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摄政大明 > 第1188章.风云际会(五).
最快更新摄政大明 !
    ……
     ……
     听到何宇的询问,赵俊臣不由是稍稍沉默,也确实是认真思索了片刻。
     然而,还不等赵俊臣出声回答,何宇已是转头看向史城,下令道:“史城,褪下衣甲!”
     史城听到命令之后,当即是毫无犹豫的当众脱下了身上衣甲,光着膀子站在众人面前。
     伤痕累累、触目惊心!
     而就在赵俊臣暗暗观察史城身上的数道伤疤之际,何宇又命令道:“史城,向阁臣解释一下,你身上这些伤疤的来历!”
     一向是外软内硬的史城,听到命令之后顿时是面现骄傲之色,他先是抬起左手指了指自己右肩与右胸上的刀疤,扬声道:“五年前,建州女真围攻辽阳,局势一度岌岌可危,卑职当时还只是一个边军总旗,奉命随军支援,在辽阳郊外与建州女真血战一场,期间被建州女真砍成重伤,右肩与右胸各挨了一刀,右肩伤势尤为严重、深可见骨,好不容易才击退了建州女真的大军,但卑职战后高烧一场、险些丧命!”
     接着,史城伸手一指腹部,又说道:“三年前,建州女真长驱直入,肆意劫掠辽东百姓、兵锋直指锦州,卑职当时已是军中百户,奉命随军拦击,在广宁城墙上浴血厮杀三日,亲手斩杀了两名建州精锐、五名建州女真的仆从军,先后击退了建州女真的七波攻势……但最终体力不支,竟是被建州女真的朝鲜奴仆军用木杆子捅伤了腹部,战后昏死三日之久!”
     最后,史城又转过身,指了指自己背部的几处疤痕,继续说道:“两年前,建州女真攻破定辽右卫,整个辽东半岛随之沦丧大半,辽东铁骑与关宁铁骑合力迎战建州女真的主力大军,血战三个时辰之后不支退败,卑职则是奉命断后!
     好不容易等到我军主力终于脱离战场之后,卑职就率着兄弟们设法逃命,却被建州女真紧追不舍,奔逃之际背部被建州女真连续射中五箭,幸好卑职当时已是副千户,有资格身穿三层甲胄,伤势不算太重,但卑职的麾下同袍却没有卑职的运气,等到卑职好不容易逃进山沟之中摆脱了建州女真的追杀,麾下三百同袍只剩下二十二人存活!”
     随着史城解释完毕,何宇冷哼一声,道:“史城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就能成为边军千户,全是拼着性命换来的!但他也算是运气好的,近几年的数场血战,他都没错过,却依然能活到现在,但还有更多边军将士根本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惨死于敌手之后,就连尸骨也寻不到!”
     说完,何宇再次盯着赵俊臣,又质问道:“赵阁臣,您曾在陕甘三边立下赫赫战功,也是一个知兵之人,自然是明白史城所经历的这几场战事究竟是何等的凶险万分,管中窥豹也足以看出辽东防线的岌岌可危、力不从心……
     且容卑职说一句不客套的话,这般情况下还想要削减辽东镇的钱粮投入,不仅是对不起辽东将士的浴血奋战,更还是误国误民之愚策!”
     随后,何宇又看了一眼史城依然红肿的脸颊,继续说道:“对于辽东将士而言,受些猜忌、受些羞辱,哪怕是因为荒唐理由被逼着自扇二十耳光,都还能忍,最多也就是寒心罢了!但若是没了钱粮,那可就是要命了!……嘿!将士们战死沙场,倒也可以说是军人归宿,但……到时候又要由谁来守护边疆?”
     听完了史城与何宇的陆续表诉,赵俊臣再次认真打量了何宇一眼,心中有些刮目相看。
     都说何宇此人沉默寡言、不喜多话,但现在看来,何宇无论口才还是辩术皆是不俗。
     他这几番话下来,先是晓之以理,后又动之以情,最终则是软中带硬、隐含威胁,更还暗示赵俊臣此前刻意羞辱史城的做法会让边军将士寒心、让赵俊臣自觉理亏……但与此同时,却又处处给赵俊臣留了台阶下。
     这一番话术下来,寻常人等只怕是立刻就要被说服了。
     就像是赵俊臣身边的许庆彦与姜泉二人,哪怕是他们最初对于何宇此人抱有强烈敌意,此刻也皆是现出动摇之态。
     但赵俊臣并不是寻常人等,完全没有因为何宇的这一番话而有任何动摇。
     赵俊臣只是没有想到,何宇这个时候竟是摆出一副大义凌然、全心奉公的模样,与自己就事论事、大讲道理。
     但下一刻,赵俊臣也就想明白了,无论是何宇此前的表现强势,还是何宇现在的晓理动情,都只是为了阻止朝廷中枢削减辽东镇的钱粮投入罢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赵俊臣不由一笑。
     讲道理好啊,赵俊臣最善于讲道理、也最不缺道理,无论是正理还是歪理,赵俊臣肚子里都有一大堆。
     但最开始的时候,赵俊臣却是表现出一副快要被说服的模样,看向史城的目光饱含歉意,好似是愧疚于自己的此前刁难。
     随后,只见赵俊臣缓缓起身,亲自向史城拱手致歉,道:“原来史千户竟是这般战功显赫,可谓是少年英雄……本阁此前不应该刻意刁难你、让英雄寒心,是本阁不对,还望史千户见谅一二!”
