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香祖 > 第513章 狼子野心
最快更新香祖 !
    凤庆抓住舒长生,同时激发了自己以前准备的一张保命秘符,飞快往后而去。
     事已至此,他也毫无斗志,只能是先逃再说了。
     林溪冷然一笑,默运法诀,浩瀚水墙从凤庆等人的前方升了起来,铺天盖地倾轧而下。
     这是他以控水之力凝聚的水墙,拥有着和普通法术截然不同的气息。
     凤庆硬着头皮穿了过去,只感觉如同撞破一堵铁墙,头脑都昏沉起来。
     但林溪出人意料的没有立刻追击,而是转向常蒿。
     “他想要先杀常长老,再杀我们!”舒长生大惊道。
     “这个人就如此自信,能够解决他之后立刻掉转头来对付我们吗?”凤庆有些愤怒和不甘,但同时也油然的充满绝望。
     这里距离仙府的入口只有短短不到百里,依照结丹修士的速度,片刻即至。
     然而像林溪那样的强者,击杀普通结丹的速度也是以息来计算的。
     他认为能够在十息之内干掉常蒿,然后调转头来追上凤庆等人,并予截杀。
     这简单细节展现出来的强烈自信,简直足以令人绝望。
     “希望常道友能够支撑得久一些……”凤庆有些不忍,但却不由自主的把希望寄托在了常蒿的坚持上。
     不指望他能够打败林溪,那是根本不现实的事情,但只要能够多坚持个几倍的时间,拖延到他们回到仙府之内,就得救了。
     有的时候,不一定要跑得比敌人快,只要比道友快就行。
     这个时候,也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我们要想办法自救。”关键时刻,舒长生以超乎寻常的冷静想起了办法。
     在凤庆的惊讶中,舒长生飞快从随身宝囊之中取出一盒灵香,秘法引燃,绑上飞剑。
     然后,他将法力注入其中,激活之后,嗖的一声祭了出去。
     凤庆感应到那柄飞剑只是寻常法器,算不上什么厉害之物,但那绑上的锦盒之中,竟然散发着舒长生的气息,就和本尊藏在其中一模一样。
     “那是什么?”虽然处在逃命时刻,凤庆也忍不住好奇问道。
     舒长生道:“那是人香素!我平常以秘法精心搜集自身人香,炼成灵香,就是为了关键时刻混淆气机,迷惑对手感知!
     不过想要发挥最大效用,还需得以这种冷香膏配合,它能遮蔽我们自身气机,消除体味以及一切气味。”
     舒长生说话之间,给了凤庆一瓶膏油,传音他以法力涂匀,快速抹上全身。
     这是积香宗的特产,外界极少有售,效果是最大限度吸附周身上下的人香香魄,避免散发气机,为人感知。
     这是一种无味香,也是除味剂,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无相香的下位替代品了。
     除却那种近乎因果层面的抹消存在感,单凭抹消体味,气机,也是可以瞒天过海的,这同样是基于李柃香魄理论的制成品。
     ……
     后方,林溪所化的巨兽踩上了常蒿的身躯。
     近千丈的巨兽拥有着覆山蹈海之力,汹涌澎湃的重压,即便是结丹道体也无法承受。
     常蒿的身躯立刻在坑底炸了开来,化为血雾,四散弥漫。
     真丹从中飞了出来,以惊人的速度破开泥土,想要逃遁,但却不料,四周密布着类似元磁力场的牵引之力,竟然硬生生的将其拽了回去,复又重新抓住。
     林溪的身影在犀角的位置浮现,隔空一摄,将其抓住,稳稳制服。
     “不自量力……”
     他冷笑一声,回首张望,却是意外发现,凤庆的气息竟然不见了。
     不过很快,他嘴角的笑意又重新浮现出来:“顾头不顾腚,真是愚蠢之极!”
