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十七章 主公,失去(一)
最快更新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

    陈白起倒是听见了,却权当没听见。

     她见他始终不肯放弃,就像固守在风雪之中的城池,被寂静湮白,覆满雪霜寒冷,始终不会挪动半步。

     她能怎么办?

     她一下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缓缓挺直身子,面上不合时宜地浮现一丝温和笑意,像春暖的江水浮绿,缀着一层春光又浮一截水凉。

     她忽地提起声量,像不解似的问着:“既然都到了多时,何故不愿现身相见?我以为你是特意来见我的呢。”

     她的声音用上了巫力,将近距离说话的声音传播开来,直震得枫林枝叶沙沙响动,片片飘落。

     楚沧月微沉下面容,意识到她这句话的含义时,凝神听注四处。

     哗哗,这时枫林内再次响起一阵骚动,只见分别从几条山中岔道上的铁甲精锐队伍倾斜而下,原本还稍有空隙的婚场一下被挤满了,为腾出足够站立的位置,什么花卉盆栽、紫滕花拱门等装饰布景那是毫不留情,一顿鬼子进村的场面。

     陈白起:“……”

     ……这下,婚场算是被毁得更彻底了,刚来了一波土匪,又迎来一波强盗。

     他们总归是看她这场婚礼不顺眼,明着暗着跑来捣乱一气,非得让它面目全非不可。

     只怪陈白起太狡猾,他们本不打算拿这些“死物”泄愤,但偏寻不着那个被她藏起来、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新郎,便只能将碍眼的东西先铲除。

     跟楚沧月一身戎马行戈的军伍出现的利拓净索不同,它们布了个四排尖阵,锐器对外,令楚国骑军不由得退避了些位置,以防误伤,他的骧骑军就是如此嚣横跋扈地直趋而入,簇拥着一辆四辕奢靡的马车粼粼而至。

     马车就停在楚沧月不远的位置,他注意到车徽赵国的标志,天子驾六,这六匹华盖马车,这等君王规格的马车不是谁都敢乘骑,来的自是国君后卿。

     竟是后卿!

     楚沧月那一刻,眼神幽深得吓人。

     车身停下时有些摇晃摆动,车门前颗颗圆润价值连城的珍珠串成帘,啪哒撞击如雨石清脆,一只皓白更胜珍珠光辉的手从中而出,然后踏及下落一人。

     身后厚重的衣摆用黑色线勾勒出朵朵曼珠沙华,缓缓滑过踏及,今日倒是穿着一身红衣,仅袖口与衣摆处用异色刺绣了端庄华贵压色,这一身与他以往装束的偏好皆不同,有种异样隆重的惹眼高调,远远瞧着倒是与陈白起如今这一身火红嫁衣相得益彰。

     但与楚沧月这般一红、一白并排而站,在今日这场合下,这两人就挺独立特行的。

     与楚沧月有意隐满了与陈白起的关系,导致宫中消息上达延误不同,他早就在秦国安插了不少细作,不为谋秦,只为收集陈白起平日的点点滴滴。

     是以,他收到消息之后,心中嫉恨愤怒之余,亦以最快的速度在赵国做下了天罗地网,却还是被她逃掉了,眼下,他在秦国也做好了部署安排,他要她在新婚当日抢婚,令她弃新郎而去,他会将她带回赵国,至此彻底与秦国分道扬镳,但陈白起又岂是他能够完全掌控的……

     “我只当你将婚期提前,却不想你连举行婚礼的时辰都一并给改了,当真是用心良苦啊。”他抬眼看她,眼角处微红,长久不得休息得疲倦与冷腥汇杂成一种阴郁的可怖,此刻他也维持不了平稳的心态与她述话,他只想……杀了那个男人!

     成婚嫁娶能做到像她这样随心所欲,其它人还任意配合进行,无人反对,他确也佩服她收服人心的本领。

     他终究迟了一步,她的婚礼已然顺利完成,为防止他们牵扯无辜之人,也或者不想将她与他们相识的情感纠葛宣之以众,受世人闲话谈资,除了她的人之外,其余人员一律不曾留下。

     她早已摸清了他们的行动,不急不躁,将一番心机全用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有备而来却错失良机,只为了能够顺利地嫁给另一个男人。

     既是如此,她早知他们会来,也铁了心要嫁人,自也有法将他们“拒之门外”,但她偏偏没这么做,只改了日期与时辰,选择独自留在这里等着他们。

     她到底想做什么?

     后卿优长的眸黑如墨,不点而漆。

     “你不该来的。”她眸色中有着让人看不透的深邃,嘴角依旧噙着一抹看久了似虚假的笑颜,她又重复了一遍:“真不该来的。”

     后卿听不懂她这话的意思,也不想再去猜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了,她如今成了别人的新妇这件事对于他而言早已刺激得他神智全无。

     “你自然不想我来……”他冷嘲一声,然后调转头看向楚沧月,往日伪装的和煦温和一贯不见了踪迹,只兴澜平淡道:“今日孤有私事要与秦太傅相商,不知楚王可否腾出个地让我们单独聊聊?”

