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天龙尊 > 第2966章 不便干预
最快更新玄天龙尊 !
    “刘将军!”与上百位城主逐一敬酒互相认识之后,杜龙重新坐在刘将军身边道:“隶属于赵长老麾下的城主应该不止这些人吧?!”
     “当然不止啦!”刘将军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这些只是和你一样隶属老哥旗下的城主,赵长老身边还有许多将军分别掌控诸多城主!”
     “原来如此!”杜龙这才恍然点头道:“所有城主都必须要参加城主争霸大赛吗?!”
     “非也!”刘将军知道他是新上任的城主,倒也很有耐心地解释道:“参加城主争霸大赛全凭自愿,通常会在各派系内部先筛选出一百名种子选手,然后再集中到一起参加正式城主争霸大赛!”
     “各派系内部先筛选?!”杜龙略显疑惑道:“是不是每一位护法长老旗下算一个派系?!”
     “是的!”刘将军点头答道:“神庙有八大护法长老,还有圣子圣女共十大派系,每个派系旗下都拥有城池数以万计!”
     “从前的城主争霸大赛当中,经常会死伤大量的城主,后面为了减少伤亡就让各派系内部选出前百名城主,然后再参与到最后大赛当中,这样就算再有伤亡那也非常有限!”
     “我明白了!”杜龙瞬间就想通了:“同派系内部竞争相对没有那么激烈,这的确是一个减少伤亡的好办法!”
     “没错!三天之后就是派系内部争夺前百名额的日子,洪武兄弟务必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努力争夺本派系的一个前百名额!”刘将军满脸期盼地提醒道。
     “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酒宴散去,上百名城主全部入住刘将军府,安静地等待着三日后的内部派系名额争夺赛!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这天一大早就有侍者将杜龙请了出来,上百位城主跟随刘将军一道离开将军府,直奔护法长老赵破军的府邸。
     相比于将军府邸,护法长老府邸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府邸后方的演武场很快就聚集了超过两万名城主。
     杜龙混在众多城主当中,看起来一点也不出彩,所有城主都在安静地等待着护法长老赵破军的到来。
     随着时间推移,直到演武场内聚集了将近三万名城主,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号角声响起,数十道身影从府邸深处御空飞落在演武场主席台上。
     杜龙的目光落在那个被众多身影簇拥下的光头男子身上,能够看到光头男子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颇为爽朗的印象。
     “哈哈!”主席台上,光头男子直接大步来到台前,面朝演武场内的近三万城主大笑道:“很高兴又到了新一届城主争霸大赛的日子,今天是我们本派系内部争夺前百名额的时刻,希望在座所有城主能够拿出自己最强大的实力。。。”
     赵破军开始赛前演讲,一边讲话还不时会习惯性地摸摸光头,他那随意的样子让现场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气氛变松了不少。
     “好了!现场既有参加过几届大赛的老人,同样也有一些从未参赛的新城主,在此本护法要重新说明一下派系内部比赛最主要的一个规则,那就是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允许肆意杀死任何对手!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在一阵响亮的应和声中,本派系内部名额争夺战终于打响,近三万名城主两两捉对拼杀,演武场内立即陷入一片混战当中。
     按照内部比赛的规定,不允许出现以众敌寡的情况。
     每战胜一个对手还能够获得一分,就算有些人互相认识在演武场上磨洋工也无妨,那样虽然看似能够磨到后期,可若是积分不够也是在浪费时间罢了。
     演武场上,杜龙不断战胜一个又一个参赛选手,期间他不会主动攻击同样隶属于刘将军旗下的城主,那些城主也不会来找他的麻烦。
     这也是各个将军在赛前召见自己旗下城主的主因之一,只有不自相残杀才能让同一将领旗下有更多机会闯进前百强!
     蓬、蓬、蓬。。。
     演武场内,不断有城主被轰爆肉身,然后不得不黯然退出赛场!
