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两千七百三十六章阅读理解
最快更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明日香在课堂上的表现一塌糊涂,所以留堂进行训练。她虽然一脸不愿意,但还是留下了,显然她并不善于反抗权威。她发现碇真嗣的表情很恶心,就好像是痴汉一样,就好像等待了很久,终于有什么东西要回来一样。
     可不是么,久违的吉普车追杀训练又要开始了,又要在第三新东京市的夕阳下肆意奔跑,挥洒青春了。
     跑起来。
     在明日香根本没反应的时候,随着引擎的轰鸣,杜兰化身为吉普车恶魔开启了训练。
     碇真嗣的两个好友都在为他们加油。
     “跑起来。”碇真嗣对还在懵逼的明日香说道。
     明日香已经看到一辆吉普车笔直地冲过来,虽然没理解官二代的话,但也是不由之主地跟上碇真嗣,并且懵逼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杜兰老师的特别训练,可以提升我们驾驶员的身体素质。”
     这是训练?明日香怎么感觉这是要自己的命啊,这哪是训练,就是谋杀。没跑一会儿就累了,她一个侧扑就就和碇真嗣分头行动。少女以为这样杜兰就只能二选一了,追碇真嗣的可能性和追自己的可能性是五五开。
     然而这是小看杜兰,只见杜兰射出一根绳索捆住少女,拉着她继续跑,一个在车前一个在车后,效果都一样。
     明日香感觉自己的肺已经烧起来,她快吐血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在课堂上忽悠一下老师呢。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
     碇真嗣意犹未尽,不过看到少女快死的表情,也知道明日香还不熟悉。他走到杜兰面前询问:“老师最近你去哪里了?”
     “我去调查了一下seele的事情,发现他们在进行见不得光的各种人体试验。之前我也说过eva其实就是使徒的躯壳,我发现seele正在想办法制造可以觉醒的eva,不需要驾驶员,完全听从seele的命令。”“显然他们未来会需要这些人造使徒做事情。”
     “不需要驾驶员?”碇真嗣表示那是不是代表自己要被抛弃了?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忍不住说道:“老师,你在课上让我们找到自己信仰的东西,是希望我们能自己去思考,去行动吧。就算老师离开了,我们也可以继续战斗。”他看着杜兰,自己思考着。
     不错不错,学会做阅读理解了,这就是自我思考的第一步。虽然作用不大,但意义非凡:“确实如此,但不仅仅如此,因为我们的敌人就是相信着不可思议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也有相信的东西才能与之对抗。否则的话,他们会不惜一切,而我们却没法全力以赴。”
     “敌人?”这是少年第一听杜兰如此明确地提出敌人的概念,他知道敌人肯定是之seele和其旗下的神经元:“父亲是敌人?”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他不禁要问:“父亲到底想要什么?他相信什么?”
     当然是相信要建立一个和老婆双宿双飞的世界,为此不惜一切。
     “那你又有没有找到自己相信的东西?”杜兰以问题回答问题。
     少年自然没有想到,想到的话就不用这么犹豫了。拯救世界这类事情,对他来说不太有共鸣。如果是美少女和大姐姐的话,虽然现实,但感觉还没有到让他奉献一切的地步。是为了大众,因公废私,还是为了身边的人,因私废公?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选。
     “老师,真的好难,我不知道我应该相信什么,真的很羡慕那些拥有信仰的人,不管信仰多么荒诞,但他们都不惜一切地相信着。之前在落后地区,我认识一个人,不管肚子多饿,一旦有了食物,他都会留一小块给神灵,我当时还觉得他太傻,现在才知道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虽然神灵从来不会帮助他,但他却不求回报地信仰着神,不惜饿死。还有一个叔叔宁愿自己被杀死,也无怨无悔地帮助着别人,因为他相信世界最终会恢复秩序。”少年想起了在求生之路认识的各色各样的人,以前不能理解这些行为,觉得他们都很傻,自己快饿死了还要祭神,自己都保护不了却还要去帮助别人,现在想来这就是信仰吧,他们并不傻,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对自己不利,但信仰本身就是明知道会死还是会去做。
     如果索求回报,那就不是信仰,而是交易了。碇真嗣又想起了之前双子山作战的时候,大量的工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协助作战,自己坐在初号机里还有力场保护,可是他们肉身凡胎,站在高温中,承受着被雷天使蒸发的风险,努力地将全国的电力通畅地输送过来。
     他们都有信仰,所以不惜生命。而自己却在和雷天使的对战中怀疑自己会不会背锅,担心自己会不会失败,自己连自己都不相信,谈什么信仰呢。所以少年只能问老师,到底信仰什么才是正确的。
     其实信仰没有什么正确的,毕竟信仰内容的本身就不一定会实现,毕竟不是交易,你信一点就要得到一点回报。信仰是哪怕失去生命,或许还是一句空谈,只是因为相信,所以不惜一切代价。既滑稽又悲壮。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自己见过很多不同的信仰,甚至有些信仰是矛盾的。”杜兰说着就见少年点头,他确实看到了矛盾的信仰。
     就比如相信美好生活的和相信融合才是幸福的,两者就是矛盾的。
     同时杜兰想到了很多的二次元宇宙,故事低幼一点就是主角一个人被欺凌,然后装逼打脸。故事稍微复杂一点的,就是集体对团体的压迫,通常就是公共力量对边缘人群体的压迫,而这个公共力量也基本上是暴力机关,比如维持社会秩序的武士集团之类的,而且这些集团在关键的时候都会背黑锅,会被出卖。最后的结局往往是边缘团体和武士集团两败俱伤。
     其实第三新东京市也完全符合这个套路,seele就是高层,神经元就是武士集团,使徒就是边缘人。通过神经元镇压使徒,但最后神经元也被抛弃。而eva宇宙因为主角是武士集团的人,所以感觉很惨。
     如果主角换成边缘人,就会觉得武士集团太可恶了,高层也太卑鄙了,比如《航海王》路飞。但在所有的宇宙中很少有直接对抗高层的,一般都是武士集团和边缘人在对抗,如果边缘人获得优势,高层会直接出卖武士集团,让他们承担一切后果,借武士的头平息一切,最后大家就当没事发生过。边缘人可能会全部牺牲,也可能会代替武士的位置。
     而作品里高层对武士的态度往往都是很无情的,明明需要他们买命,但却完全不把他们当人看。而武士虽然各有心思,但最终还是要走上战场,毕竟他们也是祭坛内的人,虽然不是核心的,但他们也得一起抵抗祭坛外的敌人。
     所以很多作品基本套路是这样的,高层神神秘秘,各种严格,指挥手下的武装团体毫无人性地镇压边缘人。当边缘人开始反抗,武装团体眼看就不行了,高层就会毫不客气的地抛弃武装团体,和边缘人达成协议。
     当然也有一些是武装团体自己下克上,但基本不会消灭高层,而是把高层当成傀儡。
     就是这两种形态,反应了岛国的政治生态,第一种就是出卖军人维持稳定,第二种就是军人以下克上。现在碇真嗣处于第一条路,随时被出卖,察觉到了到处都是矛盾的信仰说明他对世界的认知越发全面,有助于他走第二条路,或者走出未曾设想的第三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