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3280章 破碎的娃娃28
最快更新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元朗顿时身体一僵,他想起了刚才被糊了一身的恶心,奇怪,他不是已经洗过了吗?难道还有味道吗?

     元朗低头闻了闻自己,挺香的,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又觉得这香味中,隐隐是有点其他的怪味在里面,再看云初那个样子,元朗自尊心有点受挫,只能强颜欢笑道:“大概是刚才跑得太急了,出了点汗吧。”

     嘴上这么说,但元朗不再接近云初,自觉的往旁边站了点。

     “是吗?那你还是快点回去洗个澡吧。”

     “好……好啊。”元朗僵着脸说道。

     云初看着元朗那副吃了鳖的表情,心情就特别好。

     就这样,云初和祈愿要跟元朗一起走的事就定下了。

     临走之前,冥夜找到云初,倚在门框上看云初收拾东西,不解道:“其实,你根本不用走到最后一步,现在报警抓了那个男人,那小子一样会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何必非要亲自过去一趟。”

     他这是心疼云初,怕云初受累。

     云初随意的往箱子里扔衣服,笑道:“虽然这样也能解决问题,不过我还是想让祈愿亲自去看看,有的事,亲身经历一下,比别人说的效果好。”

     她想让祈愿彻底放下对郝佳的怨念,这个方法是最好的。

     冥夜知道云初决定的事,他劝也没用,只好道:“恩,我知道了,我会一直跟着你的。”

     云初嘿嘿一笑,丢下手里的衣服走到冥夜面前,笑道:“怎么?你还怕我走丢了?”

     冥夜看她笑得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无奈的抬起手,在云初的头上揉了揉,没有说话,但心里却在回答,他只是不想看到她为了自己的神识那么奔波受累,明明有更轻松的方法,但她却为了他,要选那个最麻烦的。

     而云初却并不觉得这一切麻烦,只是比较关心冥夜现在的状况,“你能感受到你的神识现在还差多少吗?”

     冥夜道:“应该快了。”

     “真的?该不会是为了安慰我懵我的吧。”

     冥夜轻轻一笑,道:“是真的,我真的感觉我的神识快要完整了。”

     “恩,那挺好的。”云初满意的点了点头。

     冥夜看着云初,欲言又止,云初见他似乎有话要说,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的样子,推了他一下,问道:“怎么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这副模样,不适合你,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冥夜见什么都瞒不过她,无奈一笑,道:“我只是在想,我的神识就快要完整了,但我依然没有任何恢复记忆的迹象,我怕我到时候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若是想不起曾经的事,他怕云初失望。

     谁知,云初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在意道:“那有什么关系,想不起来难道就不是你了吗?不管你能不能想起来,你都是我男朋友,不是吗?”

     冥夜看着云初,好半晌没说话,但心里还是有点暖暖的。

     第二天,是元朗来接的云初和祈愿,元朗还主动帮祈愿接了行李,现在的祈愿,在元朗眼里,那就是新的猎物,对祈愿的态度,自然和从前不一样了。

     祈愿感觉到了元朗的殷勤,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只是用不解的眼神望向云初,云初一开始也没明白元朗这突然的转变是为了什么,但是很快,她就想通了,因为元朗现在对祈愿的态度,就和刚见到她时一样的殷勤,所以,他这是把祈愿也当成猎物了。

     呵呵,他这是因为自己一箭双雕了,所以特别开心吗?

     云初拍了拍祈愿的肩膀,让祈愿放心,然后三人一起坐上了大巴车。

     三人乘坐着大巴车到了市里的火车站,然后又乘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下了火车后,又坐上了一辆小面包车,五个小时后,才总算到达了元朗所谓的家里。

     这两天的车坐下来,三个人的精神都不怎么好,不过在到‘家’后,元朗整个人就跟活过来了似的。

     祈愿一进屋就发现不对劲,元朗的家里不仅有很多陌生男人,而且这里处处都透着诡异,他拉着云初,不让云初再往里面走,警惕的看着出现的陌生男人。

     为首的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大胡子,一看祈愿这副模样,叼着烟粗犷一笑,“哟,这是哪里来的小白脸啊,这小脸长得可真白啊,就是矮了点,不过现在好多人就好这一口,元朗,你这次带回来的货色不错啊。”

     祈愿本来就只是怀疑,一听这话,更加明白,他们这是落入贼窝了。

     他心里很惊慌,也很害怕,同时也感到了心痛,原来,前一世,郝佳就是被骗到了这种地方来了,那时郝佳就只有一个人,她该怎么办?她之后怎么样了?是不是被这些人控制了,不能走,所以才没有联系他的?

     而他却一无所知,只是自哀自怜的认为郝佳不要他了,在家里自杀,却没想过主动来找她,要是他当时勇敢一点,是不是就能救下郝佳了。

     元朗现在回了贼窝,也卸下了伪装,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冲着大胡子笑了笑,依然一副斯文的模样,道:“别这样,吓坏他们了,你没看到两个小东西已经吓得瑟……”

     瑟发抖四个字,只说了一个字,元朗就卡住了。

     因为他一回头,发现后面的两位并不如他所想,吓得浑身发抖,惶恐不安的模样,祈愿是一脸怨恨带着强烈恨意的瞪着他,而郝佳,一副事不关已的冷漠样,又像是掌握了全局般的淡然,妈的,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就不会配合一点吗?

     他之前就觉得这个郝佳有点奇怪,现在看来,他之前的感觉一点也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很奇怪,都到这个份上了,她都不害怕,难不成,她还没意识到出什么事了吗?

     “哟,这小妞的胆子挺大啊,都这样了都还没被吓到,有胆识,别怕,我们都不是什么坏人,我们不过就是想带着你们一起赚钱而已,非常简单的,你们只要进房间,往床上一躺,就有人专门来伺候了,比大少爷大小姐过得还舒服,躺着就能赚钱,多好。”大胡子哈哈大笑的说着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