     这种淘汰方式非常迅速,仅仅不到一刻钟时间就淘汰了一半参赛选手,随后在半个时辰左右就剩下三分之一,一个时辰后就只剩下最后一千人。
     演武场旁边有座计分牌,上面罗列出前一千的名次信息,而杜龙则是排在了第三十名上下波动。
     每当名次提升一名他就会适当减缓杀敌得分速度,下降一名又会适当加快杀敌速度,最后他的排名就在第三十名上下稳定波动。
     做为一个来自外界的生灵,就算最终在争夺前十名额时还是要强势出击,但现在他还是不愿意在这个金山世界过早冒头。
     主席台下,站在数百名将军当中的刘将军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排名变化,看到杜龙似乎并不愿意争夺派系内部的高名次,仅仅只是叹息一声倒也没有要怪罪他的意思。
     而杜龙则是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名次,最终成功闯进本派系的第二十九名!
     主席台上的护法长老赵破军,直到派系内部名额争夺赛结束,都没有特别重视杜龙在赛场上的表现。
     能够挤进前百名额的参赛城主都不傻,在看到一两个实力不弱的城主主动出手挑战败给杜龙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愿意去啃他这块硬骨头了。
     这毕竟只是内部派系的名额争夺赛,没必要去找一个非常低调强者的麻烦,万一要是失败那就得不偿失了!
     “很好!”成功筛选出本派系前百名额后,赵破军再次站到台前:“在此先恭喜获得前百名额的城主们,同时也希望你们能够在十天后的城主争霸大赛上,为我们这个派系争夺佳绩!”
     “本护法在此保证,对于那些能够获得最后决赛好名次的参赛选手,派系内部一定会给予重奖!!”
     正所谓重奖之下必有勇夫,赵破军虽然没有当场说出会奖励哪些宝物,但只要看往届城主争霸大赛的奖励,就足够参赛城主们为之全力拼命了!
     一番激励过后,内部派系名额争夺赛也宣告正式结束,每位将军分别带领着各自手下的参赛城主离开赵府。
     “哈哈!洪武兄弟果然不负众望,勇夺内部名额争夺战的第二十九名,走!今天就由刘老哥我请大家一起出去享受享受!”刘将军兴奋地拍打着杜龙的肩膀,向身边众多城主发出邀请。
     此番名额争夺赛,刘将军旗下的上百位城主只有杜龙脱颖而出获得大赛第二十九名,其余所有城主全部惨遭淘汰!
     由此可见虽然只是内部派系上百名额的争夺赛,却依然还是竞争无比的激烈,刘姓将军旗下上百城主最后仅有杜龙一人晋级百强。
     在刘将军带领下,上百人来到主圣城内一座极其奢华的酒楼之中,选了一座能够容纳上百人的宴会殿厅入座。
     上百人聚集在一座宴会殿厅内,殿厅视野开阔能够看到酒楼花园内的美景,还能看见往来频繁的宾客。
     城主争霸大赛的公开赛即将开始,整座主圣城内聚集了来自各方的宾客,其中亦不乏类似杜龙这种刚刚参加过内部派系大赛的队伍。
     巨大无比的酒楼内部拥有大量宴会殿厅,四面八方都是觥筹交错的声音,许多殿厅内都在为一些获得大赛名额的城主们庆功。
     杜龙等人所在宴会殿厅内,做为刘将军麾下唯一获得大赛名额的存在,杜龙自然也成为所有人争相敬酒的目标。
     对于众城主的热情敬酒他来者不拒,凭借着六星巅峰境界的修为,酒量自然足以应付这种局面。
     就在他们这座宴会殿厅内酒宴气氛达到顶峰的时候,从殿外冲进一大群陌生的面孔,反正都是一些杜龙不认识的家伙就对了。
     “哟?!这不是赵破军护法麾下的刘将军吗?!看这架势。。。你的麾下终于有城主闯进前百强,获得参加城主争霸大赛的名额了吗?!”
