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 遥想当年从军心(一)
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 !
    诸葛长民的眉头一皱:“这些我们大家不是刚才都说过了吗,寄奴哥你…………”
     刘裕平静地,但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现在要听你们每个人,自己亲口再说一遍。长民兄弟,从你开始。”
     诸葛长民咬了咬牙,说道:“我们诸葛氏三兄弟一起投军,就是想趁着谢家组建北府军的时候,建功立业,而且,当时我们一起去杀过刁逵这个时任刺史,我们怕他事后查到,也有去军中避难的意思。”
     刘裕点了点头,看向了刘藩和刘粹:“你们二位,还有你们的大哥希乐,也是这个原因吗?”
     刘藩微微一笑:“那晚上大哥说了,不做掉狗日的姓刁的,以后我们在京口也不可能再混下去,反正有寄奴哥挑头,事后从军可以免罪,那时候我们年纪小,大哥说什么就跟着做。倒是没想太多什么北击胡虏,收复失地的事。”
     刘裕“唔”了一声,算是回应,他的目光投向了檀韶:“阿韶,你们不用说了,就是跟着你们家瓶子叔的,淝水的时候你们小,本没有从军资格,还是你瓶子叔托无忌求情才拉你们进北府的,是不是。”
     檀韶的眼圈有点发红,直勾勾地看着刘裕:“不错,我们从小受到寄奴哥的关照,而瓶子叔从军,说白了也没想着真的打回老家,就单纯是因为要报寄奴哥的恩德。其实瓶子叔一直在说,从北方一路南下,路上经历了几十场的生死厮杀,早就是九死一生之人,再也不想打打杀杀了,只想后半生平平安安,可寄奴哥对咱们有救命之恩,又为此惹了大祸,要是不跟着他,那还是人吗?檀氏一族,都会追随寄奴哥一生一世。”
     刘裕也不免动容,正色道:“有瓶子,兔子这样的好兄弟,我刘裕真的是三生有幸。”
     身后的刘钟说道:“我跟檀家,孟家也是一样,就和王氏兄弟们一起当年逃难,几乎要在荥阳死掉了,如果不是碰到了寄奴哥,我们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从那天开始,我就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为寄奴哥报恩。”
     王仲德沉声道:“当时我们兄弟二人全村给慕容氏燕军所杀,所以只要能找慕容家报仇,做什么都行,阿钟兄弟有家人在东晋,先回了当时光复的青州投亲,而我们去了河北,跟丁零人一起继续向慕容老贼寻仇,如果真要说什么从军的初心,那就是要找慕容氏报仇雪恨,这一点,今天也没变。”
     刘裕微微一笑:“王家兄弟毕竟是北方的太原王氏,和我们其他人不太一样。说到现在,大概也只有你从军的初心和我最接近。”
     向弥突然嚷了起来:“寄奴哥,我铁牛也和你很接近啊,当初咱们可是一起入的北府,你还为了我不给阿寿哥欺负,强行…………”
     刘裕哈哈一笑:“好你个铁牛,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我不记得吗?告诉你,我这记性还好的很哪,你当初不就是因为没钱娶媳妇,这才看中了北府军高于其他军队数倍的军饷,跑来当兵的嘛。”
     向弥张了张嘴,睁大了眼睛:“我的天,寄奴哥,这都二十多年了,你还记得哪。”
     刘裕哈哈一笑:“我的记性可好着哪,那些当年的事,就仿佛昨天一样,那天还是因为阿寿一来就抢了你的铺位,我为了给你出头还跟阿寿顶了一把,铁牛啊,后来阿寿跟我说,他给他去提亲找了房媳妇,就是为了弥补当年对你的不敬呢。”
     向弥的眼中泪光闪闪:“寄奴哥,你和阿寿哥都是我铁牛命中的大贵人,这辈子能认识你们,是我最大的福气,当年我从军就是为了攒钱娶媳妇,但现在,我只想跟着你,只要我铁牛还抡得动斧头,冲得动敌阵,你寄奴哥一句话,我就是刀山火海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刘裕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兄弟,还有三蛋子,小贵子,你们进北府的原因我也记得,为了混口饭吃,为了搏个富贵,对不对?”
     孙处和虞丘进相视一笑:“难为了寄奴哥你这么多年还记得我们两个当年的话,不错,现在我们是有口饭吃了,还能让全家人吃上肉,想必,这次来投军的年轻人,也多半是我们当年的想法吧。”
     刘裕的目光落到了沈家众人的身上,微微一笑:“沈家的各位,咱们就不提往事了,无论早晚,能来北府都是兄弟。”
     沈田子咬了咬牙:“只恨当年没有机会早点从军跟随大帅,我们吴地的乡下人消息来的晚,本来大父是想让我们的父亲和叔父辈们从军的,但当时我们沈家跟的是王家,他家没点头,我们就没去。反而是不少天师道的弟子去从军了,现在想来,他们这些妖贼当年北伐从军,就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想在军中扩张势力,或者是学习军队的那套呢。”
     刘裕点了点头:“不错,孙恩他们当年曾经跟我们也是同一个部队的,甚至可以说是同袍,谁也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了最大的仇家。”
     沈家诸人不知道当年刘裕等人与孙恩卢循他们的渊缘,初闻之下,不仅大惊失色。沈云子定了定神,说道:“怪不得我们家长辈后来一听孙恩他们起事,就主动带我们去跟随了,除了我们沈家世代信奉天师道外,也是看好孙恩他们能成事,当年我们都不相信天师道能胜过谢将军的官军,他却说天师道可比一般的官军能打多了,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啊。”
     刘裕微微一笑:“嗯,你们的父辈肯定比你们更清楚一些天师道的事,估计他们传教布道时也没少吹嘘当年的战绩,不过实话实说,妖贼们当年在北府军中的战斗力很强,恶战硬仗都是冲锋在前,当时我就挺担心万一哪天跟他们成为敌人会如何取胜,想不到,最后这个担心成了事实。真的是造化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