小事一桩。”
     楚昭摇着她连连点头:“是是,小曼太厉害了。”说着落泪。
     被吓坏了吧,也的确是很凶险,楚昭哪里受过这种惊吓,虽然京城动乱那一夜也很凶险,但跟这次相比,真不算什么。
     一定吓坏了,吓到抱着她哭——她只能抱着她哭,其实......
     小曼忍不住回头看。
     楚昭察觉,问:“你在找什么?”
     她跟随小曼的视线看去,火把燃烧夜色恍惚的山林里,杂乱走动很多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
     但楚昭的视线莫名的落在其中一个身影上。
     距离不太远,那个人站在一棵大树旁,忽明忽暗的火光让人变的若隐若现似真似幻。
     虽然,但,这好像是个女子?
     除了小曼,阿乐和她,还有女子来了?
     “那是——”楚昭不由问。
     谁?
     但就在她开口的瞬间,火光晃动,那个身影消失了,像是转身去忙碌,眨眼混入山林乱走的人群中不见了。
     “什么?”小曼在旁问,声音似乎不耐烦。
     楚昭收回视线,看着她问:“这些人手是从哪里找来的?”
     小曼哦了声:“这是我在山林中遇到的——猎户。”
     ......
     ......
     清晨的日光散落,光影闪闪,不知人间惨烈的鸟儿恢复了安静,在林间跳跃脆鸣,丝毫不在意满地血腥。
     丁大锤带着余众跟另外两个山寨的余众聚在一起,当初见面就红眼的他们,此时眼睛也是红的,不过不是互相看对方看的,而是熬的。
     他们也没有互相攻击,而是劫后余生的挤在一起,互相搀扶,视线都看向不远处一群人。
     大概有十几人。
     这十几人看起来很诡异。
     有女孩儿,有很明显带着官兵气势的人,也掩饰不住草莽气的人,怎么看这些人都不应该是一起的。
     这伙人就是新老大说的大生意?
     丁大锤低头看脚下被血染红的地面,昨晚的打劫真是太激烈了,他们三个山寨几乎死伤了一半——终于抓到肥羊了。
     但那个明明扑入新老大怀里哭的女孩儿,怎么又跟这些肥羊站在一起,还满口胡诌。
     “我当时着急向跑出去找官府,然后就遇到了他们——说是山里的猎户,这些好心人听说我们遇到匪贼,就见义勇为义愤填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她把自己知道的字话都说完了,然后对丁大锤等人施礼。
     “多谢诸位乡亲救我们。”
     现场一片安静。
     被道谢的乡亲们没有连连称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楚昭老白的视线则看着乡亲们手里的兵器——刀枪剑戟,什么都有,山里猎户打猎装备还挺齐全的啊。
     深山,夜里,这么多的猎户——怎么可能。
     楚昭和老白不用猜也想到他们的身份了。
     山贼。
     是真的山贼。
     真是有意思,假的山贼要杀她,真的山贼救了她。
     虽然不知道小曼怎么说服这些山贼来救她,但肯定不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不过既然小曼不愿意说,也没必要非要追问。
     在片刻的凝滞后,楚昭郑重施礼:“多谢诸位乡亲救我们,大恩必报,当重金酬谢诸位。”
     听到重金两字,丁大锤等人眼神凝聚。
     “我家家财万贯,父母对我珍爱如宝,你们不止是救了我,也是救了我一家。”楚昭继续大声说,“除了钱财财物,你们有什么需求,我父母一定都应承,尽管如此,也难以报答诸位对我一行人的救命大恩。”
     她说着再次大礼一拜。
     这是真心话。
     如果不是这些山贼,她这一世的生命就终结在这里了。
     所以她不会追问他们为什么来,又要图谋什么,她只需要感谢他们。
     老白等人也都跟着施礼,齐声高呼:“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虽然人数不多,但齐声呼喝也怪吓人的。
     丁大锤等山贼一惊,听这些感激的话,再看这些人郑重的大礼,一时不知所措。
     而新老大不知道哪里去了,黑夜里冲杀的时候还一直能看到她呢——冲锋的时候她在前方劈山斩海,而当他们畏怯的时候,她又出现在他们后方,斩断他们逃跑的心思。
     新老大的人混在他们中间——有人在后戳了他一下。
     丁大锤是个机敏的猎户——山贼,他立刻结结巴巴说:“客,客气了。”
     他的视线也不由看向那个叫小曼的女孩儿。
     那女孩儿也看向他,忽的对他挑了挑眉。
     “大生意。”她用口型说。
     丁大锤神情变幻一刻,大概明白了,这事其实也不稀奇。
     先派钉子潜入肥羊中,然后再趁着肥羊遇到危险的时候,杀出来,虽然大多数是趁火打劫,但也有一种手段是装好人,博得肥羊的信任,再然后就——
     说白了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看看惨烈的现场,这个女孩儿一行人竟然被那么多人凶悍围攻,越危险就意味着利益越大。
     甚至新老大突然打劫他们几个山寨,并不是真的只为霸占这座山,而就是为了这一刻。
     如此深谋远虑——
     可见真是大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