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859章 时辰将至
最快更新异常魔兽见闻录 !

    会数数,其实是种大本事。

     从最开的壮怀激烈到最终的惴惴不安,就是因为卡洛斯发现亡灵天灾的数量不对。

     一年的时间,不光联盟部队在适应天灾军团的战斗特性,亡灵天灾也在终结应对联盟的方法。

     不约而同的默契,便是一比三这个用血肉骨骸换来的比例。

     千人以下的战斗,个体因素影响太大不好算计,万人团战,亡灵天灾不以三倍数量的兵力对敌,十战七败。

     正是基于这个判断,卡洛斯等诸多联盟高层领袖才制定了西出东守的整体战略。

     然而一路战过去,卡洛斯很确定,亡灵天灾在洛丹伦城西部的兵力绝对不够。

     虽然吉恩.格雷迈恩没有回应卡洛斯的召唤重新加入联盟,但是天灾军团分兵攻打吉尔尼斯这是事实。所以卡洛斯默认有十万到二十万的亡灵部队在吉尔尼斯之墙附近,加上堵住银松山道的亡灵也算作二十万,亡灵天灾至少应该还有二十万的部队用来机动应敌。

     然而没有。

     加强加里瑟斯的西部方面军,就是为了把默认的一比三的军力对比拉大到一比二,从而形成联盟的战力优势最终转化为胜势。

     可是根本没有啊,洛丹伦的亡灵指挥官怎么想的卡洛斯不知道,但是洛丹伦城以西的天灾军团绝对没有六十万。

     具体多少卡洛斯不清楚,但是绝对没有六十万!

     就算是亡灵天灾,就算是不死疫军,免了吃喝拉撒的繁琐,行军屯兵也要占地方的吧。

     这些血肉骨架哪儿去了?

     卡洛斯第一反应,克尔苏加德又在放大招。

     银松山道一破,联盟三十万众蜂拥而出,加里瑟斯麾下四万铁骑势如破竹,天灾军团二十万作战单位,三日内被屠戮一空。

     换做二十万头猪,联盟一个月也抓不完,可是天灾士兵没有得到指令不会逃跑,在数量不如人战力也区域劣势的情况下,只坚持了三天便被杀光了。

     既然卡洛斯已经与主力部队汇合,那么指挥权自然而然的就归他所有。

     弹压了狂热且盲目的冒进思潮,一遍稳固后勤补给线路的畅通,一遍如同犁地一般的清剿附近小远散的亡灵残兵,卡洛斯除了巩固光复区,就只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措辞极其严厉的发公函询问吉尔尼斯王国,究竟想做什么。

     而第二件事,便是寻找可能存在的亡灵伏兵。

     就这个月的事儿,又是埋兵地下,又是河道行军,克尔苏加德已经把亡灵天灾玩出了花儿来,卡洛斯不敢去赌洛丹伦城的天灾指挥官集体抽风。

     万一克尔苏加德真的埋伏了大量的部队什么地方,存了放卡洛斯进来再关门打狗的心思,那就太可怕了。

     所以卡洛斯想到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靠近海岸的港口区。

     只有那里有足够开阔的地形能够埋伏足够多的亡灵士兵。

     然而没有,还是没有。

     用尽收点还是没有找到所谓的“伏兵”。

     联盟冲破银松山口后,亡灵天灾果断放弃了这部分兵力,将二十万作战单位如同弃子一般的堵住了联盟乘胜追击的道路。

     而联盟空军则报告,处于野外的大量亡灵军队正在向洛丹伦城方向集中。

     这摆明是准备守城了呗。

     非是卡洛斯自己吓自己,而是这胜利来得太诡异了,战斗虽苦,与战前预估的伤亡比起来却过于梦幻,显得不真实。

     克尔苏加德放水了?

     不可能!

     虽然太阳井的诡异状况尚待查证,可是克尔苏加德的命匣被巫妖王拿捏着,灵魂被耐奥祖操纵着,放水,它做不到。

     战局诡异,卡洛斯却没有富余的时间去小心求证。

     因为亡灵天灾逼他做出了选择。

     巫妖王的爪牙们正在用天灾疫病污染土地。

     天灾疫病不是单纯的细菌病毒或者毒素,更是一种魔法,是诅咒,是对生者最大的恶意。

     卡洛斯硬抗着压力守下了安多哈尔,是出于战略战役的考量,间接带来的好处却是阻止了天灾军团污染壁垒关以西白水河以东的大片农耕区。

     按照斯诺的研究成果,轻度的天灾疫病污染,自然的力量足以自愈,中度的污染,就需要用魔法药剂去中和毒性。

     斯坦索姆城外的病木林,就属于中度污染,大地的自愈能力已经无法发挥作用。

     越是靠近洛丹伦城,污染就越严重,已经属于沿途的河流都无法作为饮用水,林果小兽食之暴毙的程度。

     这已经属于重度污染。

     要命。

     如此大战,别说联盟是第一次,卡洛斯也是第一次。

     领兵容易,身先士卒公正严明足矣。

     领军也不难,在领兵的基础上再做到人情世故搞好关系,

     统帅则大不易,因为需要下决定。

     莫名的,卡洛斯想到了范达尔.鹿盔。

     千头万绪需要理顺,卡洛斯终究还是做出了抉择。

     暂缓进军。

     守敌数量少于预估,那么三十万兵马就有富裕,洛丹米尔湖水运复行,调运压力骤减。

     卡洛斯准备先处理乌瑟尔的困境,再加强莫格莱尼的军力,接着稳固战线,再东西合围兵临洛丹伦城。

     这或许不是受益最大的方案,却是最稳妥最不容易阴沟里翻船的计划。

     在卡洛斯困惑警惕的同时,遥远的卡利姆多,巫妖王忠诚的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也在执行着主人的命令。

     萨特与巫妖王勾结,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恐惧魔王串联上下,玛法里奥理所当然的被困在了翡翠梦境。

     腐化费伍德森林一事萨特们已经持续了上千年,然而萨特之王萨维斯比起巫妖王耐奥祖终究显得有那么点无能。

     将天灾军团的最新成果交付给接头的萨特后,阿尔萨斯正准备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

     然而,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随着寒冰王座扩散自整个艾泽拉斯。

     耐奥祖痛苦地召唤着自己忠诚的傀儡们,冰冠堡垒需要守卫!

     时候到了!

     阿尔萨斯回应了巫妖王的召唤。

     伊利丹脚踏万千尸骸,手握幽绿战刃,背后魔翼展开,对着身边众人发出进军的指令。

     随着萨格拉斯之眼发出耀眼的光芒,诺森德的地脉被撕开一道伤口,寒冰王座上承载着耐奥祖灵魂的不灭冰牢也呈现一道裂痕。

     耐奥祖自洛丹伦抽调回诺森德用来阻挠伊利丹的二十万亡灵军队被恶魔猎手屠戮殆尽,巫妖王终究为它的自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三月苦战,敌人不堪一击,是时候发动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