     他虽说话客气,但他身后代表着强权背景的骧骑已是剑拔弩张,随时准备亮剑一战。

     这不是商量,而是威摄。

     可楚沧月会惧?

     他淡淡睨了后卿一眼:“就算不论一个先来后到,仅论亲疏,也该是你后卿退避。”

     他身后红杉军也是怒目铮铮,气势如虹相对。

     见他不识趣,后卿轻掸了下袖摆。

     “还真是阴魂不散,命亦硬。楚沧月,你早已被掩埋在了过去,又何苦跑来纠缠不休,难道你真以为自己还有资格站在她身边?”后卿温温吞吞吐着刀子,盯着他哪有破绽便猛插哪里。

     楚沧月呼吸一沉,唇色紧抿得有些泛白,他声音凉得泛起雾意,反讥道:“那你呢,孤好歹还算过去,你说孤苦苦纠缠不休,可你岂不更更可笑,你连过去都算不上,这么多年了,你算什么?”

     他伸手,指着喜台之上的陈白起,眼底浮起的讥冷笑意:“她宁愿嫁给一个才相认不久的人,都不肯接受你,后卿,难看的人,我看是你吧?”

     互相插刀子,倒也痛快,痛得,痛快。

     后卿死死地盯着他,忽地一下笑了:“你懂什么?”

     他慢悠悠地又重复了一句:“你懂什么。”

     楚沧月的确不懂后卿,但也没有什么兴趣懂,他现在满心暴戾尖锐,只想做些什么来发泄心中的窒闷与不肯停止的心绞痛,眼前他正是这个最好的对象。

     同理,后卿亦是这样想的。

     这时,陈白起恰当其分地从喜台上走下来,站在了两人中间,阻止了楚、赵一场小型战争的爆发,她出声打断了他们两人的谈话:“婚礼你们赶不上,但谢宾酒我特意为你们留着,试一试?”

     他们同时转眸看向她,她好像半分不受他们影响,依旧笑意盈盈,态度随和寻常,好像游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无视他们那遮掩不住的嫉妒发狂的可笑模样。

     “尝尝吧,这是我亲自酿的,失败了不少,只有这么一小坛是成功的。”

     她让侍卫给他们端来三杯清酒。

     她取一杯,敬他们。

     本以为他们两人不会喝,但两人盯注了半晌,竟都分别接过,再一口饮尽。

     但喝完,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她看到他们毫不犹豫地喝下她递上的酒,微微一笑,眸中雾意越来越深,让人更堪清不透。

     他们好像可以放任她去做任何事情,暗地里会为她保驾护航,只要她要,只要他们有,都不会吝啬,但她知道,他们有一个底线,便是她必须是属于他们的。

     “这第二杯,是感谢你们之前在函谷关手下留情,明明来了,却不为趁火打劫,而是雪中送炭,我知这一切是为了我。”

     她送上第二杯酒。

     他们听到她提及旧事,想到当初在函谷关时,她为将帅领兵前线,那冲锋陷阵的英勇而飒爽风姿,她布的局如此漂亮,赢得也让人心潮澎湃,眼中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迷朦心动。

     她举杯而候,想与他们对饮,两人沉默着,再次一口饮尽。

     陈白起为什么明知他们今日要来抢婚,也早就做好应对的方案,婚礼顺利完成,却仍旧要留下来?

     就是为了与他们彻底讲清。

     她举办这一场婚礼,亦有这样的目的。

     他们根本不可能容忍她嫁人,他们的骄傲与自尊不允许他们再继续追逐一名有夫之妇,她之前是这样想的,但见了楚沧月后,她发现她有些估错了他的感情,明明那么痛那么恨了,却还是执意不肯放手。

     不破不立,要在天下这一块大饼上“吃饱”,靠的绝不是对手的手慈手软,或者靠着对方的感情来索取,应该是谁技高一筹,便由谁得到。

     理智告诉她,这么做才是对的,不要优柔寡断。

     “第三杯也是敬你们,认识至今,推心置腹,生死相依,你们欠过我的,我亦欠过你们的,但今日之后便让这一切从此尘归尘,土归土吧。”

     她不需要他们让,虽然此时他们的确比她更强,但她更不想让他们的关系在暧昧不清之下,谁又欠了谁。

     就算最后她得偿所愿,但却是让他们为她牺牲、容忍得来的,她并不要这种结果。

     她要的只是一场公平。

     她会对赢璟的绝对忠诚,会助他完成天下霸业,这意味着她不能够对他们手下留情,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吞并赵、楚,她选择了做他们的对手,所以她要他们亦一样,不要受感情的影响而畏手畏脚。

     公平一战,获得这天下霸业,是输是赢都拼尽全力,无论是她,还是他们,因为这本就是他们逐鹿战国的最终追求。

     她要让他们彻底明白,她不再只是陈白起,她如今还是陈芮,秦国的太傅,秦国的监国。

     如果他们不懂,那就从这里开始,就从失去她开始。