     在众多身影簇拥下,一个长着鹰勾鼻面容阴柔的棕发男子排众而出,满脸嘲讽地笑望着主位上的刘姓将军。
     “欧阳景!”刘将军脸色难看地望向这个鹰勾鼻男子道:“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立即离开!!”
     仅仅从这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能够听出浓浓的火药味道,鹰勾鼻欧阳景并没有立即离开的意思,而是继续嚣张地开口说道:“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不想在城主争霸赛上出事,就赶紧给老子把这座宴会殿厅让出来吧!”
     “让个屁!”刘将军毫不迟疑地怒骂道:“哪里凉快赶紧滚到哪里凉快去!休要在此影响老子的雅兴!”
     “你这是准备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吗?!”欧阳景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意思,继续阴恻恻地开口威胁道:“信不信你们现在的庆功宴会,在城主争霸赛后就会变成为丧宴?!”
     这句话说得就有一些过份了,人家在这里摆庆功宴会,结果突然来一行人威胁要让庆功宴变成丧宴,落在谁头上也会忍无可忍吧?!
     “这座酒楼到底怎么回事?!”还没等刘将军开口,一旁的杜龙终于忍不住沉声说道:“客人在自己的宴会殿厅内,连最基本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了吗?!”
     事实上,早在欧阳景带人闯进这座宴会殿厅时,就有酒楼的人发现并跟过来了。
     刚开始他们还以为这是互相认识的朋友,现在看来显然后来的一方是准备要闹事,而杜龙也看到了殿厅外的那些酒楼管理人员。
     听到他的这一声质问,那些原本还没打算出面干预的酒楼人员不得不站出来了,其中一个负责这片区域的锦袍中年直接步入宴会殿厅。
     “本店严禁一切争斗,违令者轻则驱逐出去永远不得再进本店,重则当场格杀勿论!!”锦袍中年用极其严厉的语气沉声喝斥道。
     他的话语让现场气氛为之一紧,包括那个刚刚还嚣张至极的欧阳景也不得不稍微收敛一些,脸上挤出谄媚笑容迎向那位锦袍中年。
     “李管事误会了!刚刚进入贵店发现已经没有适合的大殿厅,这才进来跟刘将军商量一下,看看能否将这座宴会殿厅让给我们,只要愿意让出殿厅我们可以替他付账!”
     “唔!”锦袍中年看似中立的模样,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不知刘将军是否愿意将这座宴会殿厅让给欧阳将军啊?!”
     “不让!”刘将军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道:“区区一顿饭的钱本将军还付得起,就不用劳烦欧阳大将军费心啦!”
     “你们这是想要找死吗?!”欧阳景老脸有些挂不住了,直接当着李管事的面开口威胁道:“最好动动脑子想一想,为了一顿饭将我们给得罪死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静!
     随着欧阳景说出毫不掩饰的威胁话语,整座殿厅都陷入沉寂当中,所有人都扭头望向李管事,想知道他是否会站出来秉公处理此事。
     然而,这个酒楼的管事就仿佛没听见欧阳景的话语般,就这样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那里毫无反应。
     “哈哈哈!”杜龙直接就被这家伙明显偏向对手的行为给激怒了,当即怒极反笑道:“这家就楼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任由外人进入宴会殿厅出言不逊也毫无作为?!”
     “小子!”欧阳景恶狠狠地瞪视着杜龙道:“你这家伙眼生得很,应该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消费吧?!你可知道老子在这家酒楼消费了多少次?!就只有你才是这里的客人老子就不是客人了吗?!”
     “欧阳将军说得没错!”李管事这才接过话茬道:“按照消费额来算的话,欧阳将军才是本店的贵客,还有一点只要不在本店内部争斗,我们也不便干预客人之间的私人恩怨!”
     “好一个不便干预!小爷我今天就不相信了。。。在这座酒楼内部难道就是这样维护客人基本权益的吗?!”杜龙直接就被这两个人的一唱一合给激怒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出来吃顿饭,就又惹来这样让人倒胃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