     看到赵俊臣突然向史城致歉,在场众人皆是深感意外,史城稍稍犹豫了一下,垂头回应道:“赵阁臣言重了,卑职此前也确实有失礼之处。”
     赵俊臣连连摇头,道:“听闻了你的事迹之后,本阁大为震撼,只觉得你的军中职位实在是有些低了,你是朝廷功臣,理应是受到更多嘉奖,就像是何总兵所言一般,不能让将士寒心……这样吧,何总兵,就由你我二人联名向朝廷上呈奏疏,保举这位史城兄弟晋升为守备官如何?”
     随着赵俊臣的话声落下,辽东镇众人皆是表情微变,何宇有些迟疑,史城暗暗惊喜,而另一位千户李世杰则是身体一震、瞪大了眼睛。
     在明朝军队之中,军职由下而上分别是小旗、总旗、百户、千户、守备官、参将、总兵、镇守总兵,再往上则是朝廷所册封的各种将军勋位。
     其中,由千户晋升为守备官,一向是军中武官晋升之际的一道门槛。
     千户以下的军职,晋升之际只需要镇守总兵就能决定,权力也不算大,但守备官则是一座城池以及境内村落与堡垒的最高军事指挥,有资格独掌一片防区、开府建衙,权势也是质变飞跃,自然是需要朝廷中枢的点头任命才行。
     所以,一旦是史城被朝廷任命为守备官,那他与李世杰的接班人之争,也将会彻底拉开差距,就算是李世杰身为李家子弟,今后一段时间内也很难再与史城相争。
     这也是何宇、史城、李世杰三人表情各异的原因所在。
     而这三人的表情变化,也尽数落在赵俊臣的眼中。
     最终,何宇也是别无选择——他这个时候若是否决了赵俊臣的提议,那就算是史城从前再是如何忠心耿耿,今后也一定会出现嫌隙——只好是面无表情的点头道:“既然赵阁臣有这般好意,卑职自然是乐见其成……史城,还不快来谢过赵阁臣的抬举?”
     史城当即是单膝跪地,大声道:“多谢赵阁臣!多谢总兵大人!”
     与此同时,赵俊臣注意到,李世杰的表情变得更为难看了。
     但赵俊臣就好似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这般提议究竟是造成了怎样的后果,只是笑着让史城起身,表示自己非常看好史城的前途。
     接下来,赵俊臣返回座位坐下,表情也再次恢复了严肃,看着何宇缓缓说道:“史城的事情暂且不必再提!何总兵,咱们言归正传,你刚才曾是询问本阁,若是本阁与你易地而处、肩负边防重担,又是否愿意削减辽东镇的军费钱粮……本阁已经认真考虑过了,现在也可以给你一个准确答复!那就是……本阁依然愿意削减辽东镇的开支!”
     说到这里,赵俊臣挥手阻止了何宇的插话意图,又说道:“建州女真的威胁究竟有多大,本阁一向是心中有数,而且本阁也认为建州女真这次的纳贡称臣只是权宜之计,本阁还知道朝廷一旦是削减了辽东镇的钱粮,就一定会影响到辽东镇的边防力量……但本阁认为自己在这般情况下依然有办法阻挡建州女真的狼子野心!”
     见赵俊臣这般态度坚定,何宇表情愈发冰冷,问道:“哦?却不知赵阁臣有何妙策?只希望不是夸夸其谈!”
     赵俊臣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缓声道:“本阁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解散辽东铁骑!”
     随着赵俊臣的话声落下,在场众人皆是面色大变,一向还算冷静的何宇更是霍然起身,再也顾不上假客气,气势汹汹的瞪着赵俊臣,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赵俊臣则是表情不变,道:“若是何总兵没有听清,那本阁再说一遍……解散辽东铁骑!”
     辽东铁骑不仅是战功赫赫的当世强军,更还是历任辽东总兵的私军、以及辽东镇在朝廷中枢与建州女真之间左右逢源的最大资本,所以赵俊臣的这般说法,无疑是彻底触犯了何宇的底线与禁忌!
     一时间,何宇再也不见此前城府,高声怒斥道:“辽东铁骑不仅我辽东镇苦心培养的当世强军,更还是抵抗建州女真的中坚力量,这些年来也唯有辽东铁骑与关宁铁骑有能力与建州女真的精锐相抗衡,岂能是随意解散?赵阁臣你可知道,若是没了辽东铁骑,辽东防线立刻就会塌掉大半!这般后果,赵阁臣你可明白?”
     赵俊臣的表情依然平静,缓缓道:“我并不否认辽东铁骑乃是当世强军,也不否认辽东铁骑能与建州女真的精锐相抗衡……但在我眼里,对于辽东镇的整体防务而言,辽东铁骑的作用就是两个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罢了!”
     ……
     孩子发烧,所以今天只有半章,大家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