     他之所以如此说,是因舒长生的气息竟然没有消失,而是以惊人的速度向外逃遁。
     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竟然没有选取仙府大门的方向,反而飞向另外一边。
     换作平常,他可能还会困惑于凤庆二人的选择,但这世间从来不乏小聪明之辈,关键时刻耍弄这等考验人心的手段。
     所以他也就顺理成章的认为,这两人想要借此玩个暗度陈仓。
     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等心机毫无意义,他很快就操驭巨兽之影追了上去。
     一息,两息,三息,四息……
     只是短短四息功夫,他就来到了另外一边的海域中,看见了前方飞遁的剑锋。
     “嗯?”林溪终于面露惊讶之色,“这是什么东西?”
     他隔空一摄,将那飞剑牵引住,隔空收了过来。
     舒长生的气息浓烈而又明显,仿佛有个无形的幻影站在那里,咧着嘴对他嘲笑。
     林溪闭上眼睛感应一番,这不用目光去看,竟然都无法分辨其真假。
     这种人香素彻底瞒过了他的感知,令其以为舒长生真的在此。
     “怎会如此?”
     林溪此生阅历丰富,也称得上是见识不浅了,但却还真从来没有见过这般的手段。
     咔嚓!
     飞剑应声而断,绑在其上的锦盒也被无形的力量碾成碎片,碎片抛洒开来。
     “可恶!”
     林溪面上一阵红一阵白,不免露出几分难堪之色。
     “竟然被耍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赖以为重的神识感知竟然出错了。
     但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失策了。
     如今想来,凤庆和舒长生已经成功逃回仙府,进入里面去了。
     “以为如此便能逃掉了吗,你们跑不了的!”
     林溪转头便往此前探知的仙府方向飞去。
     他们来此之后,第一时间便活捉了几名巡逻者,成功从他们口中得知大致的情况,这自然也包括了仙府入口的位置,以及在内之人的来历构成。
     但那现场,还没有来得及去。
     事到如今,他也决定去那边看看了。
     ……
     “他还没有追上来,我们得救了!”
     “不要大意,他很有可能会往这边来,我们先进府内,尽快找到李长老商量对策。”
     仙府门口,凤庆和舒长生暂且停下,不由自主回头张望,暗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凤庆就催促着舒长生进去。
     这里并非久留之地,万一要是留得久了,又让林溪追上来抓住,那就真的是乐极生悲了。
     此刻的仙府周围虽然还有大片破碎虚空的裂缝在,但因此前搬砖人的努力,以及后续林箕和金大师等人的入驻,已然修复部分防御功能,因此出入之所也拥有了简单的查验禁制。
     两人感受到了里面大阵的存在,凭着气机接引方才得入,身影消失不见。
     他们进去之后的百余息后,林溪追来,停留在原处打量周围。
     “这里就是入口?”
     他四下感应一番,立刻发现了此间和普通海域的不同。
     这里的虚空拥有着密密麻麻的,呈现蜂巢状的多孔结构,残留的魔气依旧不断从中散发,但因府主却罗真人尸体收殓,已然变得淡薄许多。
     最为显眼的,是当空立起的一片巨大黑幕,那如同瀑布的幻影高悬于空中,蕴藏着进入府中的虚空裂缝。
     然而,想要从那里面穿过并不现实。
     若非结丹以上高手,贸然闯入其中,是有可能迷失在虚空混沌的,就连林溪这样的自信强者,不明里面具体情况,还有对方的结丹强者数量,也不会贸然而行。
     他放出神识感应周围,试图寻找更为安全可靠的通道。
     相较于那巨大的裂缝,凤庆和舒长生此前所经的虚空通道才是真正的门扉。
     结丹修士拥有着天生的宇道之能,很快,他便察觉到了一处异样的结构,似有大阵禁制连接。
     轰隆!
     巨大的犀牛幻影重新浮现,巨大身躯冲撞之中,周围的天地都似震动起来,无形的波澜荡漾传开,在虚空之中发出阵阵轰鸣。
     ……
     洞天世界内,凤庆和舒长生回去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是赶往仙府,觐见李柃。
     然而李柃早已先一步知晓。
     那是因府内禁制连接着掌控整个洞天世界的大阵,外面的攻击力量传递进来,立刻为林箕等人所侦知,于是向李柃禀报。
     李柃沉吟:“有人在触动禁制?”
