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两千七百二十六章真正的实力
最快更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自己选的路,必须要走下去。少年觉得很委屈,他觉得没人关心自己,可他得到这个结论的时候并没有经过任何的调查。
     “少年,关心你并不代表顺从你,我训练你,教你数学,也是一种关心啊。虽然你很累,很烦,但关心本来就是为了你好,本来就是要对抗你身体里的惰性和无知。如果凡事都顺从你,都听你的,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你想要做什么都让你去做,那么这不是关心,这只是溺爱,而溺爱会毁掉你。”杜兰表示年轻人要理解关心并不是只有顺从,关心学习上进也是关心。
     对少年这个年纪的人来说,他们只会觉得大人好烦,要自己做这做那,做各种他们根本不喜欢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做?大人就是想要控制他们,而不是关心他们。
     只能说少年人对世界的理解还太少了,知识学问也太少了,根本不知道关心也是有两面性的。关心并不是顺从,而是一种让人变好的努力。其中肯定会包括少年不喜欢的内容,比如督促学习,强迫锻炼等。
     碇真嗣表示这种关心,他都不稀罕。他想的关心是嘘寒问暖,是能理解他,是能体谅他。现在他很害怕,不想再去战斗了,大家就不应该来逼迫他。他又看向了一旁安静的绫波丽,发现她很平静,于是问道:“绫波丽,你不害怕吗?”
     绫波丽说道:“如果我死了,会有人代替我。”
     少年惊了,自己在乎的妹子竟然如此视死如归?突然发现绫波丽和自己一样,也没人关心,他们都是被抛弃的人,都只是道具。
     少年想通了,只要有绫波丽陪着,他就并不孤独。
     杜兰一看,心想果然是荷尔蒙的冒泡的年纪,自己这么深刻的教育还不如美少女的一句话呢。只会体谅美少女的心,一点也不体谅大叔的心,自卑了,伤自尊了。
     碇真嗣这样的家伙真的是人生导师路上的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讲道理根本没用。杜兰心想要真正让少年听话,还是要掌握绫波丽才行。
     “凌波同学,这次战斗你不要去了,让我和碇真嗣去。”杜兰表示要展现一下男子汉的气概了:“也免得碇真嗣同学总是认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总觉得我这个历史老师只会吹牛,只会胡说,却不明白eva驾驶员的难处。今天,我就做个榜样。”
     绫波丽终于动容了,之前杜兰说这么多都没这次异想天开。不,这已经不是异想天开了,这简直就是疯癫。
     碇真嗣更是说道:“老师,eva不是那么容易驾驶的,需要同步率。”关于这点,他还是很骄傲的,他的同步率非常高,谁见了都要夸奖。
     杜兰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听着,我是你们的老师,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今天就让我做一个榜样,也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对你们的关心远比你们自己知道的还要多。”
     “可是。”绫波丽心想那么多人看着,哪能代替自己呢?
     碇真嗣直接问道:“就算老师要驾驶,可那么多人看着,你和绫波丽也差太多了。”一个美少女,一个大叔,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得出来。
     “我有光学迷彩服,可以和绫波同学一起进入注入栓,到时候绫波丽在一边看着,我来驾驶就行了。之前剑介和东治两个同学不也在初号机里呆过么,没问题的。”杜兰表示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技术了。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碇真嗣有些嫉妒,因为他都没和绫波丽在一个驾驶舱里呆过呢,好羡慕。
     绫波丽想要说什么,但杜兰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就去准备了。
     双子山,整个山头都被削平,成为了初号机的狙击平台,在背面则是整个岛国电力输送的电缆,粗粗细细的电缆,还有成排成列的冷却器,从四面八方汇聚在这里,最后再集中到山顶平台的电容之中。
     一把一百米长的狙击枪已经安置好了,正在进行最后的校准。在山头可以看到第三新东京市的情况,也能看到雷天使正在一点点地钻开地面,很快就会打通地表的二十四层装甲,进入位于地下的神经元总部。
     葛城美里最后用望远镜确定了情况,转身回到了指挥车,开始指挥作战。
     “驾驶员的位置?”
     “已经到达临时营地,待命中。”
     此时绫波丽正在和碇真嗣说再见,毕竟如果第一发狙击没有成功,零号机就要挡在初号机面前。以雷天使的破坏力,零号机能不能支撑下来还不一定,到时候就真的可能是再见,再也不见了。
     碇真嗣呆呆地看着绫波丽窈窕的曲线背影,最终自己走上了初号机。
     初号机的任务很重,要是打不中的话,结果很严重。
     凌波丽进入零号机,就发现果然老师已经坐在驾驶座上了,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把神经连接器交给我吧,这次就让老师表现一下。”杜兰向绫波丽讨要脑袋顶上的两个连接器,没有这个东西,就没法连接零号机。
     绫波丽知道这是违背命令,会引来未知的结局。以前她认识的所有大人都是循规蹈矩,只有杜兰这位老师却言必惊人,行必乖张,和其他大人完全不一样。有时候她会想杜兰真的是大人么?如果是的,那他为什么这么不负责,难道他不知道如果搞砸的话,雷天使会毁灭人类么?
     不过绫波丽还是鬼使神差地把连接器交给了杜兰,似乎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可以去相信眼前的大人,他和神经元的大人都不一样,他是可靠的。
     戴上接收器,杜兰这位大叔摇身变为了驾驶员,和零号机进行了同步。两人泡在lcl液里。以后碇真嗣要是再用零号机训练,肯定得闻到大叔的气味。
     屏幕上的神经色彩是绚丽缤纷的,当屏幕上的色彩消失之后,整个双子山阵地的画面也接受进来了,可谓是蔚为壮观,能短时间内完成这样的阵地,展现了人类改变自然的工业实力。
     碇真嗣一边担心老师是不是真的上了零号机,一边趴下就位做好狙击的准备。
     葛城美里深看着时间,吸一口气,凌晨到了,下达命令:“作战开始,诱导武器发射。”这次作战可是砸了很多的钱,但为了削弱雷天使的能量,这些都是必要的。
     导弹,火箭炮,大炮,一波接着一波。
     每一波之后,雷天使就会进行剧烈的反击,直接把整个炮火阵地摧毁。
     “开始电力传输。”葛城美里现在就要把全岛国的电力全部交给初号机:“真嗣,现在我就把全国的电力托付给你了。”
     此时少年正在胡思乱想,看着瞄准镜里的雷天使,只感觉自己是如此孤独,这个时候整个国家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压力山大。自己要打偏了如何?自己要是失败了如何?是不是自己就成为了罪魁祸首?会不会大家都来指责自己?
     没错,就是这样,要是输了,碇真嗣就得背锅,毕竟这是封建组织的作风,神经元为了自保肯定会把责任推给碇真嗣和作战室的属下,而不是自己承担失败的后果。毕竟为了实现人类补完计划,神经元不能被质疑,不能被影响,必须保持现在的地位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