     “师尊,我们回来了,对方已经承认自己身份,自称是凤麟洲天剑宗和羲武宗之人……”
     忽的感应到传讯灵符的震动,李柃向林箕等人告歉一声,法力遮蔽,将其取出:“究竟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他听完舒长生禀报,若有所思:“看样子,在外叩关的就是那个羲武宗的长老林溪了,他拥有着犹胜于昔年血鲨王的实力,称得上是真正强者!”
     “常长老可能已经遇害,还有与我同去的那些人也……”舒长生心情低落,同时也暗藏着愤怒,控诉道,“师尊,那些人实在太霸道了!”
     李柃道:“这就叫霸道么,为了争夺仙府,比这更加霸道的事情有的是,若叫他们打进来,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做霸道!
     事到如今,多说无益,准备迎战才是真。”
     舒长生醒悟过来,连忙抛开那些多余的负面情绪,沉声应道:“是。”
     “眼下你伤势不轻,先回来我这里,帮你疗伤。”李柃又嘱咐了一声,对林箕道,“林道友,此间的大阵可能与外界通讯对话?我倒想要看看,那个林溪究竟是何许人物。”
     林箕道:“最近恰好修复了部分功能,李道友你若想要与门口之人实时对话的话,应该可以做到……”
     李柃道:“那就有劳了。”
     一番准备之后,法阵连接,外面的林溪立刻有所感应。
     他讶然看着虚空之中阵阵灵气涌现,幻化出一片府邸之内的场景。
     李柃盘坐在那里,目光清冷,正向他看来。
     “你就是积香宗李柃?”林溪脱口而出,他从未见过李柃,但仅凭这相貌,气质,也不难猜出眼前这名年轻俊美的男子正是此行最大的对手,已经先行一步占据这座洞府的李柃。
     李柃看着前方浮现的梦幻泡影,淡然道:“林道友,幸会了。”
     林溪道:“李道友此番何为,是准备打开府门,迎接我等入驻么?”
     李柃道:“好叫道友得知,此间已经为我北海积香宗所占据,你等在外闹事,意欲为何?”
     林溪哈哈大笑,道:“我们意欲为何,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李柃轻叹一声,道:“我等连同北霄岛以及北海各方豪强共同持有此间份额,所涉道友之多,势力之广,不是你们区区两宗能够把握的,如若审时度势,理应自行退去,勿要自误。”
     林溪道:“道友好生有趣,我怎么就听不懂你说的话呢?明明是此间为魔巢险境,你等受困于此,我们来解救才是,只可惜,终究还是迟了一步,竟让你等损失惨重,实在是遗憾呀!
     为免此间为祸各方,我天剑,羲武二宗决定不惜一切代价镇魔,故而在此设立行馆,布设大阵,以资正道。”
     李柃目光微凝,没有想到,这大宗长老不要脸起来,也是如此的道貌岸然。
     不过他从对方毫不掩饰的野心之言当中,也的确感受到了几分志在必得的决心。
     这是摆明车马告诉自己,此间仙府,他们夺定了。
     不但如此,他们还将倒打一耙,把这件事情说成是为了镇压妖魔,在此死难之人也是因为妖魔而死,并不会背负上道德的负担。
     正道和魔道,终究还是有区别的,正道行事,讲究的是一个冠冕堂皇,大义凛然,反正只要解决了此间的当事之人,具体内情如何,外界也难探知。
     对此,李柃也只能表态道:“既然如此,你我各凭手段吧。”
     看着眼前的光幕关闭,林溪显得有些意外,这个李柃竟然不惧自己,难不成还真以为能够抗衡?
     不过林溪也没有再叩关攻门,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此间界壁的深厚,堂堂仙府,并不是那么容易撞开的,而寻找到合适潜入的裂缝,又需得花费时间精力去仔细探查。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的嘴角微翘,索性在旁边找了个干净的礁石,坐下等待起来。
     与此同时,仙府之中,李柃也似心血来潮,感应到了什么。
     “好像有人从裂缝偷潜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